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短篇作品 >

水管年代的武林传奇

来源:未知 作者:莫之然 发布时间:2012-04-15  

一 大侠

这个故事里的大侠是这个样子的。

他总是穿者大红的袍子,站得很高很高。

他的眼睛瞪得很大,炯炯有神,他的嘴上总挂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,又像是嘲讽,又像是快乐,他蓄着两撇八字胡,油光程亮,更显示出了一种智慧与狡黠。

他姓马,单名一个利字,他期待着被称为马大侠,但他的fans总是亲切的称他为马利。

他还有很多其他的名字,比如马利奥,玛莉,超级玛莉,mario等等,但是他总是冷冷的说:名字是身外物,不必执着。

他的话一直都是那么冷,话都不多,但总是充满了睿智。

比如他说:所有的蘑菇和乌龟,都是过去死去的马利变的。

这句话就很冷,但是充满了智慧。于是他就站在高高的水管上,看着远方林立的水管,自嘲的微笑着。

马利有一个兄弟,姓路,单名一个奇字。

路奇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,他总是穿者绿色的袍子,充满崇拜的跟着马利。他跳上高高的水管,和马利并肩站在一起,一起看天边的残阳如血,将那一片一片高高林立的绿色水管染?#19978;?#34880;的颜色。

路奇说:马大哥,你看那夕阳好美。

路奇又说:马大哥,我觉得我们应该叫做马路天使,不,马路双侠。

路奇继续说:马大哥,我昨晚做了一个梦……

然后他就滔滔不绝的把这个梦说了下去,路奇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,他的?#25105;?#23601;充满了离奇而凄愁的剧情和经历,有爱情与背叛,生离与死别,友谊与出卖……

路奇最后说:在那个梦的尽头,是一头龙和公主,这一次,我们终于见到了公主。

马利剧震!

公主!

传说中的公主,她的头发是金色的,她的?#36335;?#26159;粉色的。

马利咽了一口口水。

传说中她被*大怪龙藏在一处城堡的深处,没有人知道她在哪里,马利和路奇找遍了无数和世界,体验了无数的剧情,打败了无数的*大怪龙。

最后就出来的,都是同一个蘑菇?#23567;?/p>

他们只会千篇一律的重复尖叫着:谢谢你!马利!但是!我们的公主!她在另一个城堡!

为什么是这样?

马利的心?#23478;?#30862;掉。但他?#25925;?#24102;着那种自嘲而快乐的微笑,他是一个很冷的人,从来不轻易?#25925;?#33258;己的感情。

他总是微笑。

但路奇的这个梦,似乎揭示了什么。

梦总是会揭示什么东西的,这是游戏世界的规律之一。

他便问:这个梦到底发生在哪个世界?

路奇答道:world:8-8

马利点点头,这是个吉利的数字,于是他高声喊道:我们就去world 8-8吧!

他?#36335;?#21548;到了远方?#20999;?#34321;菇怪,乌龟,锤子龟,剑壳龟,水管花,子弹花,飞鱼和游鱼的呼?#21073;?#20182;们高举着双手,呼喊道:

马!马!马!

利!利!利!

马利哼了一声,?#28372;?#19968;个蘑菇宝宝,于是他的身形变得魁梧起来,他们便顿顿脚,更激烈的呼喊道:

大马!大马!大马!

大利!大利!大利!

这是何等的气势?!

一股从未有过的豪情冲上马利的胸臆,他拽起了路奇,跳上了天空,他们的长袍被猎猎长风吹起,如同一青一红两条矫捷的游龙,跃向了远方?#20999;?#26519;立的水管。

二 武道

马利和路奇,是同门师兄弟。

他们会三种武功:一种叫做不破金刚头,一种叫做大力金刚脚,一种叫做小李飞弹。

不破金刚头!

马利和路奇,他们一阵风一般,蹦跳着,奔跑着,弹射着,碰撞着。

他们跳起来,猛烈地用自己的头去?#19981;?#28779;龙世界的墙壁,他们的头都很硬,很结实。哗啦一声,砖块纷纷扬扬洒落。

?#20999;?#23553;在墙壁中的金币叮叮当当落下来,如同一场虚幻而华丽的雨。马利站在雨?#26657;?#24494;微冷笑,他的身法很快,没人能够看见他是如何把?#20999;?#37329;币以迅雷不?#25226;?#32819;?#20142;?#20043;势收入怀?#23567;?/p>

他从来不去想,这些金币是哪里来的,有什么用,为什么自己要来但路奇不一样,他不但多愁善?#26657;?#32780;且想的太多,话也太多。

路奇说:马大哥,你听这些金币叮当响的真好听。

路奇又说:马大哥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金币放在路边?

路奇继续说:马大哥,我们?#25925;前?#36825;些金币放回去好不好?

马利默然不语,马利的话很少,因为他觉得真正的大侠每说一句话,?#23478;?#22815;冷够酷。

但他想不出来应该怎样说,才能又酷又冷地,?#25925;?#36825;种一边蹦跳碰撞一边抢金币的侠义行为。

何况他刚刚连续撞了足足二十下秘密金?#26131;?#22359;,不破金刚头已经晕糊糊的了。

他便一言不发,朝着夕阳的方向飞?#32423;?#21435;。

不破金刚头,本来大巧?#36824;ぁ?/p>

大力金刚脚!

马利从天而降,双脚重重踩在一个杀气腾腾的蘑菇上,扑哧一声。

他顿时骨骼尽碎,像泄气的气球一般瘪了下去,变成薄薄的一片蘑菇干。

马利借力再次跳起,踩向另一只红壳乌龟背甲上,砰的一声,他身受重伤,四肢都无力的收进了龟壳?#23567;?/p>

只是重伤,还没有死去,但是马利再抬腿一扫,蜷缩的龟壳就旋转着?#19978;?#20102;无底的悬崖,龟壳在崖壁上碰来碰去,发出碜人的咯咯声。

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。

马利说:?#28304;?#25932;人要毫不留情,如同马利扫乌龟一般。

因为这个世界,就是疯狂,残忍而冷酷的。

小李飞弹!

两个凶神恶煞的蘑菇怪慢吞吞逼向了路奇。很慢,却散发的惊人的杀气。他们的阵列排的很紧密,哪怕路奇以大力金刚腿落下,?#20154;?#20102;一个,也避不开第二个。

他们狞笑着逼近,而路奇已经退无可退。

路奇缓缓地从地上拾起了一朵花,一朵像蒲公英一般,但却闪闪发亮的花,他一手?#21482;ǎ?#24494;微一笑。

路奇拈花微笑。

蘑菇?#20013;?#20013;一凛!

咚咚,快绝无伦的子弹从路奇?#31181;?#24377;出。

蘑菇怪惨?#26657;?#25171;飞,翻身落下。

路奇?#31181;?#24494;拈,拈去了花上的两瓣花瓣,他叹了一口气。

他总是叹气,因为他太多愁善?#23567;?/p>

回过头来,马利遇到了麻?#22330;?/p>

那是一只剑壳龟,他红色的龟壳上背着七七四十九把短剑,寒光?#20102;浮?#23545;付这样的敌人,若用大力金刚腿,只怕把脚底板都扎穿。

马利警惕的探向怀?#26657;?#21073;壳龟阴测测冷笑:你已经没有子弹了。

马利道,不错。

剑壳龟道,那今?#31449;?#26159;你的死期。

马利道,你错了。

剑壳龟道,我错了?

马利微微一笑道,我手上没有子弹,心中却有子弹。

剑壳龟奇道,我不懂。

马利冷笑道,你当然不懂,因为你是一只剑壳龟,而我是马利。

剑壳龟冷冷道,就算我不懂,我看你怎么躲。

剑壳龟缓缓逼近,马利慢慢后退。

路奇突然惊叫一声:马大哥!

原来一只绿壳乌龟,自马利身后缓缓逼来。

他已经避无?#26432;埽?/p>

马利?#25925;?#37027;样微笑着,他忽然纵身一跳。

剑壳龟抖亮了身上七七四十九把利剑,但马利却不是跳向他!

大力金刚腿一踩,绿壳乌龟惨叫一声,缩进壳?#26657;?#39532;利身形如同一只大鹞,身形悠悠一转,已经站到了龟壳的后方。

他伸脚一扫,那龟?#20999;?#36716;着飞出。

剑壳龟惨?#26657;?#25171;飞,翻身落下。

马利冷笑着说,心中有子弹,万事万物,皆可为子弹,这样高深的武道,你如?#20301;?#25026;?

三 牺牲

马利和路奇,奔跑着,跳跃着,?#19981;?#30528;,踩跺着,弹射着,收集着,钻拱着。

他们跳过无数的水管花,躲过无数的炮弹,跃过无数的悬崖,踩过无数的浮石,从一个水管钻进去,又从另外一个水管钻出来。

他们掠过高空,游过池塘,躲过海啸,周游过阴森恐怖地下迷宫。

在那里他们的心跳都不禁紊乱了起来:听起来,就像是:搭搭打打搭?#30591;?#25645;搭打打搭搭……

不破金刚头!

大力金刚脚!

小李飞弹!

无数的蘑菇怪,乌龟,锤子龟,剑壳龟,水管花,子弹花,飞鱼,游鱼翻身落下。

马利感叹道:一女救得万骨枯……

路奇的话依然很多。他一边跑着跳着,一边多愁善感着。

路奇说:马大哥,你看那朵水管花好美!

路奇又说:马大哥,我们去摘那颗一跳一跳的?#21015;切?#22909;不好?

路奇继续说:马大哥,那只蘑菇怪的爸爸妈妈叔叔阿姨都被我们?#20154;?#20102;,好可怜,我们放过他了吧。

他们突然停下了。

一只绿壳乌龟在他们慢慢走着,路奇正要射出飞弹,马利伸手拦住了他。

马利冷笑,你是一只与众不同的绿壳乌龟。

马利眼神一凛,绿壳乌龟从来走?#21483;?#23830;边上就自己掉下去,但你却回头了。

你不是红壳乌龟,却为什么要回头,为什么?

绿壳乌龟叹了一口气,他的眼中幻化着沧桑和倦怠。

我已经?#19978;?#24471;道,所以我不再是一只普通的绿壳乌龟,而是——

龟仙人!

回头便是岸……

已经厌倦了……你们?#25925;?#22238;去吧……

马利仍然微笑着说,我不回去,因为

我!

是!

马!

利!

绿壳乌龟感动得热泪盈眶,因为他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,那个骄傲的马利和他的风?#25169;?#26376;。

但是……

马利和路奇继续前进,他们在城堡前停下了。

一只锤子龟悠然的站在地下世界的入口处,自顾自地抛甩着?#31181;?#30340;锤子。

他似乎抛的漫不经心,但马利却?#21448;?#30475;到了六种手法,四种变招和八种后着。这是高?#31181;?#30340;高手,锤子龟中的锤子龟。

锤子龟跳了起来,他跳得比任何一个锤子龟?#23478;?#39640;。

马利握紧了拳头,这样的轻功……

这是一个可怕的敌人,他没有十足的信心。他只能静静的站着。

敌不动,我不动。

路奇突然笑了,他说:马大哥,我们一路走来,我很开心。

路奇突然冲了上去,他要为马利引开那个绝顶锤子龟。

这就是兄弟,这就是朋友!

路奇倒下了,锤子龟还来不及举起下一把锤子,他便听到了那种恶心的声音。

那是他的骨骼和背壳碎裂的声音。

马利那漂亮的大脚一踩!

踏在他的壳上,把他踩进坚硬的砖块里,踩得他魂?#21892;巧ⅰ?/p>

然后他转过头来,关切地看着倒地的路奇,他的声音因为关切而走调。 

他说:兄弟,你伤不重吧?

多愁善感的路奇说了很多话,很多,很多,很多。

路奇说:马大哥,你看?#20999;?#36828;方水管林林立立,真的好美。

路奇又说:马大哥,我和你一同闯荡江湖,从来没有后悔过。

路奇继续说:马大哥,替我立一块碑吧,上面写着永远的路奇,我一直?#19981;?#36825;个名字。

路奇临死前赋诗一首:

如花路奇鬼精灵

喜逢马利初尝情。

落花有意结连理

伴月愿做一颗星。

马利叹道,?#19978;?#36825;不是一个耽美游戏。

路奇死了,他临终前的表情是:@[email protected]

四 宿命

马利终于来到了*大怪龙的面前,为了这一刻,他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的艰险,失去了自己最好的兄弟。

他怒火中烧,但是仍然微笑着,又像是快乐,又像是自嘲。他眼睛瞪得更大,一撮微翘光亮的小胡子昭示着他的智慧与不羁。

这是一个忧愁而富有哲理的*大怪龙。

他叹气道:你终于来了。

马利没有说话,他?#31181;?#25187;着两枚子弹,蓄?#25735;?#21457;。

他一次只能够发两枚子弹,但是,子弹的威力不在发出去的时候,而是当它们在?#31181;?#30340;时候。

但是*大怪龙身上却没有火焰。

马利说:你手上没有火。

* 大怪龙说:是。

马利说:你手上没有火,心中却有火。

*大怪龙说:是,也不是。

马利说:此话怎解?

* 大怪龙说:我说是,是因为你刚才?#20154;?#30340;那只锤子龟,是我的亲人。你杀了他,所以我心中有火。

马利说:我知道,那是你的侄子。

* 大怪龙黯然道:其?#30340;?#26159;我的私生子。

*大怪龙继续说:很久很久以前,我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锤子龟……

马利说:所以你心里有火。

*大怪龙叹了一口气说:现在我心里也没有火了。

马利说:你手上无火,心中也没有火,那你的火在哪里?

*大怪龙冷冷笑道:我叫*大怪龙,火自然在我的嘴里,这点道理你都想?#24187;?#30333;?

马利说:你的话很有哲理,不愧是最后的boss。

* 大怪龙冷笑道:你又错了。

马利说:?#21486;?/p>

*大怪龙说:其实我不是最终boss,而公主?#25925;?#19981;在这里,你打败我之后,?#25925;?#21482;会见到一个蘑菇?#23567;?#20182;会尖叫着说出这样一?#20301;埃?#35874;谢你!马利!但是!我们的公主!她在另一个城堡!

四下寂静无声,*大怪龙身形高大魁梧,却扭捏作态的学着蘑菇仔尖细的嗓音,顿时令人毛骨悚然。

好冷啊。

马利一颤。

为什么,他喃喃到。

*大怪龙冷笑道:这是你的宿命,逃不掉的。

马利哼笑一声,道:我不逃,因为,

我!

是!

马!

利!

他说着,?#31181;?#30340;子弹突然射了出去——咚咚!

就在那一个?#24067;洌?/p>

那一个?#24067;洌?#19968;只云宝宝正?#30423;?#19981;舍地把最后一只剑壳龟的卵扔下去。

那一个?#24067;洌?#19968;只蘑菇怪走着走着落下了悬崖,他在生命的尽头抬起头,看见一朵水管花在悬崖边自在的开放。

那一个?#24067;洌?#36208;来走去的绿壳乌龟的心跳突然停止了,他知道这是命运决定的时刻,他望着远方的城堡泪流满面。

这是宿命,逃不掉的。

*大怪龙冷冷的看着子弹逼近,他负手临风而立,恍若巍峨的高山。

他突然张开豪嘴,嗷嗷大?#26657;?#25749;心裂肺,歇斯底里,鬼哭神嚎地一喷!

那一喷!

那一喷的风情!

那一喷中的神秘莫测,明艳动人,五彩?#22836;祝?#27809;有人能?#24187;?#32472;。

那一喷中的辉?#20572;永茫?#21326;丽,绚烂,豪爽,伟?#21486;?#27809;有文字能够形容。

有谁能够躲过这一喷?

马利怔怔站住了,他只觉得在这惊天动地的一喷之前,自己是多么的渺小。

他恨自己的渺小。

他怕自己的渺小。

他后悔自己的渺小。

然后,他的子弹偏离了方向。

他被*大怪龙喷出来的火焰淹没了,他最后用尽全身力气,双眼一睁,双臂一撑,双脚一蹬,biu的一声,一跳起来,终于落进了?#19968;?#30340;深渊。

*大怪龙看见马利落入深渊,他已经喷完了火,便掏出一条手帕?#20142;瞬?#22068;。

他看着手帕,突然伤心起来,因为这是那个锤子龟送给他的,而他竟然不能保护自己爱情的结晶,还用她的定情信物来擦嘴。

他很伤心,但是他也很有哲理,他尊重他的对手,于是他便悠悠长叹道:

胜败乃兵?#39029;?#20107;也。

大侠请?#27833;?#26469;过吧。

大侠请?#27833;?#26469;过吧……

有些游戏,是必须?#27833;?#26469;过的!

好恨……

五 ?#21482;?/p>

马利曾经说,所有的蘑菇和乌龟,都是过去死去的马利变的。

其实他说错了,这不是真的。

因为死去的马利,后来都变成了水管花。

路奇开在他的旁边,他们肩并肩开在一起。这很?#20384;恚?#22240;为他们前世是好兄弟,后世便是姐?#27809;ā?/p>

他们一伸,一缩,再一伸,再一缩,很单调,很乏味。

但马利说:大?#29022;?#24403;能屈能伸。

路奇?#25925;?#37027;么多愁善?#26657;?#20182;的话依然很多,但是却随着一伸一缩的规律断断续续。

路奇伸出来,他说:马大哥,你开出来的这朵水管花好美!

路奇又缩进去。

路奇又伸出来,他接着说:马大哥,我们收集金币,原来是为了制造新的马利和路奇。

路奇再缩进去。

路奇再伸出来,他继续说:马大哥,为什么我们要叫水管花呢,为什么不能叫做邪冥魅兰?

路奇缩进去,伸出来,缩进去,伸出来。他不停的说话,他的花瓣一张一合,他永远那样多愁善?#23567;?/p>

马利默然,他回想了自己一生的经历,于是总结说:

很多很多年之前,我有一个名字叫做马利,我是一个大侠,在风中奔跑跳?#23613;?#24456;多很多年之后,我死在了一个伤心的*大怪龙?#31181;校?#20182;的私生子杀死了我最好的朋友,我杀死了他的私生子,然后他杀死了我。

江湖就是这样,我们大家都杀来?#27604;?#30340;,其实都是命运的棋子,被玩家摆弄着。

很多年很多年之后,我终于明白了那只走来走去的绿壳乌龟的话,原来回头是?#21486;?#26524;然不假。

我现在已经厌倦了。

现在我是一只水管花,这样很好,我自顾自的开放着,不去管江湖的恩怨情仇。

山花烂漫时,我在丛中笑。

他一张一合地说到这里,又浮现出那种自嘲而快乐的笑容,他看着远方的西边。

残阳如血,所以——

GAME OVER

完成于二零零五年八月

赞助商广告
极速时时彩吧
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网上二八杠输了 赛车pk10杀号 中国体彩十一选5下载 河北福彩排列七 重庆时时彩票开奖号码 梦幻脚步 重庆时时诈骗最新案 快速生成app 安徽时时遗漏 河南泳坛夺金玩法实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