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首页 | 武侠小说列表 | 作家 | 网络同人 | 玄幻修真 | 小说排行榜 | 推荐作品 | 言情小说 | 都市小说 | 短篇武侠
  武侠小说网->《金门圣女》->正文
正文 第三十章 挥洒自如

    王若愚不进村,站在村口的老槐树下,有如把守在鼠洞口的猫,极有耐心地等候伸爪子的机会。

    村口内有两个人监视着他,凶狠的目光似要将他剥皮抽筋。大眼瞪小眼,谁也不想采取进一步行动,反正只要有任何一方超越界限,就会打破平衡局面。

    他并不急,这次他的目标是黑龙,九幽门是次要目标。

    其实他心中明白,主要的目标该是九幽门。

    真正向他大举攻击的,是九幽门而非黑龙。

    只不过定找寻的目标,先订定黑龙而已。

    “喂!你怎不进来?害怕了?”站在村口右首的人,忍不住向他高叫:“冲进来呀!小辈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急,哈哈……”他抱腹大笑:“我对与一大堆蚂蚁纠缠毫无兴趣。你们这些组门结会的混蛋,都是些懦夫胆小鬼,凭人多在江湖横行霸道,我犯得着和你们?#24179;希?#25105;王若愚虽然是毫无名气的小人物,但我仍然重视英雄气概,挥刀舞剑杀你们这些有如暴民的人,委实于心不忍。我要等你们的门主,希望他能像个人样,不要看轻自己扮缩头乌龟,能挺起胸膛和我公平了断。喂!你们的门主是不是西城炼气士?他的妖术道行颇高,他扮懦夫胆小鬼,你们这些追随他的人,没感?#21483;?#32827;吗?”

    “西城仙长只是本门的贵宾,咱们中有专门对付你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九幽二鬼王?不怎么样嘛。个人武功修为,他们?#20219;?#22478;妖道差了一分两分,凭他们能对付得了我?开玩笑!两个比两个,他们也比不上红尘双邪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想套口风,反正咱们的?#35828;?#40784;,你就知道你所面对的人,是何来路了。”

    路北人影大踏步而来,漪欤盛哉,足有三十人以?#24076;?#19968;个个神气万分。

    领先的人,赫然是电剑公子陈春风、飞龙剑客、寒梅。

    ?#34892;?#20154;身上有血迹,?#34892;?#20154;手脚部分缠有伤巾。

    但即使受?#35828;?#20154;,也精神抖擞,威风凛凛。获得胜利的人,就有这种声势和神采。一旦失败,就成了斗败?#35828;?#20844;鸡。

    人多势众大规模搏杀,赢得输不得。赢了不可一世,输了兵败如山倒。他们是赢家,受?#35828;?#20154;也觉得光彩。

    绕过树林现身,已接近至五六十步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,皆看清堵在村口的人是王若愚。当然,他们还没发现村口的两个人是何来路。

    王若愚的气色好多了,脸上的淤肿也逐渐消退,精神大佳,比不?#20204;?#27515;了一半的可怜相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最大的不同,是他目下手中有刀。

    这是说,他所受制的经脉已解,所以精神旺健,而且可以用刀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!你这大笨蛋逃到这里来了,真命大呢!”电剑公子得意洋洋,大踏步走近说:

    “唔!气色不错。受到逆经制脉术的人,似乎不会如此有精神呀!会不会是回光返照,快要死了?”

    “我死了,你一定非常高兴。”他嘲弄地说:“上?#25991;?#30693;道我快要完蛋了,大发慈悲放过我。这次,不会因为我精神好了些,油然?#20284;?#26432;我永除后患的滥主意吧?你瞧,你眼中已涌现杀机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何要杀你?去你娘的!你少臭美。”电剑公子狞笑:?#25300;页?#21151;地捧出你这位大英雄,替我吸引群雄的注意,替我挡灾,我正好平平安安办事。你死,在我反而是一大损失;你不死,一点也影响不了我的声威名头。喂!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等人。”

    “等人?”电剑公子向村口的两个人一指:“他们是些什么人?”

    三十余名男女,分散在两侧,一个个全向村中观?#27428;?#24050;看出气氛不对,每个人眼中皆有警戒的神色,至少神情显得有点不安。

    “等九幽门的门主。”他?#25381;?#24778;人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在等九幽门的门主?”电剑公子果然大惊小怪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混蛋一定是到了回光返照的最后时?#20581;!?#30005;剑公子摇头苦笑:“快要死的人,语无伦次是正常的事。要不,那就是你快要疯了。回光返照,本来是最清明的。大概你念念不忘,九幽门在伊镇夜袭的仇恨,临死仍然希望幻想成真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!你?#27425;蚁?#24555;要疯?#35828;?#20154;吗?”他大吼大叫,刀向前一伸。

    电剑公子本能地疾退两步,不想受到刀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。”电剑公子也大声说:“幻想是不可能成真的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把我看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信你可以去问那两个人。”他向村口的两个人一指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九幽门的人,高手中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?#35828;饋!?#30005;剑公子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你不信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进村去吗?”

    “进村?”

    “是呀?进村。西城炼气士躲在里面,九幽二鬼王躲在里面,很可能是?#20154;?#20204;的门主?#20384;矗?#24102;有专门对付我的可怕高手。他们有三十余个男女,扮懦夫胆小鬼,躲在里面不出来,要等我闯他们的埋伏。你们也有三十余?#25381;?#38596;好汉,正好?#20973;?#21147;敌,闯进去到底要死多少人,可就无法预估了。喂!大剑客,你敢不敢进去?”

    他这番话,有如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这些人表面上精神抖擞,胜利者的面目神气万分,骨子里却精力耗损过半,虚有其表,外强中干,要他们与没经过搏杀的九幽门再拼命,活的机会有多少?

    闯进去要死多少人,实在?#25381;?#20272;计。

    “混蛋!你想吓唬我?”

    电剑公子意似不信,也不想相信。

    “你和那两个杂碎打打交道,岂不就明白了?我把他们赶进村,可就无法把他们赶出来,他们躲在里面布埋伏,我一个人怎敢闯进去驱?#24076;俊?br />
    “对呀!”他举起手中的单刀:“这把刀,是一个自称总?#27428;?#25484;理外务地位仅次于门主,姓米的混蛋所有,我从他手中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乾坤定一刀米龙。”有人惊呼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秘密组织,年深?#31449;茫?#36523;份逐渐暴露,决不可能永远保持秘密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便会转暗为明,不再是秘密组织,正式打起旗号公然活动了。

    这次崤山夺藏宝?#36857;?#20004;条龙和九幽门一些重要人物,先后一?#27088;?#20154;认出身份,秘密逐渐暴露了。

    “这把刀品质不错,足有三斤六两。”他轻拂着单刀,刀发出隐隐虎啸龙吟:?#20658;目?#21015;为宝?#37117;?#21033;器。但如果狂妄得取绰号为乾坤定一刀,一定是疯子、狗屁。我给了他?#20184;?#20809;,该把他的狂妄梦打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混蛋说得像真的一样。”电剑公子悻悻地说。

    ?#25300;也?#19981;认识乾坤走一刀,是不是这个人我不敢说,反正村里面有九幽门的首脑人物,错不了。据姓米的说,西城炼气士是他们九幽门的贵宾,这位贵宾不敢接受我?#35813;?#21333;挑,却是千真万确的事。你如果想求证,那就进去查呀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九幽门可能与黑龙有勾结,所以他们从城南赶到城北来,很可能与黑龙会?#24076;?#26159;否专为去对付我,?#25381;?#20182;们才明白了。所以,我?#20154;?#20204;了断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你受到逆经制脉术所制。只剩下半条命,居然敢说……”

    刀光一闪,?#37117;?#20197;分厘之差,猝然掠过电剑公子的鼻尖前,然后传出摄人心魄的刀气迸发声,与龙吟虎啸似的刀吟。

    刀光掠过之后,电剑公子才吓了一大跳,本能地疾退八尺,可知王若愚?#35828;?#20043;?#27428;?#39559;人听闻,连反应最快速的眼睛,也突陷入盲点而反应慢了一刹那。

    假使王若愚这一?#23545;?#20280;张分厘,电剑公子的鼻尖可能裂成两半了。

    看清他一进一退出刀的人少之又少,连一旁的飞龙剑客与寒梅两位高手也没看清变化。

    “你少在我面?#30333;?#30382;子逞能。”王若愚邪笑:“我敢打?#27169;?#20320;们如果闯进村里里去,能有三分之一的人逃出来,我算是输了。你们三十余个残兵败将,对付得了西城妖道与九幽门二鬼王?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去他娘的!原来你的禁制已解。”电剑公子是行家,终于看出端倪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王若愚说:“你这混蛋在后悔了,错过杀我的机会啦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不要打立即杀我的烂主意。”王若愚脸一沉,不怒而威:“你说过,我被你利用的价值消失了,总算还有点良心,没乘我之危下毒手灭口,所以我不?#24179;?#20320;利用我的阴谋诡计。你大杀黑龙对我有利,功过相抵我原谅。但如果你再转恶毒的念头,你将永远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一旦时辰到来,哼!”电剑公子咬牙说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,时辰一?#21073;?#20320;一定会向我撒野的,情势?#25381;?#20154;,由你不得。喂!你不打算进村求证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与九幽门?#25381;心?#25171;我杀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两会一门本来就水火不相容,再加上藏宝图的利害冲?#21804;?#19981;乘机你打我?#36744;?#26159;怪事呢!”

    “胡说?#35828;饋!?#30005;剑公子向同伴挥手示意:?#38712;?#20204;绕村走,这里?#25381;?#21681;们的事。”

    小径贯通小村,经村西往南伸展,前后视野有限,田野、树林、?#21487;帷?#35270;线远不及百十步。

    南面?#20013;?#22768;破空传?#21073;?#29255;刻北面也传来唿哨声。

    把守在村口的人?#25104;槐洌?#30005;剑公子也大感不安。

    “怎么有这许多人?#20384;矗俊?#29579;若愚也感到惊?#21462;?br />
    村口人影急窜,西城炼气士出来了。

    王若愚心中一动,一声长笑,飞掠而走。

    视野不佳,到处都可藏匿,这就是西城炼气士三十余名高手不敢穷追王若愚的主要原因,三两个追等于白?#36864;潰?#20154;多了,王若愚掠走如飞,无法追及,所以希望在村子里布伏,把王若愚堵死在绝地里围攻。

    王若愚一走,所有的人只能干瞪眼。

    电剑公子也不慢,打出急撤的手?#21073;杀?#38754;原路退走,速度比王若愚差远了,退出小径立即越野急撤。

    三方面的人,?#23478;?#20026;对方的大援赶?#21073;?#20808;撤走以免受困,各有打算。谁也摸不清对方的底细,各各聚集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三方面的人在村口面面相对,立即分为两方。

    南北两面赶到的人,会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南面来的是三十余名黑龙男女,北面来的二十余名也是黑龙的人。

    北面来的二十余人中,倒有一半伤痕累累,一看便知是恶斗后幸存的残余,丝毫不曾受?#35828;?#20154;不到一半。

    南面来的三十余人中,?#34892;?#21463;了轻伤,气势仍在,是从城南撤回的主力人物。

    九幽门的人说,西城炼气士是他们的贵宾。

    这妖道位高辈尊,喧宾夺主,他作了司令人,对外交涉由他负责。

    凭他的老前?#37319;?#23041;,对外交涉?#26085;?#19978;风。

    这次也不例外,在村口与九幽门的人列阵相候,和黑龙打交道,他俨然以主人自居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怎么一回事?不会是向九幽门兴师?#39318;?#21543;?”妖道位高辈尊,说话毫不婉转。

    双方都不了解情势的变化,人手似乎不约而同集中行动,双方都志在夺取藏宝?#36857;?#27627;无疑问,立场是敌对的,即使表面上不曾正式撕破脸,面面相对,气氛当然不怎么友好,误会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“本会与贵门并没决裂,道长该知道目前双方仍?#27088;?#25345;相安局面。”黑龙为首的人态度不亢不卑,头罩内掩藏的面孔,看不出?#25165;?#21696;乐表情:“你我都是从城南?#20384;?#30340;,你们?#20173;?#20204;早片刻而已。你们为?#29359;?#29579;小辈而来,咱们?#20384;次?#30340;是电剑公子一群江湖龙蛇,刚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刚才王小辈在这里,电剑公子那些人也刚走。”西城炼气士往北一指:“你们一部分人是从北面来的,该是追逐电剑公子那群人,应该了解情势,你们南面来的人错过堵截的机会了。九幽门曾经派人与贵会联络,希望能合作共同对付强敌,一直不曾获得贵会肯定的答复。目下情势已完全失去控制,你们会乘机除去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双方能捐弃成见,愿意衷诚合作,诸位会把电剑公子那群鬼鬼祟祟龙蛇,当成共同的强敌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一定的。”西城炼气士冷冷地说:“那些狗杂种鬼鬼祟祟在一旁窥伺,等候机会浑水摸鱼,早晚会是你我的心腹大?#36857;?#21807;?#25381;?#32477;后患的良方,是彻底清除他们,不然后患无穷。”

    “好,咱们一言为定。”黑龙为首的人欣然说:“为表示在下的诚意,咱们把王小辈的女侍奉让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奉让?你这位?#24066;?#30495;会说笑话。”西城炼气士不悦地说:?#38712;?#20204;出其不意突入农庄,王小辈与?#29031;?#23567;女?#35828;?#21313;位随从,皆不在农庄,他们已潜抵城北了。贫道认为,你老兄并没多少合作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“本会有人盯住了那小女人,她扮成村姑,身边?#25381;?#19968;个?#20852;?#20174;。目下她在村南不远跟踪在咱们身后,咱们的人反而紧蹑在她后面,诸位如果?#34892;耍?#25226;她弄到手便可胁迫王小辈就范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她真在南面?你们真有那么大方,不把她弄到手以胁迫王小辈?”西城炼气士仍然存疑,并不信任黑龙的诚意。

    ?#38712;?#20204;要全力对付电剑公子那些人,不得不放弃其他无关紧要的事。”黑龙为首的人举手一挥,向五十余名爪牙打手?#21073;骸霸?#20204;去追电剑公子那狗杂种,一定要把他化骨扬?#25671;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得小心了,王小辈很可能与电剑公子走在一起。”西城炼气士好意地提供意见:

    “两个年轻枭雄走在一起,是相当可怕的,贫道就不敢小看他们,穷追不舍,会吃亏上当的。”

    黑龙的人已?#36861;?#21160;身,不理会妖道的警告。

    尔虞我诈,各有打算,双方任何善意的提议,都会被误解为别有用心的手?#21361;?#19981;可能坦然接受,更不可能获得善意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是时候了。”西城炼气士向左右的人说。

    “徒儿委实于心不甘。”左面那人咬牙说。

    “不?#35270;?#33021;如何?那小辈极为精明机警,不可能出其不意置他于死地了,再与电剑公子那群江湖龙蛇走在一起,威胁增加三倍。不要做后悔的事;你如果放不下,一定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,错过这大好时机,尔后可能再也?#25381;?#26426;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机会永远不再的。”西城炼气士喃喃地说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□□□□□□

    周总管精明机警,经验老?#21073;?#20294;无法控制情势,也不了解情势的变化。

    他与张卿云姑娘跟踪黑龙一群人,却不知北面还有黑龙的人活动,更不知城北所发生的事?#26102;?#21270;,只能留意左近的动静,消息不灵通像是?#33267;?#21448;瞎,甚至走在前面三十余名黑龙爪牙的活动,也毫无所知。

    跟踪不能相距太远,太远就犯了跟踪的大忌。

    黑龙一群爪牙进村片刻,他俩就毫不迟疑入村。

    小径贯村而过,他俩非经过不可。

    周总管领前而行,留意村中可能出现的不寻常变?#21097;?#31359;越数家农家,竟?#24187;?#30475;见半个村民出现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心。”他警觉地叫,首先取出用布卷着的长剑:“村中有不寻常的变故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寻常,退!”她也急解开裹剑的布卷:“从屋上走……”

    姑娘知道说晚了,邻近的农宅屋顶有人长身而起。

    退路已绝,有人堵住了退路。

    前面黑影急现,迎面截住了。

    是黑龙,他俩追入陷阱了。

    “右面农宅。”

    周总管当机立?#24076;?#36291;登丈余高的?#21621;健?br />
    小村南面其实是前村,北面是后村,前村的农宅规模大些,是村中的富裕农舍,这一宅有三进的四?#26174;海?#24456;可能是村中的首富。

    不能受到围攻,更怕受到暗器从四面八方集中攻击。

    两条龙和九幽门,都是神秘组织,动手时?#25381;?#32780;?#24076;?#22859;勇争先,决不会发生个人英雄式的决斗,个?#35828;?#29983;死荣辱并不重要,声誉名头是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他俩必须找到可以据?#25214;?#23432;,不至于受到混战围攻的地方支撑下去。

    房屋,就是有险可守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一带的房屋,建筑特别纯朴坚?#21361;?#22681;厚瓦坚,门小?#32610;?#21482;要能守住门堵住窗,不可能?#25381;?#32780;入。

    慌不择路,能走即走,像被追急?#35828;?#32769;鼠,见洞就钻,遇缝就躲。

    衔?#37096;?#36861;的人像疯狗群,大呼小叫无畏地飞赶。

    周总管知道在这种大户人家的?#21487;?#20869;,在何处可以找得到坚牢、秘密的藏身内?#25671;?br />
    □□□□□□

    王若愚隐身在一株大树?#24076;?#36879;过枝叶的缝隙,居高临下留意三四十步外,那一带?#23433;?#34067;生的坡地,隐约活动的人影三五成群匿伏。

    一看便知是仓猝决定的埋伏区,草草完成的半弧形阵势。

    是电剑公子一群人,但人数不是原来的三十位男女,而是增加了?#27088;?#20197;?#24076;?#36229;过七十大关。应该可以布成合围的阵势,七十人数量足够布置。

    通常,合围必须有众多的人手,数量必须比对方多两倍,不?#27088;?#23450;一冲就垮。

    “这混蛋已经知道来人甚多,?#25381;?#22260;歼的把握。”他心中有数,电剑公子城府甚深,每一步行动皆计算甚精,应付意外事故的能力非常强:“似乎,他消灭黑龙的计划成功有望,处理意外的能力可圈可点,我真得严防他弄鬼。”

    ?#27934;Γ?#40657;色的人影忽影忽现,漫山遍野而来,人数似乎相差不远。

    黑龙,南北两路的人倾巢而至。

    距埋伏区的二十余步,最先到达的人打出停止的手?#20581;?br />
    漫山遍野而来的人,?#36861;?#21521;内聚集,唿哨声?#20284;?#24444;落,逐渐聚合成阵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黑龙已发现有埋伏了。

    树下出现无我瘟神的身影,弹指发声吸引他的注意,然后飞跃而?#24076;?#21916;鹊登枝直上两丈余,偌大年?#20572;?#36731;功依然超尘拔?#20303;?br />
    “小子,你打算插手呢,?#21482;?#22352;山观虎斗?”无我瘟神说。

    “除非九幽门加入,不然我不插手。”王若愚泰然地说:“他们最好拼光死绝,世间必定少些是非。”

    “九幽门不是?#20498;?#34850;蛋,不会冒失地加入。如果加入,也必定是等两败俱伤之后,出来收?#23433;?#23616;,把死剩的人杀光?#27602;!?br />
    “九幽门也不见得聪明呀!至少他们匆匆?#20384;?#22478;北,想制造宰掉我的机会,就笨得不可原谅。那夭晚上在伊镇,他们?#23731;做?#19975;钧的声势对付我,最后损兵折将,大败亏输,大白天满?#30333;分穡?#33021;奈何得了我?简直妙想天开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也感到诧?#27428;?#20182;们专程?#20384;?#25214;你,表现得虎头蛇尾,令人莫测高深,他们来干什么??#25381;?#25226;握为何要来?有意让人看笑话?或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或者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向电剑公子学,学他捧你做英雄的技巧,把你捧得高高的,乘你得意忘形心高气傲时,便可以制造机会把你弄到手了。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事?#30634;?#20061;幽门并没跟来,仍然留在村内。黑龙也留有一部份人,很可能是留下监视九幽门的。这三个秘密组?#24076;?#22810;年来一直就明争?#20992;罰?#25226;对方看成阻碍发展的对头,影响利益的?#36203;?#20167;?#23567;!?br />
    “确是如此。”王若愚点头同意:“在熊耳?#21073;?#31070;龙设下计?#20445;?#35201;从黑龙手中夺取神力金刚,而且全力以赴,就可看出两条龙互相图谋的激?#39029;?#24230;了。夺藏宝图只是夺利的表面假象,骨子里却是把对方火并掉,以便唯我独尊,江湖独大。咱们走吧!眼不见为?#21804;?#35753;他们互相残杀,让他们死个一干二?#24359;!?br />
    “不看结果?”

    “先看看再说,我要到村里找九幽门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九幽门不断地积极图你,如果你不彻底和他们解决,后患无穷,在江湖行走,你随时随地都得提防他们?#30634;?#20599;袭,日子难过。唔!他们发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那些所谓真正的死士死光,麻烦就会减少许多了。”

    他所指的死士,其实指的是黑龙。九幽门的人,还不能称死士。

    那晚在伊镇,西城炼气士一击即走,连首脑人物也?#25381;?#30772;釜?#26519;?#20915;死的勇气,怎能称死士?

    九幽门之所以令人害伯,主要是他们无声无息在夜间暗中活动,专干一些见不得?#35828;?#24694;毒勾当,敢拼敢斗的勇气,比黑龙差远了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九幽门不希望与黑龙结怨的原因所在,在洛阳就避免与黑龙正面冲?#21804;?#20063;避免与神龙结怨。

    □□□□□□

    ?#27088;?#20837;绝地,是最可怕的事,必须作最坏的打算,有决死勇气的人是无畏的。

    周总管和张姑娘?#27088;?#20837;绝地,他们的决心是无可置疑的。

    这家大户的大宅内,就有十分理想的决死场所。

    内堂深处,建有复壁和秘室,是避兵避贼的安全庇护所,秘室下的地窟更可防火攻。

    通常,这种地窑出口有两三处,通向某处隐密地方。

    正所谓狡兔三窟,躲在下面十天半月?#26432;?#26080;虞。

    黑龙留在村后的人并不多,堵在中心北面的人,是九幽门的十余名高手。

    他们并非有意协助黑龙,而是情势?#25381;?#20154;,必须堵住后方不许外人接近,以保护在村北与王若愚打交道的首脑后方安全。

    黑龙首脑人物与西城炼气士打交道,话说得大方,说要把王若愚的女伴奉让,骨子里毫无奉让的诚意,所派的一群爪牙,一直就盯紧姑娘和周总管,九幽门的人哪有沾手的机会?

    反而被利用为助势的帮凶,阻绝姑娘向北脱身的去路。

    黑龙的人入屋搜寻,九幽门的人随即接?#21483;?#21495;,突然急急后撤,大概已看出插?#21482;?#21475;夺食无望了。

    秘室外面,是形如通道的小穿堂,?#25381;?#31383;,?#25381;?#19968;道窄门。大白天依?#25381;?#26263;,只能藉堂口透入的微弱天光分辨景物。

    周总管经验丰?#21804;?#36127;责在室内找寻地道秘门。姑娘贴身在窄门的侧方,阻止追的人进入穿堂。如果阻止不了,就必须退入秘室了。

    穿堂外是一条横甬道,甬道两端有窗。透入的光线有限,不熟悉的人不?#36861;?#29616;穿堂的窄门。

    三个人终于出现在甬道的左端,略一察看。一前两后警觉地潜行,无声无息地接近了?#25381;?#21491;首的穿堂窄门,脚下相当快捷。

    砰一声大震,窄门被踹倒了。三个人十分警觉,贴身在两侧等候变化。

    片刻,一个人探头向内察看。

    光线幽暗,小穿堂的景物?#32769;】杀妗?br />
    这?#35828;?#24038;手,拔出腰间的匕首,先用右手的剑向内?#21073;?#29467;然疾冲而入。

    光线幽暗中,与黑夜相差不远,近身搏斗机会多,因此这人拔匕首?#24613;?#36148;身缠斗。

    姑娘躲在门侧全神贯注待敌,人向下挫低贴在门侧,剑悄然伸出、上抬。

    疾冲而入的人狂叫一声,双脚齐膝而折,砰然摔落在穿堂中挣命。

    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。

    此时?#35828;兀?#25932;众我寡,不是你死就是?#19968;睢?#19968;切江湖规矩、武林道义,必须抛至九霄云外,才能死中求生。

    剑光迸射,急似?#20570;?#20174;门下猛然斜升,从门内射出门外。

    门外的两个人跟在同伴后面,刚冲至门口,第一个人怎料剑从地下升?#24076;?#21073;尖入腹几乎透?#24120;?#21363;使看到?#20185;?#30340;剑影,也无法闪避,发出一声惨叫,人向?#38712;浴?br />
    第三个人可能是首?#27428;?#21453;应十分敏捷,知道有变,本能地侧闪,一剑信手急挥,护住身躯。

    ?#24110;!?#19968;声大震,居然挡住了射来的剑影。

    姑娘已冲出门外,门外有如丁字路口,足以施压。

    第二剑衔尾追袭,神乎其神地锋尖钻隙而入,没入对方的右肋半尺以上。

    很?#24187;睿?#29996;道两侧人影来势如?#20445;?#19977;个被击中的人,所发出的叫号将同伴引来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都没死,穿堂内双脚被砍断的人,竟然能挺坐在地,撕腰带包扎断腿止血。

    黑龙这些凶悍死士,委实令人闻风色变,心胆俱寒。

    她不能守在三岔路口,受到三面围攻,急退至?#25381;?#38376;的穿堂口,必须堵住这道门留退路。

    ?#24110;# 被?#26143;飞溅中,最先抢到的人,手中的盘龙金钩相当沉重,被她一剑将钩挑出偏门。

    暴虎冯河,她铆上了全力。

    一声?#31391;常?#21073;化激光人剑俱进,奇准地一剑贯喉。

    盘龙金钩无法及时从偏门收回封架。

    她的剑神奥辛?#20445;?#20104;取予求,御剑的内力不但浑雄无比,运剑的技巧更是出神入化。

    一振腕,中剑人扭摔出丈外。

    这?#24067;洌?#36523;后撕带包扎伤腿的人,强忍痛扭身举匕首掷击。

    手刚升到极限,便被?#29992;?#23460;掠出的周总管一把扣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“你死吧!”周总管沉?#24120;?#21073;鞘在对方的天灵盖?#37319;?#19968;记狠的。

    及时解除姑娘身后的威胁,但门太窄,两人无法联手发招,只能有一个人抗拒外面的人。

    “秘门找到了,下面无法探测。”周总管在姑娘身后叫:“地窟荒废已久,不知是否有向外通道。你先退,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?#24110;?#38126;铮……”

    金鸣震耳,姑娘当门而立,?#34892;?#22320;封锁住窄门,挡住两个?#35828;?#36830;环攻击。

    外面虽然宽阔,但也只能?#24066;?#19968;个人向窄门进攻。

    因此两个人轮番攻击,希望能把她的剑击毁或打落,不敢两人同时挤上递剑。

    “我先守住片刻。”姑娘不退,也不能退,退将让出窄门:“不把这些杀手全毙了,退入地窟也不见得安全,杀!”

    激光猛?#27088;派洌?#21270;不可能为可能,硬从对方的剑侧锲入,把对面的人右肩尖击碎了。

    死守,她别无抉择。

    一个荒废已久的地窟,被堵死在里面,存活率是相当微小的。外出的通道,可能早已崩坍毁坏了。

    周总管立即抓住机会,挫低身形贴门框钻出。

    剑出有如电光一闪,无情地贯入第二个?#35828;?#32922;腹,立即拔剑挫身滑退。

    配?#26174;彩欤?#19968;剑一个,几乎同时摆平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退!”有人用震耳的嗓门沉喝:?#38712;?#36825;样争先恐后,会被这两个狗男女,?#25822;?#26426;智逐一?#35328;?#20204;送下地狱,必须一个一个上才能施展得开。”

    不再纷乱,二十余名男女分堵在甬道两端,光线更暗了。

    二十余名打扮像鬼怪的男女,真像刚从地府冒出人间的鬼物,?#25954;?#36825;里不是人间世。

    ?#30333;?#31639;碰上一个有一两分豪气的人了,敢下令一个一个上的人值得尊?#26149;?#24425;。”姑娘干脆踱出门外,?#20004;?#23673;立气势凌厉,赫?#25381;?#21517;家高手的气概:“我知道你们是黑龙,却?#24187;?#30333;你们为何向我行凶,说出让我心服的理由,以表明你们不是下三滥的?#35828;?#34394;名组合。”

    她在争取时间,争取调息养力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你是王小辈的女伴。”那人嗓音阴森,十分刺耳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以此为荣。”她一字一吐,神色庄严。

    “他会用藏宝图交换你的性命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,因为他根本?#25381;?#20160;么藏宝图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他会,他的确已经得到神力金刚那份藏宝图。他这种人十分重视情义,一定会用图交换你的性命。咱们只要擒住你,一切问题皆可迎刃而解,所以咱们志在必得。姑娘冰雪聪明,该已明白情势?#25381;?#20154;,何不放下剑作咱们的贵宾?在下保证你将受到优待。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重视情义,我也重视情义呀!我怎能为了自己的生死荣辱而连累他?所以即使他?#24076;?#25105;也不会答应。阁下,我有自知之明,不会屈辱地任人宰割,你的空口保证骗不了我,我也不配做黑龙的贵宾。”

    “小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大呼小叫,像一个泼棍。黑龙的每一个人,皆是武功惊世,真正威震江湖的高手名宿,不要自贬身价像个下五门泼贼。你必须像个人样,保持你的声誉和尊?#24076;?#21644;我这刚踏入江湖的晚辈理论,你说的每一个字,都有为世表率的份量。取下你的头罩吧!让我看清你是否值得我这个晚辈尊敬,看你到底是哪一位当代的高手名宿,证明你所说的话有多少份量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到黄?#26377;?#19981;死,哼!”

    那人完全不理会她的话,剑升起了。

    “恼羞成怒,你根本就不配称高手名宿,所以用头罩掩藏本来面目遮羞,羞愤中武功发挥不了五成,你能胜得了我这种真正武林后起之秀吗?阁下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沉?#24120;?#37027;人冲进,剑发狠招飞虹贯日,猝然攻击下盘,剑动风雷乍起,劲道惊人。

    强攻,要逼姑娘后退或闪避。

    后退,可以乘机追击冲入窄门。

    躲闪,正好长驱?#27604;耄?#21453;客为主占住穿堂,堵死了姑娘的退路。

    一道激光从对方的虹影切入,似乎有折向的能力,完全违反了尖而?#21271;?#20995;的攻击定律。

    神奇得不?#20260;家椋?#24555;得像是平空爆发幻现出来的怪物——

    无涯扫校,独家连载

上一页 《金门圣女》 下一页
Copyright © 2012-2020 武侠小说@天涯书库 版权所有
极速时时彩吧
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快速时时计划网 通比牛牛游戏 北京pk赛车基本走势图 赌场返水是什么意思 桑拿按摩一条龙 时时彩平台官网下载 北京单场胜负过关投注 大唐炸金花技巧规律 pk10赛车5码34567技巧 点点游王者荣耀漫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