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首页 | 武侠小说列表 | 作家 | 网络同人 | 玄幻修真 | 小说排行榜 | 推荐作品 | 言情小说 | 都市小说 | 短篇武侠
  武侠小说网->《金门圣女》->正文
正文 第二十二章 神龙昼现

    姑娘睡得很熟,她其实需要充足的睡眠,这几天劳累过度,担惊受怕、精力损耗,需要补充,心悬王若愚的安危,缺乏睡眠,体力透支。王若愚早已看出她精神有点不济,抓住机会让她安睡。

    一觉醒来,她发觉东方发白,窗外透入膝陇的曙光,感到神智清明,精力充沛。

    她睡在自己的房中,侍女小春轻灵地替她准备洗漱用具,脚下无声无息,不至于惊醒她的好梦。

    她仍然醒来了,昨晚发生的事故突然涌上脑帘。

    “咦!怎么啦?小春。”她挺身而起。

    “小姐,?#39029;?#37266;了你吗?”小春把面中放在面盆里歉然他说:“要不要多睡片刻,早着呢!”

    “哦!昨晚我在若愚房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爷把你?#31361;?#25151;,叮咛我让小姐安睡。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外面巡视去了。”

    ?#30333;?#26202;……”

    她所记得的是,撼魂魔音传到,她突然昏眩,以前的一段时间,所发生的一切,以后使一无所知了。

    撼魂魔音,她对这种以声音杀?#35828;?#22855;技,并无多少印象,也没有听说过具有这种奇技的知名人物。但是,身受之后,她知道这种魔音实在可怕,难以抗拒的奇技。假?#22993;?#26377;王若愚在身旁相助,她恐怕撑不下去。

    ?#30333;?#26202;不再发生任何事故,小姐。”

    ?#23433;?#20877;发生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没有人再来骚扰。周总管已恢复精力,所有的人也安然无恙,受了些惊吓而已。稍后小姐可问王爷,他才知道昨晚发生事?#23454;?#22987;未详情。”

    她一跃下床,匆匆梳洗。

    王若愚与她的人无恙,她大放宽心。

    早膳摆设在客院的小厅中,已经不需严防意外了。

    姑娘与王若愚、百了枭婆、周总管、侍女小春小秋是一桌,所有的人皆精神振奋,喜形于色。

    王若愚?#24187;?#36827;食,?#24187;?#23558;击走西城炼气士的经过?#24597;?#20182;说了。

    ?#25226;?#36947;逃掉之后,我亲眼看到远处屋顶,四面都有人飘忽出没,还以为他即将大举来袭呢,所以在外严加提防。”他最后说:“岂知白忙了一夜,居?#24187;?#26377;一个接近,真不知道他们在弄什么玄虚,玩什么诡计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轻轻松?#31245;?#20102;红尘双邪,西城炼气士毁剑受伤遁走,把其他的人吓了个心胆俱寒,还有谁敢扮送死的大白痴?”

    百了枭婆得意洋洋,眉飞色舞:“这三个恶魔横行天下,?#20999;?#36523;手超绝的高手名宿,回避他们有如避瘟疫,真没有几个人敢在他们面前大声说话。他们死的死逃的逃,其他的人哪有勇气前来送死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会放弃的。”王若愚并不乐观:“人多势众,明暗俱来。?#20999;?#28151;蛋已认定图在我手上,决不会放弃图谋的机会。

    亿万财富,值得流血丢命争取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他们能请到比这三个恶魔更高明的人,不然决不敢妄动,我们可以放心大胆?#19979;?#20102;。”百了旯婆估计得相当合清理,世间真正愿意送死的人毕竟不多,昨晚不再受到骚扰,便是最好的说明。

    老枭婆的想法,与王若愚的期望有了冲突。

    他要从九幽门和黑龙身上,追查另两张藏宝国,如果?#20999;?#20154;不招惹他,他就无追查的藉口了。

    而百了枭婆的希望,却?#27465;?#24555;远走高飞,脱出是非外,摆脱这些?#35828;木啦?br />
    除了张姑娘之外,没有人知?#21171;?#33509;愚追查藏宝图的目的。

    张姑娘了解王若愚的心情,但不便说出他的期望。

    早膳毕动身南下,沿途极少看到佩刀挂剑的人。

    午间在双河集打尖。这是官道分途点,官道一分为二。从京师南下的长途旅客,与赴?#24230;?#30340;官员,在这里分道。东走南京或南下江右湖广,走的是汝州道。至荆襄甚至走水路入川,则走伊阳,嵩县。

    不论走哪一条官道,都是翻?#30342;?#23725;,林深草茂,走上数十里不见人烟,盗贼猛兽出没的地域,?#19979;?#30340;人如果不按?#23601;?#23487;,随时都可能发生意外。

    地势愈来愈高,满目全是崇山峻岭,青绿的原始山林,人迹罕见,官道也愈来愈狭窄,马?#24403;?#39035;抛弃了,王若愚不能再?#23433;?#21862;!

    其实,昨晚他与西城炼气?#30475;?#20132;道,他根本没病的消息,已经众所周知了。

    今天不是集期,集?#20384;?#20919;清清,几间小食店总算还可以供给食物,三二十位旅客中午打尖不成?#20365;狻?br />
    膳毕,正在品茗,店门施施然进来化了装,背了包裹点着手杖的无我瘟神。

    姑娘很乖巧,本来就?#27465;?#24615;随和的小姑娘,亲自替老瘟神斟茶,王若愚也?#25512;?#22320;肃客就座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很笨。”老瘟神倚?#19979;?#32769;,说话口气托大:“你的确?#25490;?#20102;不少人,但真正强悍的人并没被你?#25490;堋!?br />
    “晚辈也不想把他们?#25490;苧剑 ?#29579;若愚笑吟吟语气轻松:“全?#25490;?#20102;,就玩不出好把戏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被人像缠身冤鬼似的,时时刻刻在左近环伺,日子难过,你不觉得很系人吗?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,前?#30149;!?br />
    “所以,我说你笨哪!”

    ?#23433;?#31528;又如?#21361;俊?br />
    “你小子这种等着挨打的办事方?#21073;?#31616;直就笨得无可救药。小子,攻击永远是制胜的不二法门,你等挨打,他们就会无所忌惮地拼命地打,不断地打狠狠地打得你头破血流,时时提防旦夕不安,你真受得了?”老瘟神不啻指示机宜,指?#24049;?#36827;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他有点醒悟。

    “去找他们,小?#21360;!?#32769;瘟神摇头?#25991;裕?#35821;意充满杀气,本来就是人见人怕的瘟神,说的话决不会牵涉到仁义宽恕:“摆出霸王面孔,见一个杀一个,逐一铲除,赶尽杀绝。老夫可打保?#20445;?#20170;后不会再有贪心鬼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温爷爷,你可不要教导他成为杀手。”姑娘大感不安,杀人毕竟不是愉快的事:“山旦引起公愤,日后他更会,手血腥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引起公愤?他有大杀特杀的充分理由。大野狂狮?#20999;?#20154;,就愤愤不平替他主持公道。小?#23601;罰?#20320;不懂江湖牛鬼蛇神的心理,他们都是一些欺善怕恶的混球,你狠狠地宰他们,他们?#25490;?#20320;。你看吧!真正敢招?#21069;?#20102;果婆的人有几个?很简单,谁招惹她,她就一了百了,除非那人真的?#20154;?#24378;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,我会考虑你的话。”王若愚拍拍姑娘的肩膀:“我得顾虑你的安全,安全决不会从天下掉下来,让他们不敢撒?#38712;对?#22320;离开,才是安全的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呵?#29301;?#35201;他们不敢撒野远避,你知道该怎么做,小子,不要迟疑。”老瘟神对他的话表示满意:“要赶走恶狗,你必须挥动棍子捡起石头。?#26149;?#26368;妙的办法,便是杀鸡。呵呵王若愚正为了找不到藉口而烦恼,老瘟神给了他现成的藉口。

    ?#20999;?#20154;仍在左近窥视,待机行凶撒野,他有一千个理由,加以无情的反击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有所准备,前?#30149;!?#20182;像是向老瘟神提保证。

    “在洛阳,便已谣言满夭飞。”老瘟神加?#21051;崾荆骸?#26377;关藏宝图方面,黑龙有一份图,九幽门有一份图,你有一份图,甚至张姑娘也有一份图。神力金刚那一份,也可能在你们任何一方的人手中。前来参与夺图的人,不敢直接向两条龙九幽门打主意,所以你们便成了可欺负的受害者。再加上两条龙和九幽门也找你们,那就难免四面楚歌。现在,知道如何挽回劣势了吧?”

    “已有打算。”他肯定地说。

    “如何进行?”

    “我也有权夺图,是吗?”

    ?#26263;?#28982;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好,老夫拭目以待。”老瘟神放下茶杯离座:?#30333;?#20063;,这不关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有一个老江湖经常在旁指点,办起事来一定效率甚高,尤其是这一位老江湖,不是方方正正,义理分明的人,所指点的办事手?#21361;?#24517;定无所不用其极。而办事如果希望成功,不择手段几乎比义理分明,成功的希望必定?#23545;觶?#22240;为义理分明很可能毫无所成。

    这次参与夺图的各方人士,本来就不是什?#26149;?#19996;西,全是些怀有发财梦的江湖龙蛇,夺宝的事件本身,就没有丝毫义理存在,能用义理来光明正大解决吗?

    无我瘟神与百了枭婆,本来就是魔道人物,办事不择手?#21361;?#35748;为理所当然,所教?#24049;?#36827;的手?#21361;?#20915;不会在仁义道德上下工夫,必定是非常事用非常手段解决。

    丢掉了马?#25285;?#29579;若愚?#24576;?#22352;骑,脸上加了些染疯药物,一看便知是久病初愈,健康不?#30505;?#30149;容明显的人,骑在马上勉可支持,不可能?#39029;鄹下貳?br />
    十三匹健马鱼贯就道,信蹄缓进,奔向汝州。

    距州城约有四十里左右,他们并不急于?#19979;貳?br />
    山势下?#25285;?#27839;途除了山?#25925;?#23665;。

    绕过山脚的平岗,路右的歇亭摆放了七具尸体。

    勒住了坐骑,由老江湖百了枭婆下马察看。

    “这些混蛋为何不掩埋尸体?”老枭婆?#24187;?#25509;近,?#24187;?#22016;?#23613;?br />
    发生血案,江湖朋友通常的处理方?#21073;?#26159;无人目击就将尸体埋葬或藏匿,有人目击则尽快远走高飞。如有同伴,须在事后把尸体带走处理,或者摆放在显?#30475;Γ?#30001;地方人士报官掩埋。

    察看毕,老枭婆重新?#19979;恚?#19968;行人若无其事动身,与他们无关,不能留下来处理尸体善后。

    “是些什么人?”王若愚扭头向跟在后面的老枭婆问:“?#27465;?#26007;而死?”

    “是一些在江湖颇有名气的龙蛇,老身认识两个。”百了枭婆久走江湖,见多识广:

    “五个死于格斗,两个死在暗器上。

    百宝囊与兵刃都取走了,搜过身。当然不是盗杀,是碰上了仇家。毫无疑问是走上这条路,打算夺图的人。可以断定的是,是死于锄除异己的恶斗中。”

    ?#23433;?#20250;是死于自相残杀吧?”

    ?#23433;?#20250;是,囚为同伴该将尸体处理掉。他们是死于锄除异己的,有了和利害冲突,就会一有机会,就锄除竞争的对手。两条龙之间,就明暗间发生了多次?#24202;?#20107;故,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“会是两条龙的一条,所遗留的尸体?”

    ?#23433;?#30693;道。两条龙与九幽门的人,除非他们承认身份,谁也无法知道,哪一位?#24066;?#26159;两龙一门的人,用酷刑也无法迫使他们招出身份。老身与小?#23601;?#22312;你中了暗算之前,就弄到两个可疑的活口,本来想找你设法问口供的,岂知落了空。最后他们仍然死了,至死没招出任何事。他们能成为赫赫有名的神秘组合,有今天的成就和局面,决不是?#20197;?#20389;幸而获致的,这也是他们成功条件之一。”百了枭?#21734;?#27743;湖上的组合,怀有深深的戒心,一旦这些组合全力相图,人多势众,明暗俱来,三头六臂的人也难以应付这些?#35828;?#35745;算,日子难过。

    “我是很?#24515;?#24515;的,早晚我会把他们的根底挖出来。”王若愚阴森森地说:“除非他们不再以两条龙九幽门的身份出动。”

    ?#38712;?#20204;走慢些。”百了枭婆说:“一旦没有机会向咱们下手,他们就会互相残杀,转移目标,先除去竞争者。让他们杀,多杀一个,咱们就少一分威?#30149;!?br />
    “对,咱们走慢些。”王若愚欣然同意。

    其实,他们已经走得够慢了。

    大道前后,都有人?#19979;罰?#27839;途等候机会,也就不时发生除去竞争者,或者协迫对方合作的搏杀。

    ?#20999;?#23454;力不足的豪强,的确不?#22812;?#28982;向黑龙会和九幽门夺取另两份藏宝图,只敢暗中留心寻找机会下手。同时,他?#27465;?#26412;不知道谁是黑龙会九幽门的人,如何下手?

    金眼太岁五个人,走在王若愚一群?#35828;?#21069;面,相距约在五六里左右,不想?#32769;?#36214;往州城投宿。假使王若愚一群人半途折向,抄小径改走其他州县,岂不失去保持接触的机会了?

    走在目标的前面,本来就是一大错误。

    他的实力颇为?#30475;螅?#38596;风庄的声咸令群?#21862;?#30446;,随从四神武功惊世,连穷家三友一比一,也禁受不起四神的?#20570;?#25915;击。

    五人五骑也不急于?#19979;罰?#27839;途有说?#34892;?#31070;态悠闲,料定沿途不会有人讨野火,没有人敢无端在太岁头上动土,动也无利可图。

    在?#30097;剑?#20182;的实力表现也是相当强的,除了一度几乎受制于当地神秘人物朱小玄姑娘之外,其他的人还真撼动不了池,?#20999;?#21487;怕的神秘杀手,对他没构成威?#30149;?br />
    在洛阳,他也来去自如,?#24515;?#24515;地在一?#23731;?#30524;旁观,留意情势的变化。电剑公子一度打算诱使他合作,他胸有成竹,轻易地摆脱了。

    心情愉快无忧无虑地?#19979;罰?#21521;前面茂密的大松?#20013;?#39536;。松林如海,大?#26469;?#26519;而过。这种古松林下很少有茂草生长,视野?#24049;茫?#21457;生情况容?#23376;?#20184;。

    他们不伯发生情况,不会有人计算他们。

    人林里余,接近松林的南?#24661;?br />
    走在前面负责警戒的老三雷神,发出一声警啸,勒住了坐骑,扭头察看百十步后的同伴,看同伴是否已提高戒心。警啸的用意是发现可疑的人,必须小心戒备,以应付意外。

    主人与三神策马?#32972;郟?#38395;警向前急进。

    应变的速度非常快,?#20174;?#19982;众不同,聚合、下马、散开、列阵、一连串的行动,有章有法,速?#20154;?#28820;,但?#24202;?#23601;班,默契圆熟,所产生的慑人气势,就让人产生势不可御的感觉,想和他们?#24202;?#25152;付出的代价必定十分惨重。

    四神分别占住路两侧,成四方的排列,隐身在树后,分向四方戒备,既不摆出?#27809;实恼?#21183;唬人,也没有现身与人打交道的举动。

    四个?#35828;?#26263;器,随时皆可能向任何一方发射,四支剑也可能突然会台,向某一点集中。

    金眼太?#26095;?#38646;零的身影,站在路当中屹立如?#21073;?#21452;手叉腰神定气闲,真有当头太岁的威猛形相流露。

    他是唯一现身的入,四神的身影已藏匿在树后。

    前面二十余?#21073;放鄖瘟?#19968;位中年美?#33606;?#39640;贵风华令人不敢亵读,看不出真实年龄,反正就是一位具有高贵风华的贵?#23613;?br />
    左右两?#24187;?#20029;动?#35828;?#23569;?#33606;?#25152;流露的风华又是另一类型的女人,艳丽中流露出三分妖?#20445;?#20877;加上脸蛋所绽放的挑逗性风情,水汪汪?#21738;?#25152;绽放的笑意,真有勾魂摄魄让男人一见便浑淘淘,以为艳福不?#24120;?#24536;了生辰八字的戒心,尽除功能。

    金眼太岁并没浑W淘淘,并没一见便忘了生辰八字,反而提高戒心,少妇妖媚的风情迷惑不了他,他是一个不好色的真正果雄,雄风庄在江湖争名利,不争美色,虽则四神对美色有偏好,但决不会?#24187;?#33394;所左右,不会因为?#19981;?#22899;人而影响安全。

    他对具有女强人气势的女人,更是怀有强烈的戒心。?#27927;?#22312;峪?#33050;?#19978;小姑娘朱小玄,几乎灰头上?#24120;?#22240;此?#20113;?#21183;?#24033;?#30340;美丽女人,特别敏感,戒意强?#25671;?br />
    他见多识广,看出了危机,松林四周,埋伏的人数量必定可观。

    这三个女人,决不可能是用善意勾弓!他上当的。而且他对在洛阳出没的一些神秘男女,多少?#34892;?#35748;?#21486;?#21548;到些风声,

    他不接近这三个来意?#24187;?#30340;女人,他要在自?#32791;?#21147;所控制的?#27573;?#20869;与人打交道。

    他是很?#24515;?#24515;的,也可乘机歇息,对方布埋伏以主人自居,他占地布阵也表示是主人。

    在心理上,打交道主与客的气势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外来的野兽想侵?#23478;?#26377;巢穴的同类地盘,至少须比主人强一?#21486;?#21452;方体力相当,外来的注定是输家。

    他能等,女人不能?#21462;?#19981;久之后,王若愚一群人将会经过?#35828;亍?br />
    他并没在王若愚面前表现出敌章,而且小心地避免冲突。

    他与穷家三友冲突,起因就是穷家三友干涉他对付王若愚的事,此后他便提高警觉,暗中留意王若愚的举动,相信王若愚不会把他列为仇?#23567;?#29579;若愚的人来了,甚至可以成为他的助力。

    果然,女人来找他了。

    中年美妇领先到了路中,裙袂飘飘,?#30041;?#21756;停,微笑着向他接近,远在十步外,便可嗅到醉?#35828;?#24189;香。

    他也淡淡一笑,极有风度地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“郝庄主,你似乎认识我。”中年美妇的笑容甚合身份,高贵矜持而且?#25512;?br />
    两个少妇可就不一样了,水汪汪的?#21738;浚?#22823;胆恣意在他身上瞄,笑容流露出媚态。

    ?#23433;?#35748;识。”他坦然说:“可以肯定的是,你在等我,而且决非善意。”

    “这二十年来,我很少在江湖走动了,难怪你不认识我。

    三十年前,你雄风庄开始在江湖扬名立万,你在令尊的大力扶植下,崭露?#26041;牵?#22768;威如日中天。令尊认识我,我的份量?#20154;?#37325;。”

    他大吃一惊,这女人应该是三四十岁的徐娘,如果与他老爹同辈,声望份量也重,那么,该是花甲年?#20572;?#24456;了不起的上一代高手名宿。面对面一比,他平空矮了一截,虽则他外表的年龄,比这女人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“姑娘的名号是……”他心中大感狐疑,不肯承认对方是前?#30149;?br />
    “你们?#33125;说?#21475;头禅:好汉不提当年勇,我这位后生晚?#30149;!?#20013;年女人指指右首美丽少?#33606;骸?#22905;?#25307;恚?#22905;有事找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?#21543;?#37327;?”他用手?#20998;?#26494;林四方:“那里面埋伏了多少人,是这样商量的,这叫陈兵相?#30149;?#22909;吧!凡事都可以商量,有商量余地就不会走极?#24661;!?br />
    “对,利害是可以调和的,减低敌意,凡事都可以商量。”

    中年美妇的话颇有道理,利害的确是可以调和的,第一步如果能减低敌意,走极?#35828;?#21487;能性便会降低。

    “郝庄主,你认识夺命一锥欧不群?”许姑娘水汪汪的?#21738;?#32039;盯着他,笑容又妖又媚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他一怔。

    “请坦诚相告。”许姑娘看出他的迟疑:“这对双方都有利,可表示郝庄主不过,他是侠义道颇有声望的高手,在下却是不怎么本份的豪霸,不便明里走得太近,影响双方的声誉与友谊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近见过他?”

    “哈!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怀疑他是九幽门的人?”

    “哼!你在审案吗?”他冒火了,大为不悦。

    他毕?#25925;?#21517;震天下,重?#32771;?#30340;豪霸,被一个小女人盘问,豪霸的面目立即暴露。

    ?#23433;唬?#35831;勿误会。”许姑娘笑得更媚,压下他冒起的?#20301;穡骸?#30693;道你们交往友谊的深?#24120;?#25165;能决定是否需要将消息告诉你?#21073; ?br />
    “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你和电剑公子所料不差,夺命一?#24230;?#26159;九幽门的人,而且地位不低。因此,你与九幽门之间的情势,有两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他大吃一惊,心中暗凛。他从电剑公?#28044;?#20013;,知道电剑公子怀疑夺命一锥与九幽门有于连,因此摆脱?#35828;?#21073;公子之后,便设法寻找夺命一锥通风报信。这件事只有他知道,这小女人怎么可能一清二楚?

    他心中明白,他与九幽门确是有点错综复杂关系了。

    “在下与九幽门毫无关系。”他硬着头皮说。

    “是吗?你不放弃与夺命一锥的友谊,就不能无关了。两种情势是:一、放弃友谊,利?#20540;?#22836;各行其是,为了藏宝图,不惜拔剑相向;一是紧密联手。利害相并,与九幽门并肩?#33606;?#29978;至得听从九幽门的?#23500;印?#37085;庄主,你希望哪一种情?#21697;?#29983;?”

    “两种情势,都对你们不利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否认。但两仲情势,都对我们利多于?#20303;!?br />
    “理由何在?”

    “我要工小狗和张小泼?#33606;?#30446;的不在藏宝图。?#39029;?#20174;图谋他们,是愈来愈难了,因此?#35851;?#20027;意,不再独力进行,希望找到实力足的人合作。我们已查证了一些人,结果令人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你属意我?”

    “你要图,我要人,是不是双方皆有利?双方有利必定合作愉快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拒绝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有了利害冲突。”许姑娘一字一吐,可爱的妖治笑容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难怪陈兵相?#30149;!?#20182;脸色一冷:“这种老把戏,人人都会玩,手法各不同,目的却是一样的。你们并不见得比我玩得高明,但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。”他狞猛冷厉的脸色又变,变得像口中叼了?#22987;?#30340;黄鼠?#29301;骸?#20294;人必须先由我处置再交给你们,保证人是完整的。我与他们没有深仇大恨,得到藏宝图于愿已足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?#23433;?#23453;图不可能仍然藏在他身上,情势险恶,他必定藏在某处地方,我必须设法让他招出。你们与他有仇恨,志不在藏宝图,一旦到了你们手中,?#19968;?#33021;得到什么?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我也答应你。”许姑娘脸上恢复艳冶的笑容:“郝庄主,你不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答应?#35828;?#20107;,决不后悔。咱们一言为定,现在协议生效。请教,诸位有否行动计划?谋而后动,没有计划的行动不可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动手,咱们已布?#29467;?#24403;。”许姑娘的语气信心十皇:“家师负责对付王小狗,你负责擒捉张小泼?#33606;?#20854;他的人,诸位负责收拾,如?#21361;俊?br />
    “这里是埋伏区?”

    ?#23433;?#38169;。”

    “太仓卒了吧?”他粗眉深锁:“这里松林茂密,人一打就散,追逐不易,不是埋伏的好地方。?#20154;?#20204;投宿落店,就有如入阶之虎,必须死斗了。”

    “投宿落店,咱们还有机会吗?”许姑娘冷冷一笑:“而且也施展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图谋他们的人,你知道有多少?最?#30475;?#30340;两条龙和九幽门?#19979;穡?#21681;们过不了他们那一关。该死的黑龙反脸无情,居然警告我们,不许在一旁浑水摸鱼,在洛阳竟然要赶我们走呢!”

    “哦!姑娘与黑龙有交情?”金眼太岁心中一动,本能地探口风。

    “那点交情已经过去了。”许姑娘说出心中的愤满:“他们要求我相助,?#39029;?#23613;了死力。一旦为了我自己的事出头,他们就变了脸。罢了,不谈他们。庄主,时辰不多了,请赶快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决定,依你们的计划行事,在这里埋伏。”金眼太岁只好同意。

    事实确如此,这期间,金眼太岁始终不敢冒失地动?#26234;老取G老?#30340;人不但会受到王若愚反击,还得防备两条龙九幽门在旁暗算。连电剑公子也知趣地按兵不动,电剑公子的人?#20154;?#22810;数倍。

    ?#32769;?#30340;人死伤惨重,?#24515;抗?#30585;。

    昨晚西城炼气士胆落而逃,威震天下的红尘双邪丢了命,这消息更令群雄胆落,实力不足的入,不得不找人合作,?#23731;?#30410;均分为条件,吸引更多的人以壮大实力,人多势众才有希望。

    所以,许姑娘与金眼太岁一拍?#26149;稀?br />
    “这段路面由你?#27465;?#36131;。”许姑娘指的是现在的?#24674;茫骸?#24352;小泼妇的男女随从,每个都是可独当?#24187;?#30340;超等高手,一个恃女,也可轻易地对付飞龙剑客和神?#30701;?#35820;。所以一旦发动,务必尽快速战速决,用尽各种手?#21361;?#26432;一个算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杀一个就少一个劲?#23567;!?br />
    五人立即准备,首先得藏妥五匹坐骑。

    许姑娘三?#35828;?#36523;影,隐没在南面的松丛后。

    金眼太岁是老江湖,居然忘了诣问对方的布置情?#21361;?#20063;不问对方有多少可用人手,糊糊?#23458;?#25214;地方埋伏,甚至显得兴高采?#25671;?br />
    坐骑必须藏在远处,松林下视线?#24049;茫?#24517;须远出百步外,在大道行走的人,才看不到马匹的形影,看到马匹必定起疑,而提高警觉。

    藏匿坐骑由老四电神负责,牵了五匹马向西面的松林深处走。

    八十?#20581;?#20061;十?#20581;?#21363;将被树干所遮掩。

    许姑娘的人,埋伏在南面的路?#33050;裕?#36317;大道约三十步左右,潜伏在在树干下待机。这时双方已成为同盟,这些人便不再趴伏,有几个人甚至站起走动,?#24515;?#26377;女,人数颇为可观。

    猎物相距远得很呢!用不着早早躲起来。

    一位女郎突然发出惊呼声,向隐约可见的电神背影一指。

    “咦!”金眼太岁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电神的背影若隐若现,马匹的形影也时现时隐。从树干的空隙中,人马的形影呈现时隐时没现象,很难看到整体轮廓。

    更前面,另有几个隐约?#26432;?#30340;人影。

    “小心!?#27721;取?#37329;眼太岁发出警示。

    许姑娘的人,反而?#22868;?#38544;起身形。

    他心悬随从的安危,带了另三位随从飞掠而出。

    电神刚将一匹坐骑拴妥在树下,警示的喊声传到。一声剑吟,丢掉其他坐骑的疆绳,拔剑戒备,?#20174;?#36229;人,隐身在一?#26095;?#26494;后。

    第一个青?#26053;?#38754;人出现,第二个……

    电神倒抽了一口凉气,心中发虚。

    “神龙……”

    青中包头,青帕蒙面,青灰色的紧身衣,兵刃系在背上,胁左右各有一只革囊,左大右小。

    每个?#35828;?#24038;手,皆戴了鹿皮手?#20303;?br />
    神龙,正是这种打扮。神龙白昼第一次出现,是在熊耳山密林,成功地拦截黑龙,但没抢到神力金刚。最后,连先期擒住的俘虏也丢掉了。这?#25910;剩?#31070;龙算在王若愚头上。

    可以看清的共有七个人,人数不算多。但看不见的人有多少,可就无法估计了。

    金眼太岁虽然不曾招惹神龙,但谋夺藏宝图的目的是相同,相同就有了利害冲突,双方毫无疑问是对立的,决不可能是朋友。

    他与许姑娘的目的略有不同,各取所需,因此共同目的一致,利却均分,成为朋友同盟并无困?#30505;?#32780;且可以相互利用。

    面对突然大举出现的神龙,那就大大的?#24187;?#20102;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里有?#25105;?#35851;?”为首的蒙面人接近至两丈左右,声色俱厉质问:“在虎口边争食,没错吧?我看你们是活得不?#22836;?#20102;。”

    金眼太岁?#26432;?#32780;至,其他的蒙面人无意阻挡,所有的怪眼,冷漠地目迎这位威震江湖的雄风庄主,这种蔑视的冷漠目光,会把心高气做的豪?#20113;?#30127;。

    在气势上,神龙已掌握了全局。

    电神警觉地后退,退至金眼太岁身后列阵戒备。

    ?#38712;?#20204;并没招惹你们,井水不犯河水。”金眼太岁心中发虚,不可一世的豪霸面孔不复存在:“诸位,郝某不会防碍诸位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你已经妨碍咱们的事了。那边。”蒙面人指远处大道:“那边好像还有一些人埋伏,是郝庄主的爪牙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?#30333;?#22909;把他们全召来,你们五个人禁不起三下两下切割,人多也可以壮胆,拼起来勇气也可以提高些。发信号吧!我给你集中人手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?#23433;?#24517;了。”金眼太岁心中雪亮,许姑娘?#20999;?#20154;并没跟来,可能已发现是神龙,相距不足百?#21073;?#19968;看便知,已经躲起来了,不可能?#20384;床?#24212;他,发任何信号也是枉然,现在只有一切靠自己了。

    他对许姑娘?#20999;?#20154;毫无所知,却可断定?#20999;?#35265;了神龙定然心惊胆跳。双方临时合作联手,情势不利当然会各找生路。

    “生死荣辱一肩挑,不连累朋友或爪牙。”蒙面人发出一阵阴笑:“嘿嘿嘿……很好,你金眼太岁一代之豪,是有担当的人,我尊敬你。”

    ?#26696;?#19979;,咱们离开这里,不妨碍阁下的事,互不干涉。”金眼太岁口气软弱,不得不忍气吞声:“留一分情义,日后好相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日后,郝庄主。”蒙面人打断他的话:“易地而处,你金眼太岁也不可能大发?#32570;?#24951;慨地让仇敌离去。”

    “郝某不是你们的仇?#23567;?br />
    “?#32769;?#22312;这里埋伏,志在王小狗,没错吧?你还说不是仇敌?”

    ?#38712;?#20204;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。”蒙面人向一位同伴一指,不再理会金眼太岁的话:“看你能不能在郝庄主面前,发挥出色的剑术,在最短期间把他摆平。不要被他的威名吓坏了,他其实内功拳剑不登大雅之堂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我一定可以把他摆?#21073;?#20182;的声威吓唬不了我。”那位身材稍矮的蒙面人,?#24187;?#25300;剑接近,?#24187;?#20658;然地说:“仅凭手中剑,就足以应付他了。”

    这意思是说。仅凭剑术就可以摆平对手。

    神龙的爪牙,善用三种绝技:眩目电光、水箭、龙珠,江湖朋友心中怕怕。

    张姑娘武功超尘拔俗,也上当被俘。

    ?#27927;?#39118;神挺剑抢出,替主人分忧。行走江湖期间,雄风庄四神替主人出尽死力,可以说,雄风庄的声威,大半靠他们四把剑建立起来的。

    “打旗的先上。”风神不再心怯,扬剑豪气扬声如洪钟:“你还不配与庄主玩剑,让我这先飞的笨鸟陪你玩玩。”

    风神不再心怯是有原因的,对方显然有单打独斗的气概。

    两条龙的声威,固然江湖震栗,但声威的建立在于他们行动神秘,人?#31181;?#22810;,夜间出动,打击?#20570;?#19975;钧。可是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有何不了起的人物,更不曾听说过他们与?#20999;?#30495;正的高手名宿,光明正大公平交手而获胜。

    这种人多势众,用狗多咬死狼手段所建立的声威,在一些真正高手名宿的心目中,根本不?#34507;?#25991;钱,那只是一群比强盗上匪更卑劣的杂碎而已。

    现在公平?#24202;?#19968;比一,何所惧哉,风神就是真正的高手名宿,认为神龙一群杂碎,没有真正的英雄人物,一比一他一绝对可以成为胜家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玩的心情,我杀。”蒙面人升剑,语气凶狠:“你先飞,一定?#20154;饋?#20320;是雄风庄大名鼎鼎的四神之一,但毕?#25925;?#30475;家的狗,不管你笨不笨,一定会替主人先上,所以?#19981;嵯人潰?#25105;进招啦!”

    “你任何时候皆可进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冷?#24120;?#33945;面入疾冲而上,升起的剑并不发招,就这佯科举着剑向前冲,速度不太快。

    向剑尖冲,胸膛暴露在风神的剑尖。

    风神怒火上冲,这家伙怎么挺起胸膛找死?

    不能多想,也没有时间多想,人已冲到,冲近剑尖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风神怒?#24120;?#21073;吐出了。

    “铮!”蒙面人斜伸的剑,突然以十倍的高速下沉,剑把的云头下击,奇准地击中风神的剑尖,剑穗崩断向下飞堕。

    蒙面?#35828;?#24038;掌,恰好向前一样,可怕的?#21697;?#20284;狂?#21361;?#25226;下堕的剑穗向前刮飞。

    风神的剑身,被强劲的震力震得向下沉,毫无?#31449;?#25110;变招的机会,剑把一击之力凶猛绝?#20303;?br />
    这瞬间,飞出的剑穗,击中风神的眼?#29301;?#31319;下的流苏是?#24656;?#21697;,柔软而轻,竟然一丝丝全陷入脸上各处两三分深,像利刀一样割裂肌肉。

    同一瞬间,蒙面入的剑身向下疾沉。

    变化太突然太快速,任何人也无法抢救,一照面便人鬼殊途,杀?#35828;募记?#24618;异得不可?#23478;椋?#25163;法诡奇阴?#33606;?#20986;其不意用怪招杀人于瞬间。

    蒙面人剑身,劈开了风神的脑门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?#20154;饋!?#33945;而人冷冷地说,收剑飞退丈外,用靴底拭掉剑上的血迹,收剑归鞘,冷然屹立,似乎刚才并没发生任何事。

    风神晃了两?#21361;?#21521;后仰面便倒,脸上一片血污,脑袋鼻梁以上,从中间被劈开,红红白白齐流,死伏极惨,头几乎被?#21557;?#20004;半。

    “卑鄙!”老三雨神悲愤地厉叫,飞扑而上。

    另?#24187;?#38754;人哼了一声,左手一抬,远在两丈外,电芒一闪即?#29275;?#20960;乎目力难及,只能看到芒影一闪即没,不可能看清是何种暗器,劲道骇人听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雨神?#24179;?#20102;一声,身形仍狂猛地前冲,但剑突然失?#31181;?#33853;,冲势无法止住。

    冲近为首蒙面人身前,?#24187;?#38754;人信手拨翻了。

    ?#24187;?#20845;寸扁针贯人心口,可能贯穿了心房。

    其实,雨神不能指责杀风神的蒙面人卑鄙。蒙面?#35828;募记桑?#31070;奥得空前绝后,这可是真本事?#34917;?#22827;,仅剑把击中剑尖的?#35760;桑?#23601;不是一流高手敢于试尝的险着,一种可能丢命的冒?#21344;记桑?#25163;眼心法?#36291;?#23545;精绝无误,不折不扣的真才实学。

    剑穗击中面孔,也是了不起的神功御劲,每一根丝穗皆坚硬如利?#23567;?#27585;了双目,内功自消。江湖上绝大多数高手名衍,不敢也不会不能使用这种神奥的险?#23567;?br />
    “留一个活口。”为首的蒙面人大喝,举手一?#21360;?#22235;个蒙面人同时抢出,四剑映日生光。

    金眼太岁心胆俱寒,四神一照面间便死了两个,对方的人一涌而上,他哪有勇气面对这许多可怕的高手?他有陷身在虎群中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管他是否有勇气,情势已不容许他不拼命,一声怒吼,他拼全力扑向一个蒙面人,做出满夭雷电,拼一个算一个。

    ?#32610;?#25379;!”蒙面人连封两剑,奇大的反震力震得他虎口欲?#30505;?#27604;力,他仍然差了两三分,剑被震得向右外侧急荡,空门大开。

    另一?#24187;?#38754;入的剑乘虚镶人,锋尖如电到了他的左肋下。

    他已无能为力,唯一可做的事是等剑贯体。剑及体身躯微震,剑随即掉落脚下。

    他本能地疾退三?#21073;?#24590;么身躯不觉任何影响?护体真气依然流转如?#20445;?#27809;有从某处地方拽散的现象,手脚活动依然灵活,神意控制自如。

    向他递剑的蒙面人,却在原地摇摇欲倒,双手掩住小腹,终于叫了一声,蛤曲着摔倒。

    不但这个蒙面?#35828;?#20102;,冲出的四个蒙面人全倒了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啊……”只有一个蒙面人,能倒在地上发出惨叫声。

    其他三个,分别抱住胸腹,痛得叫不出声音,像?#22993;?#26029;气的鸡在地下挣扎。

    “?#35828;?#21518;面去。”他听到不陌生的嗓音发自身后,本能地再向后急?#24661;?br />
    “王若愚……”前面为首的蒙面人,发出惊讶的叫声,不?#39029;?#20986;,反而向后?#24661;?br />
    后面两侧,冲来另七名蒙面人。心中又惊又喜,也痛苦莫名。雷神与电神,护住他?#22868;?#21518;撤——

    文学殿堂扫校

上一页 《金门圣女》 下一页
Copyright © 2012-2020 武侠小说@天涯书库 版权所有
极速时时彩吧
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北京pk10十码走势图 炸金花单机版 微信群pk10精准高手计划 新时时彩下载 线上收款码平台有哪些 新疆时时开奖自由的百科 美女模特艾薇薇博客 安徽时时劫介绍 火龙果计划官网 打鱼输的倾家荡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