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首页 | 武侠小说列表 | 作家 | 网络同人 | 玄幻修真 | 小说排行榜 | 推荐作品 | 言情小说 | 都市小说 | 短篇武侠
  武侠小说网->《金门圣女》->正文
正文 第二十章 瞒天过海

    当晓色朦胧,旅客是动身时光,车马向北奔驰时,负责监视的人感到一头雾水,然后惊慌失措,发出十万火急的信号,车马已经远出三里外了。

    出其不意,回头?#24403;?#24220;城,这种出乎意外的举动,的确让那些牛鬼蛇神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人都乘夜赶到前途埋伏去了,根本不可能在一天半天中把人召回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,都是在府城得到风声,知道官府要捉人,因而被迫?#22868;?#24537;忙,陆陆续续撤走的,不可能集合大批人手,在途中抢夺王若愚,人少又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张姑娘的声威,在峪山已经表露无?#29275;?#32780;且人?#31181;?#22810;,十个八个人追上动手,很可能把命送掉,所以只好等候夭黑歇息时,再大举袭击。

    结果,死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现在,又匆匆忙往回追,同样来不及集中人手,徒呼荷荷。

    电剑公子二十余名男女,留下一个人照顾断了腿的罗兄,夜间被九幽门那位可能是侠义道名宿,夺命一锥欧不群所惊之后,匆匆返回住处,连夜南奔赶到前面去,另订妙计等候好机。

    得到消息时,他们已经远出三十里外了,群雄一窝蜂往回赶,电剑公子一群人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一去一来,相差了六、七十里。相差最远的人,甚至有百里以上。

    近午时分,他们在路旁的一座小村店打尖午膳。这里,距龙门镇远在二十里外。他们赶得很急,坐骑将要力竭啦!

    村旁的小店有三家之多,先到的已经有二十余位英雄好?#28023;?#24403;然都是一些颇有名气的高手名宿,在江湖颇有地位的人物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是不是两条龙或九幽门的人,就无从知悉了。

    真巧,他们到达时,金眼太岁和四随从风雨雷电,?#20154;?#20204;早来片刻,店伙刚将酒菜送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!你?#19988;?#36214;回来了?#20426;?#37329;眼太岁?#20013;Γ?#20030;手打招呼:“过来坐,我做东。”

    “正打算叨扰你一顿酒?#22235;兀 ?#30005;剑公子毫不?#25512;?#25302;了飞龙剑客和寒梅就座,八个人正好一桌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略一客套,另占了两桌叫酒菜。”在正式冲突你死?#19968;?#20043;前,双方仍算是见面点头的朋友,在峭山,双方就曾经走在二起。客套一番,敬了一轮酒,客?#25512;?#27668;表面相当融洽。

    “真要赶到洛阳去?#20426;?#37329;眼太岁问:“显然追不上了,这时他们该已接近府城啦!”

    “郝庄主,你愿放弃吗?#20426;?#30005;剑公子不作正面答复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愿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非到府城不可,不是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我不想超过龙门镇,在香山一带等候机会。”金眼太岁但然他说:“老实说,我真有点招惹不起大野狂狮,在他的地盘内撤野,会遭殃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?#24613;?#21040;城东的白马寺去等,或者到金塘故城?#36951;笥言?#20303;。”电剑公?#26377;?#26377;成竹,说出自己的打算:“我相信王若愚身上的毒,不可能扫:出,张姑娘必定会带他去找解毒的专家、往东走开封的可能性甚大,肯定不会再南走汝州,这条路不好走。”

    ?#20843;?#23064;的!这个小女人怎么这样厉害?#20426;?#37329;眼太岁不理会寒梅在座,?#21482;?#33073;口而出:

    “居然把许多高手名宿风云人物,耍得奔?#29616;?#21271;团团转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百了枭婆的鬼主意。”剑公子恨恨他说:“老果婆是人精,阴狠恶毒,诡计多?#32781;?#36825;一手还真够绝,?#34892;?#22320;脱出天罗地网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女人真的非常厉害。”飞龙剑客是?#39029;?#35748;失败的人,对张姑娘其实也有好感,至少姑娘曾经在龙门镇,帮助他脱出穷家三友的魔掌:?#20843;?#37027;些侍女与男随从,决不是咱们这些江湖龙蛇所能?#24895;?#24471;?#35828;模?#21681;们最好不要公然向她下手。”

    金眼太岁曾经与穷家三友,为了王若愚的事发生冲突,知道飞龙剑客在龙门镇,与穷家三友周旋的经过,自然而然?#22829;?#29983;同仇敌汽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不论公然或暗算,凌兄,你都不便向姓张的小女人下手。

    当初她在嵋山,其实并没亏待你和神刀夭匝,你没向她报复的理由。”金眼太岁居然有恩怨分明的气?#29275;骸?#20551;使要向穷家三友讨公道,在下会站在你的一边。”

    己少废话啦!咱们的目标不是穷家三友,那三个老混蛋老卑鄙,也不值得咱们费心机。”电剑公子把话拉回正题:“咱们要查出藏宝图到底落在何?#32999;?#20013;了。找王若愚,只是必要手段中的一部分。他在洛阳放出消息,居然说有三份藏宝图,又居然说另两份分别在黑龙?#36884;?#24189;门手中,咱们找他求证真假,并非专门图谋他。哦!郝庄主,你曾否发现夺命一锥欧不群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晤!三天前在洛阳,?#20197;?#32463;在洛阳东关看到他。”金眼太岁但然说,撇撇嘴:“这种良命侠义的混蛋,不会是参与夺图而来的,根本不必理会,也不值得费心机防备他。也许,他是来找大野狂狮?#24335;?#24773;的,这混?#30333;?#20250;趋炎附势,结?#24187;?#20154;高手以抬高身价,标准?#26412;?#23376;真小人一个,哼!”

    “那就对了。”电剑公子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“什么对了?#20426;?#37329;眼太岁?#24187;?#25152;以惑然问。

    ?#20843;?#26159;九幽门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可能吗?#20426;?#37329;眼太岁拒绝相信。

    “天?#26053;?#26377;不可能的事……”电剑公子将昨晚?#36127;?#25384;了一锥的事详说了,最后说:“侠义英雄暗中参加黑道组合,并不是什么?#22868;?#30340;事。白道名宿改行做强盗,也平常得很呢!你不必大惊小怪。把这个人弄到手,必定可以刨出九幽门的根底来,因为这混蛋的武功与声望,在江湖极有份量,在九幽门的地位,必定相当高。”

    “咦!刨九幽门的底,对你有何好处?#20426;?#37329;眼太岁颇感惊讶,“咱们这些人,暗中和黑道组合斗法较劲,或许胜任愉快。

    公然挑衅讨公道,就太过愚?#38647;?#19981;量力了。你可不要和他人真的玩命。老弟。”

    “了解对方的根底,可?#36828;?#20316;防范?#21073; ?#30005;剑公子不介意对方的惊讶神色:“九幽门也参与夺图,据说他?#19988;?#24448;曾经洲有另一张。按悄势,九幽门已经与咱们有了?#29616;?#30340;利害冲突。

    多了解他们一分,便可多一分胜算,至少可以提高警觉,仪防他们偷袭暗算?#21073; ?br />
    店门外蹄声急骤,有三匹健马向北急驰而过。

    飞龙剑各足向门而坐的,店门外的驻马场不大,店距、道仅三二十?#21073;?#22312;店内可以看到官道的动静,往来的旅客、在眼下。

    ?#20843;?#23064;的!说曹操曹操就到。”飞龙剑客?#36127;?#35201;跳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穷家三友三个老卑鄙,他?#19988;?#24448;回赶了,最好追上去,托他们毙了出口怨气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追!”金眼太岁欣然叫,立即找来店伙,用荷叶包了?#22993;?#21507;完的食物,不可理会电剑公子,带了四随从动身飞骑急赶。

    “冬悔为人含蓄,很少与人交谈,也许她是女流,不便与这些粗豪的大男人打交道。

    她是最冷静的旁观者,已看出金眼太岁井非真的意在追逐穷家三友,而是借故离去,以摆脱电剑公子这些人。

    金眼太岁也是参予夺图的人,与电剑公子当然有利害冲多,表面上大家和?#25512;?#27668;,保持表面上的礼貌,一旦面对决定性的时刻,必然会拼个你死?#19968;睢?br />
    电剑公子敢向九幽门挑衅,哪在乎他金眼太岁几个人?

    目下电剑公子的人,多了四五倍,一旦谈得不愉快,反脸成仇,那就麻烦大了,乘机脱身是情理中事。

    因?#32781;?#22905;心中暗笑,并没介意,这位大名鼎鼎的雄风庄主是个胆小鬼。

    厅角一桌有五名食客,一?#26412;?#30041;心电剑公子这?#24187;?#30340;动静,把所订的话,皆听了个字字入耳。

    就有人介意他们的话,有两个中年佩刀的人,拎起凳旁的包裹,离开同伴出店走了。

    金眼太岁并作真的要赶上穷家三友,远出里外便?#21512;?#22352;骑,不时左顾?#36951;危?#23519;看路两侧的茂密树林。

    山野中林深草茂,人隐身在内神不知鬼不觉。

    又远出两里左右,风神发出一声暗号,往路右的树林一指,随即策骑入林。

    是一处山脚的茂林,一株合抱大的树干上,有人用利器砍了一个斜十字,似乎是闲得无聊的依夫,信手在树上砍了两刀,并无其他用意。

    五人牵马入林,三入看守坐骑,金眼太岁带了风神,悄然深入。

    草长及肩,林下的视界有限。

    两人循有人曾经走过的空隙走了百十?#21073;种?#25320;草的遗迹清晰可见,可知先前经过这里的人,为数不少。

    前面传出一声忽哨,金眼太岁?#19981;?#20102;一声低喝。

    草声鞍箭,钻出两个村夫打扮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“哦!是郝庄主,难?#31181;?#36947;欧老兄的信号。”他们脸有病容,显然曾经化装的中年人抱拳行礼:“在下姓李,李三,?#19968;嶁一幔 ?br />
    “哦!李兄,久仰久仰。”金眼太岁客套地回礼,当然他知道李三不是真名:“欧兄呢?咱们曾是朋友,因此知道他落脚的信记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李三点头:“很不巧,欧老兄刚走,追踪三个飘忽在这左近的可疑灰衣人,从左面山腰走的,何时返回无法逆料。郝庄主有急事找他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在下可以转达,要不请庄主在?#35828;?#20505;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并不急,在下也不能等,只好请李兄转达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必定把话传到。”

    “请告诉他,有人认为他是九幽门的人,可能打主意从他身上挖九幽门的底,务必要他小心了。在下与他交情不薄,不希望他受到暗算或陷害。”

    “哦!谁认为他是九幽门的人?#20426;?#20013;年人眼中厉光暴射,不安的神情?#36828;?#26131;见。

    “电剑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晤!这个?#35828;?#34394;名的小混蛋剑客,他身边的人愈来愈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兄,欧兄真的是九幽门的人吗?#20426;?#37329;眼太岁忍不住追问,这是十分犯忌的事。

    两条龙与九幽门,都是?#39318;?#31070;秘的黑道组合。除了少数几个首要人物,有意无意地透露身份名号之外,其他的人必须严守秘密,除非夜间出动,白天出动也必定化装易容。

    但平时散处,以原来的身份名号活动,万一在组合内的身份暴光,便不许白昼活动了。

    要探问某个人是不是两条龙九幽门的爪牙,确是十分犯忌的事,对方将毫不迟疑加以否认,白问了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#20426;?#26446;三但然微笑:“欧兄是江湖上名号响亮的侠义人物,决不会暗中参,?#26412;?#24189;门这仲黑道组织。他这次暗中跟踪江湖群雄在左近活动,用意是冷眼旁观群魔乱舞,如无必要,他不会出面打抱不平主持正义,毕竟这次聚会的群雄太多太强,他还不够出面管闲事的份量呢!”

    “那我?#22836;?#24515;了。”金眼太岁如释重?#28023;骸?#20445;?#33267;?#21517;不易,一失足便万劫不复。我是江湖枭雄,连我也不敢沾惹两龙一门。请转告他,小心电剑公子谣言中伤陷害。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一定转告。庄主好走,不送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金眼太岁,两人回到休息处,另有两个人在冬树?#38470;常?#30475;打扮便知道是同伴。

    不远处系有四匹坐骑,有?#25353;?#26377;马包。

    树下摆了不少食物,四人是在这里进?#36710;摹?br />
    “怎么一回事?来人是谁?#20426;?#20506;坐在树下的一位同伴问,没流露关心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金眼太岁。”李三席地坐下,抓起烙饼?#24613;附常骸?#26469;?#36951;?#32769;兄示警的,说电剑公子已猜出欧老兄是本会的人,要欧老?#20013;?#24515;,他两人早年出道时,是很要好的朋友,各有各的局面,表面上彼此回避,暗中却有密切往来,好意传警,颇够交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告诉他欧老兄已经先走了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无此必要,反正晚上见面再转告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的,你会误事的。”同伴正色说:“咱们奉命在这里等人,何时离开还不得而知。让他去?#36951;?#32769;兄,可以争取时效,?#38376;?#32769;兄早些在心理上有所?#24613;福?#28040;息愈早知道愈好。

    你知道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老哥,不要把事情看得那么?#29616;?#22909;不好?#20426;?#26446;三用不以为然的语气说:“曝露身份,并不是什么大不?#35828;?#20107;。任何秘密组织,人逐渐增加,活动日渐频?#20445;?#20915;不可能长久保持秘密,最后终将走上化暗为明的路。这种事迟早会发生的,何必大惊小怪?#20426;?br />
    草丛中传出一阵阴笑,草声箭籁,两个青衣佩刀人快速地钻出,现身时已接近至丈外了。

    四个人丢掉食物跳起来,而且刀剑同时出鞘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那位三角眼佩刀人拔刀在手,狞笑慑人:“晚发生不如早发生,早些暴露身份说不定可以保住老命呢!

    看来,夺命一锥确是你们九幽门的人了。诸位化了装易了容可否亮你们的真名号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’你们是什么人…李三吃了一惊,扬剑厉声问。

    “神龙。”

    四人又吃了一惊,警觉地徐徐散开。

    “你说过,化暗为明的事迟早会发生,确是事实,天?#26053;?#26377;永久保持的秘密。”三角眼佩刀人继续说:“现在我要知道贵门主,到底是哪一位惊天动地的人物。同时,我要知道贵门与黑龙之间的情势,你们是不是订了什么秘密协议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去你娘的!”李三破口大骂:“在下不会告诉你任?#38382;攏?#23569;做你的清秋大梦。你们神龙卑劣无耻,只会躲在暗中玩弄阴谋诡计。黑龙恨你们入?#29301;?#22312;熊耳山抢夺神力金刚,黑龙损失惨重,誓在必报。本门不需和黑龙订协议,你们神龙本来就是公?#23567;?#26469;吧!看你们两把刀,凭什么敢向咱们挑衅。”

    ?#26263;?#26469;了……”三角眼佩刀人大叫,刀一举火杂杂冲进作势抢攻。

    另一同伴也一声长啸,挥刀直上。

    李三四个人以为对方真要用刀拼命,不约而同大喝一声,两个?#24895;?#19968;个,挥剑两面夹击。

    糟了,两把刀突然?#38470;担都?#36143;入草地,狂野的刀光乍阻。同一瞬间,两人四手齐扬。

    ?#35828;?#20919;电破空,是八把寸小飞刀。飞刀出手,重新拔起插在地上的单刀。

    双方挥刀剑进攻,一方突然中止而发射飞刀,已经?#36127;?#38754;面相对,毫无闪避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你……你好阴……毒……”李三的胸腹,两把飞刀柄触目惊心,脚下止不住冲势,?#24590;?#21521;前冲出丈外,咬牙切齿厉?#23567;?br />
    “我要口供!”三角眼佩刀?#35828;?#38544;时后跟进,左手一伸擒人,抓住李三的背领。

    李三背领被抓,身形后撞,撞势极为凶猛,背?#21051;?#19978;了三角眼佩刀?#35828;那?#33016;。

    ?#38797;ァ?#19977;角眼佩刀人浑身一震,叫了一声,一咬牙,将李三向前一推,刀光一闪,把李三的顶门劈开,刀也被头?#24378;?#20303;了。

    ?#29100;取?#25105;……”三角眼佩刀人,抱住腹部蛾曲着突然残倒。

    李三已先倒了,刀仍留在头顶。他的左肘,吐出的六寸肘刀沾满了鲜血,并没弹回时套内。

    这种时刀其实不能算刀,倒有八分像尖刺。全长一尺,可吐出六寸?#23567;?br />
    从后面擒人如果贴身用双手抱,必定被这种时刀贯入左肋;入体六寸,创口比刀口粗大,内脏必定一?#26049;恪?br />
    阴毒对阴毒,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五个人在地上?#36361;?#21483;号,只有一个站立。

    是另一?#24908;?#20992;人,生了一个大鹰勾?#29301;?#31449;在被时刀?#26053;?#19968;击的濒死同伴身边,摇头苦笑。爱莫能助。这种可怕的创口,在荒山野岭哪能救?

    “吕兄,我抱歉。”这人向仍在呻吟的同伴说:“你安心地去吧!”

    ?#23433;埂?#25105;……一刀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背你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吕兄最后叫了一声,身躯开始放松。

    刚俯身打算将尸体拖起扛上肩,猛地将人丢掉,一蹦两丈,转身时刀?#35328;?#25163;。

    两女一男站在尸体旁,冷然盯着他冷电?#31354;俊?br />
    两位女的好美好美,而且年轻,穿了水蓝色绣了花边的骑装,曲线玲成,引人遇思。小蛮腰的佩剑装?#20301;?#20029;,百宝囊是特大号的。

    男的英俊雄?#24120;?#19968;表人?#29275;?#19982;两?#24187;?#22899;极为相衬,郎才女貌十分出色。

    “咦!你们……”鹰勾鼻佩刀人脸色一变,知道有点?#24187;睢?br />
    三个人接近他身侧,他竟然一无所觉,直至人影近身,他才发觉警兆,怎能不惊?

    如果?#20174;?#24930;了一刹那,必定落在对方手中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这个人。”最美的隆胸细腰女郎,指指他再指指尸体:“还有他,他是毒手飞虹。你,闪电手马麟。你们都是飞刀的名家,黑道的豪?#32422;?#20154;物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。你想怎样?#20426;鄙?#30005;手马麟不想多废话,先了解处,境最重要。

    “在江湖你们有颇高的地位,有你们应享的尊荣,居然不惜羽毛,投入恶名昭彰的黑道组织,做一些见不得?#35828;?#21246;当,何苦来哉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姑娘不同与你这种人打交道,你们互相残杀不关我的事。你是神龙的人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#20426;鄙?#30005;手厉声问。

    “我是跟踪这四个人来的,你们打交道我一清二楚。原来我以为他们是黑龙的人。想向他们打听一些事。”女郎语气平和,但已看到闪电手眼中浓浓的?#34987;?br />
    谒发对方的底细,对方产生?#34987;?#26159;意料中事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黑龙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我?#20449;笥言?#40657;龙地位颇高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再与他们有往来,但他们的人消息灵通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掩耳盗铃的手法,你仍然与他们有牵连。你贵姓芳名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我?#25307;懟?#20320;处理同伴的事吧!唯一可做的事是把尸体带走,他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死吧!?#37145;?#30005;手沉喝。

    其实,喝声未出之前,左手已发出三把飞刀。

    喝声出口,丢下刀再次双手齐扬,又发出两把刀,真有闪电般快捷,五把飞?#26029;?#21518;形成刀网,像是满天雷电,飞刀翻腾发生急剧?#20102;?#30340;眩光。

    三个人?#30334;?#27809;倏现,现身时已到了他的左?#20063;嚳剑?#30456;距仅一丈左右,像是幻?#38382;酰?#32780;且剑?#35328;?#25163;。

    他大吃一惊,五把飞刀?#23376;?#20102;。

    已来不及再取飞刀,?#22868;?#25342;取脚下的单刀。

    来不及了,左侧的许姑娘手中剑光芒一闪,立即倏然隐退。

    他觉得左颈侧一震,触及冷冷的物体,然后浑身猛?#39029;?#25616;,丢刀向前一栽。

    左颈已被割?#30505;?#36830;颈?#19988;?#35010;了一半。这是说,他的颈已断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你该死!”许姑娘收剑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从?#32781;?#27743;湖上少了闪电手与毒手飞虹两个人,他们都是飞刀圣手。

    这一带山野十分偏僻,六具尸体始终不曾被发现。

    你打我?#20445;?#20026;名利个个奋不顾身。

    有人死去,有人投入,看谁是最?#20197;说?#20154;,看谁才是藏宝图的最后得主。

    其实,得到藏宝图,并不等于是亿万珍宝的得主,珍宝还埋在庐山某一处地?#21073;?#25353;图发掘也未必能顺利挖到。

    位于府城司徒坊的东都老店,是府城闹区首屈一指的旅舍,一些过往的大官小官,如果在府城小有逗留;?#30830;?#35828;,至伊王府谒见伊王国主,就不愿住入西关的周南驿馆,住在东都老店方便些。这座大旅舍,可不是普通百姓小民住得起的,?#20056;?#36153;之贵,也是首屈一指的。

    张卿云姑娘带了一位恃女,在安乐窝雇了一乘大轿,一轿抬入东都老店,要了两间上房安顿。

    姑娘人生得美,穿得华丽,落落大?#21073;?#22788;处流露出名门淑女的风华,全店的伙计,都把她当作途经洛阳的千金小姐看待。

    司徒坊大街北面,不远处便是王府前街。在这里,没有人敢在店中撒野。

    落店用的是真名实姓,关系上却成了表兄妹。

    店伙不过问他们是不是,一表三千里,反正他们分房居住,行止不伤风化,路引的记载也是真实,真不真很难查证。

    梳洗?#24076;?#31532;一件事便是央请店伙请高手郎中。

    郎中是本城大有名气的儒?#20581;?br />
    店伙?#24466;?#23376;把郎中请来,诊断的结果,是感染急性时疫,开了性近虎狼的药材单?#21073;?#35828;一声听夭由命,不住摇头叹息走了。

    这?#24187;?#21307;刚返回家中,便有?#35828;?#38376;请教,详细盘问患者的症?#20174;?#30149;征,这才满意地离去。

    郎中向不速暴客所透露的是:患者王若愚体内贼去楼空,中气若断若绝,即使不死,也将病榻缠绵、一年半载绝对难起沉菏。

    这表示?#23478;舴当?#24220;城,是由于病势危急,不得不返回府城求?#20581;?br />
    打听消息的人放心了,至少王若愚并非真的病危。

    老店设备齐全,店伙送来了炉罐灶炭,给旅客在房中煎药,一切不用店里的?#36879;静?#24515;。

    已经是起更时分,店中忙碌非凡,上房中却静?#37027;模?#20294;灯火明亮。

    张卿云姑娘亲自掌灶熬药,坐在床口和王若愚闲聊。

    药罐不需照顾,所熬的药不是用来吃的,他的病状是装出来的,郎中上了他的当。

    “若愚兄,你猜他们会不会来?#20426;?#22993;娘毫无愁容,她时王若愚所估计的病情?#34892;?#24515;,落店的目的是避祸与调养,她耽心的是计算他们的人是否会来?#38706;?#25163;。

    “近期间不会。”王若愚肯定地说:“大野狂狮与本地豪强,该已得到消息,会加强戒备,密切注意大批牛鬼蛇神潜抵府城。官府仍在大?#26029;右?#29359;,那些人不敢冒被捕的风险前来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官方的治安人,?#24895;?#19981;了超等高手?#21073; ?br />
    “大野狂狮那些人就有此能力。”

    ?#20843;?#20250;与官府合作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那是一定的。?#24189;?#30693;府必须利用大野狂狮这种人。府与县的知府、知县老爷,治安的责任极为沉重,王府的人如果受到骚?#29275;?#24799;知府、知县是问。亲王国主如有三长两短,第一掉脑袋的就是知府、知县老爷。所以,府县的大老爷们,趴?#32999;?#29992;一切合法或非法手段,控制地方上的豪强,利用这些豪强来应付重大事故。”

    “哦!你知道这些官场上的事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何止是知道?我就是受害人。”王若愚不胜感慨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是受害人?#20426;?#22993;娘大感惊讶。

    “对,我是受害人,为了寻找什么藏宝图,我被迫浪费了年余大好光阴,在江湖玩命,有苦说不出。其实,这根本不关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若愚兄,我听不懂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真不便说……”

    王若愚甚感为难。这件事还真不便透露,万一走漏了风声,他就不易找到劫图灭门的凶手了,不可能在期限内交差啦!

    “你不是也志在藏宝图吗?#20426;?#22993;娘不死心,不理会他有难言之隐,迫不及待地紧逼追问。

    “没错,但并非为了获得藏宝回去庐山挖宝。神力金刚的确有一份图.但不是我要追查的那一份,所以我放了他,白忙了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不能说你是受害人?#21073;俊?br />
    “如果府城发生了重大血案,而又牵涉到江湖人,那么大野狂狮决难脱身事外,官府会设法迫?#39038;?#25285;起追凶的责任,他就成了受害人,必须费尽工夫,披星戴月追查凶手,多少会受到牵累。我,就是当地官府迫诱,天涯海角追查凶手的受害人,明白了吧!”

    “哦!我明白了。”姑娘嫣然一笑,?#24352;哉?#36215;笑涡,表示心中真的很愉快:“只要知道你不是为了挖宝,我好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以为你是为了挖宝呢!看来你我都把对方看错了。

    呵?#29301;?#25105;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你离开金门山,便拒绝和我同?#23567;!?#22993;娘白了他一眼:“你还笑?你?#37027;?#36208;了我好难过。我家?#32999;?#26080;争,不取不义之财。我只是一时好奇,有意捉弄那些人而已。贪心鬼都该捉弄,是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不能这样任性?#21073;?#36825;世间,每个人都在贪,你怎能捉弄每一个人?你老爹要你出来历练,决不可能要求你多管小是小非,对不对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说来容易啦!在夭下各地,我游历了将近一年,从来就?#24908;?#19978;大是大非,无聊透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兴头来了,一有机会就插上一手,胡闹。不过,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还好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你这一胡闹,?#20063;?#26377;机会认识你?#21073;?#36825;一连串的是非,使我们成为患难相共的?#38376;?#21451;,我好高兴。”王若愚由衷地说,不再嘻皮笑?#22330;?br />
    “你承认我们是?#38376;?#21451;?#20426;?#22993;娘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?#20013;?#20102;,知道小丫头又有花样了。

    “呵?#29301;?#38500;非你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承认。”姑娘将纤手伸?#20102;?#30524;前,笑吟吟地作出拿来的手式。

    他倚坐在床头,盯着眼前的美好小手呆了一呆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#20426;?#20182;笑问。

    “我的剑穗。”姑娘唁唁笑:“不要说不是你摘走的,?#38376;?#21451;的东西你能偷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天大的冤枉,我哪敢偷大闺女的剑饰?只不过顺手牵羊,送上的东西不拿白不拿。小气鬼,是你送到我手中的,那就是我的了,不给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给?#20426;?#22993;娘忍住笑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给。”他也忍住笑正经八百。

    “那么,今晚没有鸡,没有肉,甚至没有汤水。”

    他正在加快复元期间,需要大量食物补充体能,?#20113;?#26469;像饿鬼,而肉类是补充体能的最佳食物。

    姑娘亲?#36828;?#20419;店伙供应食物,指定蒸的的火候,十分挑以,如果不是客店佯样不?#20445;?#22905;真会亲自下厨。

    ?#38797;?#25176;拜托,不刁难好不好?#20426;?#29579;若愚用手膀碰碰她的?#31181;猓骸?#25214;是另有用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?#20174;?#24847;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逸电剑,被神龙的人夺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气死人了,在金门山,妖女又夺走了我另一把剑。连之两把剑,真丢?#22330;!?#22905;并不在乎掉剑,但难免有点气愤。

    ?#25300;一?#26367;你把逸电剑夺回来,再把剑穗佩上,如何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这……不?#23567;!?#22905;?#22868;?#35875;头。

    “卿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再招惹神龙了,我宁可不要那把剑。”她正色说。

    “仇敌愈少愈好,我不要你受到伤害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真笨哦:你被他们用诡计擒住,而又能安全地脱身。

    他们肯放过你吗,更不可能?#23883;?#22320;放过我。就算我们不敢招惹这条龙,逃得远远地,这条龙依然会天涯追踪,明暗俱来,誓获我们而?#24066;?#30340;。我敢保证,昨晚陆续袭击的几批暴徒中,一定有神龙的爪牙在内。”

    “若愚,似乎我们真的四面楚歌,处境十分恶劣,我好耽心。”她极感不安,绞扭着双手表示心情紊乱。

    温暖的大手,握住了她的右掌?#24120;?#36731;拍了?#36214;隆!?#20320;该替他们耽心。”大手最后紧握住她的手,坚定有力,语声更坚定有力。在我不知道另有两张图在这些人身上之前,我用玩世的态?#32676;?#20182;们玩,不在乎输赢,不介意无伤大雅的伤害,因此除非万不得已,我下手有分寸。现在,我已经有了追查目标,哼!”

    她听而不?#29275;?#23436;全忽略了王若愚这番话中,所含歹的凶兆,和透露的无边杀气。她的心完全放在握住她的纤手的巨掌上。巨掌传来的那股莫名的热力,让她的心跳平?#21344;?#24555;了一倍。她不但不退缩,本能地,紧握回应,浑身涌发难以言宣的悸动,脸红到脖子上了。

    畏缩变成热,初期的?#38750;又?#21518;,激发了亲和的激情,她浑忘一切,慌乱地体会身心的变化,根本没听清王若愚到底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总算最后那一声哼,把她拉回现实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#20426;?#22905;惶然问,但反而扭头回避他。

    王若愚发觉她的失态,看到她满脸红?#36857;?#21644;她怯怯的羞态,心中一跳,赶忙松手。

    可是,反而被她重新握得紧紧地。

    “等?#19968;?#22797;精力,我要他们好看。”王若愚怦然心动,不再加以重叙,另起话题,“我家在宁国府,也属南京,那地方山水崎丽,在地方上王家颇有地位。即云,你?#19978;?#20309;处”

    ?#38797;パ剑?#25105;也是南京人?#21073; ?#22993;娘眉飞色舞娇呼:?#38797;?#24198;府许多地区都是入迹罕至、禽兽成群的渺无人迹丛莽,前往?#20301;?#23665;的人并不多,猛兽伤?#35828;?#20107;时有所闻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过,有?#31361;ⅲ?#26377;巨?#24120;?#26377;金毛吼……”

    “?#31361;?#21644;金钱豹真不少,没有?#24120;?#21482;有成群的大野猴。传说中育一头活了数百年,迄今仍在的白?#24120;?#25105;没见过。金上吼其实是一种可在树上活动,专吃猴子的土豹,比像野猫差不多的石虎大不了多少,四尺高的大青猴,见了它便发僵,任由吞噬,实在很怪异。”

    两人倚坐在床口,隅喝低语款款清谈,不时传出笑声,从童年往事至江湖见闻无所不谈,无拘无束,男女的距离逐渐拉近,感情直线上升。

    恃女小春隐伏在邻房的窗下,留意附近的动静。

    一夕无惊,平静无事。

    早?#27431;?#24120;丰富,由店伙中的?#36879;?#30452;接送人姑娘的房中。

    姑娘打发?#36879;?#31163;去,这才?#37027;?#22320;携人王若愚的上?#20426;?br />
    如果让?#34892;?#20154;,知道王若愚能吃能喝,就瞒不住人了。

    一个中毒?#33655;睿?#22852;奄一息的人,哪能大吃大喝?那就不是病人了。

    膳?#24076;?#22905;提了食匣出房,刚忻入长廊,迎面来了一位相貌威猛,留了黄虬须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“张姑娘,可否借一步说话?#20426;?#36825;人拦住去路,神色倒还?#25512;?br />
    她心中有数,没感到惊讶,在关林她?#33151;鲜?#36825;位大豪。

    ?#24189;?#24220;的地头神,本地区的仁义大爷,一?#20173;?#26159;江湖之豪,声誉极隆的侠义道名刀客,享誉江湖半甲子,迄今盛名不衰的大野狂狮符元吴,亲自找她,气氛不寻常。

    “这附近没有?#24615;?#30340;人,请?#24466;獺!?#22905;胸有成竹,不亢不卑,风度不差,像淑女,也像女强人。

    “王老弟真的行动不便?#20426;?#22823;野狂狮不再客套,单刀?#27604;?#38382;上正题。

    “是的,追魂女魅的七步追魂针,把他折磨得不成人形,能保住命已经是奇迹了。”

    “闲云真人与追魂女魅都死了,显然已经无法取得妖女的独门解药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只能听天由命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到外地找解毒的人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不可能找得到,前?#30149;!?br />
    ?#30333;?#35813;试试,碰碰运气?#21073;?#38599;轻车或小轿赶路,不会累及病?#35828;摹!?br />
    “前辈的意?#36857;?#26159;赶我们走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群魔毕集,跃然欲动,天知道他们的耐性有多久?老实说,谁也防止不了超绝的高?#20013;?#38505;一击。老夫责任重大,无此能力提供保护,愿尽全力护送诸位远出府境外,姑娘务请见?#38534;!?br />
    “很抱歉,前?#30149;!?#22905;断然拒绝,“目下正是王兄生死关头,车马劳顿一定会要了他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”

    “给我三天工夫。三天之后,不论王兄的病?#36843;?#20309;,我一走带他早离疆界,以免累及前?#30149;!?br />
    “可是……这三天中,那些入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是一代豪侠,请保持豪侠风?#29301;?#32937;担道义。要不就请前辈置身事外,让他?#25250;?#22909;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三天。”大野狂狮虎目中神光四射:“三天后一早,老夫亲送诸位就道,远送出府?#24120;?#32769;夫的宝刀仍可派用场。你很了不起,姑娘,再见。”

    堂堂一代豪侠名宿,居然对晚辈主动抱拳施礼,转身昂然大踏步离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前辈周全。”她由衷地道谢。

    三天中,不论昼夜,皆有不少神密人物,在店内店外走动。

    所有投宿的旅客,皆经过专家的盘诸审查。

    姑娘所住的客?#28023;?#24038;右的上房皆不许旅客投宿。

    三天后离?#36710;?#39118;声,早就传出了。

    这不啻明白地表示,客人将如期离?#24120;?#35686;告那些心怀叵测的人,千万不可在这三天中妄动。

    至于客人要往何处走,无可奉告。

    ?#24189;?#24220;地居天下之中,所以也称中州,官道四通八达,客人可以从任何一方离?#24120;?#36828;走高飞。

    如何等候拦截,就?#38376;?#36816;气是否能等得到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夭的四更未,东都老店的警戒人?#20445;?#24515;头一块大石落地,最困难最凶险的时间总算度过了,夭一亮将人送走,就没有他们的事了。

    大野狂狮、中州双奇、三眼灵官这些首要人物,每天晚上都亲自出动,在东都老店坐镇。任何风吹草动,他们都会不辞辛劳,亲自巡视一番。

    四更天二过,不可能再有不知死活的人前来行凶了。

    大野狂狮与三眼灵官,挟?#35828;?#21073;出?#35828;?#38376;,缓步沿大街南行,要返回家中?#24613;?#21160;身事?#32781;?#35201;兑现他护送客人离?#36710;某信怠?br />
    街上静?#37027;?#39740;影俱无,静得可怕,远处传来零星的更拆声,五更起更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必去了。”他向三眼灵官说:“我有十二个人随行护送,我不信他们敢和我拼骨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一定要带人跟去。”三眼灵官咬牙说:“那些人如果对咱们有所顾忌,怎敢声势汹汹在咱们这里撒野?肯定会把你也算上,走不了三二十里,就会群起而攻,我不?#24066;模?#25105;?#20154;?#20204;撒野,哼!”

    街右的屋顶,飘落一个长衫飘飘的人影,悠然飘落,轻如鸿毛,缓缓而降,似乎没有重量。

    轻功纵落要快不难,要慢可就不易了。

    两人大吃一惊,有毛骨惊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声刀啸,大野狂狮沉不往气,首先拔刀。

    “多谢两位前辈呵护盛情。”这人抱拳行礼:“容图后报。”

    “咦!你……”大野狂狮又是一惊,但收?#35828;丁?br />
    “晚辈请两位前辈收回金?#25285;?#19981;必送晚辈动身离?#22330;?#20040;么小丑跳?#28023;?#26202;辈应付得了。”

    是王若愚,?#21335;?#19968;个快死的人。

    “老弟,你没病?#20426;?#22823;野狂狮大感惊讶: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晚辈已将奇毒逼出体,幸脱?#31449;场?#22914;无诸位前辈争取三天的时间,晚辈将铁定任由他们宰割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关请老弟离?#36710;?#20107;,老夫深感?#29273;ⅲ路?#24471;已,务请老弟体谅本地人士的困难,天下各处亲王国主王城所在地,都有这忡困难,那些龙子龙孙的安全,干连许多?#35828;?#36523;家性命“我懂,前?#30149;!?#29579;若愚打断大野狂狮的话:“这几天,前辈出动无数人手呵护,铁肩担道义,风骨鳞峋,这种情谊不?#19968;?#24536;。日后当专程趋府一申谢忱。天一亮晚辈动身,恕晚辈无法趋府当面辞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讽刺我了,我这样做,难免给人假仁假义的印象,你能?#38470;?#24773;势不由?#35828;目?#34935;,我就感到心满意足了,老弟,打算往何处走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仍由龙门南?#23567;!?br />
    “老弟,南行山区荒僻……”

    “荒僻才能让他们放心大胆行凶?#21073; ?br />
    “老天爷!你知道到底多少人图谋你?#23458;?#38754;谣传藏宝?#23478;?#32463;在你身上,每一个牛鬼蛇神都认为你就是可挖的金山银山。

    往东或往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晚辈不能逃避,躲得了今天,躲不了日后,所以让他们有机会彻底了断。”

    “?#24895;?#24471;了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那是一定的。”

    ?#20843;?#20204;人多。”

    “愈多愈好。”

    大野狂狮从这简单单的四个字中,感觉出似乎有一股强劲的无边杀气及体,只感到浑身冒起鸡皮疙瘩,做伶怜打一冷?#20581;?br />
    三眼灵官同样有毛骨悚然的感觉,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老弟小心珍重。”大野狂狮郑重叮咛。

    “刚刚两位前辈关注,容图后会,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再见。?#34180;?br />
    文学殿堂扫校

上一页 《金门圣女》 下一页
Copyright © 2012-2020 武侠小说@天涯书库 版权所有
极速时时彩吧
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广西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 葵花金典三肖三码3肖6码 中国女明星裸体写真集 百家欧赔 北京pk下载 舒淇私拍人体写真 十三幺怎么胡 腾讯二人麻将雀神 胜进倍投为什么没人用 沈阳沐足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