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首页 | 武侠小说列表 | 作家 | 网络同人 | 玄幻修真 | 小说排行榜 | 推荐作品 | 言情小说 | 都市小说 | 短篇武侠
  武侠小说网->《金门圣女》->正文
正文 第十九章 众矢之的

    对面屋顶上,电剑公子与五位同伴,一直就在屋顶?#20384;?#30524;旁观,目击事故发生与结束,?#20113;?#21051;问的博杀毫不动容,是真正的冷眼旁观音。

    “只有两个人,就击溃了三方面的强劲对手,真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飞龙剑客,惊骇的神情显而易见:“老天爷!我栽得不冤。这个姓张的小姑娘,到底是何来路?她的剑有鬼,?#34892;埃?#27809;有人能接下她一剑,可怕!”

    “的确可怕,有人看清她的剑路吗?”电剑公子也神色不安,向左右的同伴问。

    “光度幽暗,咱们又相距甚远。”飞龙剑客苦笑:“你的绰号叫电剑,快速如电,誉满江湖,连你也看不清剑路,咱们更糊涂啦!”

    话虽有奉承的含义,其实也含有自嘲的意味。两人都是名剑客,居然看不清一位小姑娘的剑路,等于是承认技不如人。

    “她才是咱们最强劲的劲?#23567;!?#30005;剑公子语气冷森:?#25300;一?#20197;为王小辈是最可怕的劲敌呢!”

    “哦!你也准备向她索取王小辈?”飞龙剑客一怔,大感惊?#21462;?br />
    “咱们是为何而来的?”电剑公子不作正面答复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同伴伤亡殆尽,就此?#24066;模俊?br />
    ?#26263;?#28982;不会?#24066;摹?br />
    “你放弃了?”

    ?#26263;?#28982;不愿放弃。但……藏宝图不在这小姑娘手中,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小辈。”电剑公子冷冷他说。

    ?#23433;?#23453;?#23478;?#19981;在王小辈身上?#21073; ?br />
    “神力金刚那份藏宝图,一定在他身上。”电剑公子肯定他说:“黑龙接收神力金刚时,根本没有时间逼问藏宝图的下落。王小辈救走了神力金刚,没得到藏宝图肯放人?你真笨,连这点也想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就每个人都注意他,每个人都是笨蛋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真想打他的主意?”飞龙剑客仍有点不以为然:“对付得了张姑娘吗?老实说,?#19968;?#30495;不敢向这个妖女递剑。目下王小辈在她的保护下,百了果婆也站在他的一边,恐怕连两条龙也奈何不了她,天知道会付出多少代价?两条龙恐怕也付不起,因此迟迟不敢前来抢夺。?#25925;?#36825;三批牛鬼蛇神勇气可嘉,狂妄无知,一头撞进来送死。走吧!我可不想跳下去挨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?#20445;?#24930;慢静观其变。”电剑公子不想走:“公然抢夺得不到好处的,没有把握我不会妄动。咱们定下心好好袖手旁观,既可了解小女人实力,也可知道情势的演变。谋而后动,我宁可玩阴的。”

    身后斜方向的邻房屋顶上,出现百了枭婆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你们再静观其变,就会失去?#27809;?#21862;!”百了枭婆刺耳的语气令人害怕:“一旦两条龙或者九幽门,集中人手全力一击,还轮得到你们吗?”

    “老枭婆,你是有意潜伏在妖女身边,等候机会带走王小辈的?你这一手相当绝呢!”

    电剑公子大声说,以便让下面张姑娘听清两人的对话。

    挑拨离间,电剑公子的用意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“怎么想,悉从尊便。”百了枭婆毫不激动:“你这个坏剑客,玩阴的是你的本性。老身会睁大眼睛拉长耳朵,看你能玩出什么妙花招来。”

    电剑公子身侧的一个中年人,猛地飞跃而起。

    一声阴笑,百了枭婆一闪不见。

    中年人一扑落空,脚刚沾瓦面,身侧已幻现一个黑影,戴黑头罩,穿黑紫身衣。

    没错,是出现在仰天寨的打扮怪异杀手。

    “罗?#20013;?#24515;!”电剑公子大叫,飞跃而出。

    刀光一闪,罗兄的右脚齐膝而折。

    “是黑龙的杀手,”邻房的屋顶有人高?#23567;?br />
    电剑公子来晚了一?#21073;?#24050;救不了罗兄,黑衣杀手贴瓦面一滑一挫,消失在屋脊后。

    ?#29100;取?#25105;……”摔倒在瓦面的罗兄,断了右?#26049;?#25903;持得注?骨碌碌向下滚,伸张手?#29275;?#29378;叫求?#21462;?br />
    扑空的电剑公子,知道不可能追得上杀手了,急急抓住罗兄的背领止住滚势,不得不先救人要紧。

    “难道老枭婆与黑龙有勾结?”飞龙剑客大感惊讶,向同伴说:“她和杀手在一起出现。”

    并非一起出现,而是在同一处地方出现。

    其实黑衣杀手的出现,是在百了枭婆消失的稍后一刹那。

    但黑夜中,不可能看清变化。

    “什么勾结,哼!她很可能就是黑龙的人。”同伴纠正他的说法:“两条龙和九幽门的人,如果他们不承认自己的身份,谁知道他们属于那一方的人,也许,你飞龙剑客就是某一条龙的人呢!”

    “胡说?#35828;饋!?#39134;龙剑客大为不悦:“李老兄,你说话不要带束、。我飞龙剑客在江湖有我应有的地位,不是可以受人驱策的贱骨头。我知?#28291;?#20320;看我不顺眼,你很自负,认为你可以取代我十大剑客的地位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少臭美。”李老兄撇撇嘴,哼了一声:“你这种由无聊人?#32943;?#36215;哄,捧出来的十大剑客,不值识者一笑,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剑客呢!好笑,哼!”

    飞龙剑客轨然大怒,伸手拔剑要争口气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走。”已抱起罗兄的电剑公子向同伴下令:“可能有大批杀手?#20384;矗?#21681;们暂?#19968;?#36991;。”

    飞龙剑客只好?#25307;藎?#25918;弃拔剑的举动。

    电剑公子寄住在镇尾的一家民宅内,距旅舍仅百十步而已。

    今晚他带四名同伴。前往旅店看凤色,本来是打算“看”的,所以只去几个人。

    出乎意外地。“看”出了意外,付出了看的代价。

    他心中明白,那黑衣杀手,本意是对付百了枭婆的,没料到他的同伴罗兄,恰好在紧要关头,闯进了风暴的中心,送掉了一条?#21462;?br />
    百了枭婆公然站在张姑娘的一边,出面保护工若愚,?#25169;?#29579;若愚的人,除去百了枭婆以减少威胁,是顺理成章的事。

    虽然牺牲了一个罗兄,但此行不虚,他总算目击张姑娘发威,知道是可怕的劲?#23567;?#32780;张姑娘的随从,也是武功极为可怕的高手。

    他对那些穿了柔软贴身衣,形如鬼怪的黑衣杀手不陌生,在仰天寨他与王若愚联手,就杀死了一个。

    到底那些杀手是不是黑龙的人,未经证实他不敢断定,反正那些杀手一出现,决不会是一个两个。

    他只有五个人,而且有一个断腿待救的罗?#35328;?#33021;应付众多的杀扫所以不得不暂?#19968;?#36991;。

    回到住处,他立即下令严加戒备,预防黑衣杀手夹袭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在峪?#21073;?#40657;衣杀手袭击入山的群雄,显然旧事重演,黑衣杀手再次出现,必定也向所有参与追逐的人下毒手。

    目下他虽然人手众多,实力空前雄厚,三五个黑衣杀手,决不敢冒险袭击,如果发动,来的黑衣杀?#30452;?#23450;数量可观,他必须在心理与行动上有所准备。

    果然不错,有入跟来了。

    刚打发所有的朋友歇息,他与飞龙剑客、寒梅,三位中年同伴,仅喝了半壶茶,便听到负责警戒的人,发出有敌接近的信号。

    吹熄灯火,屋内屋外漆黑。

    小院子对面的屋顶,卓立一个人影,夜风一吹,裙袂飘飘。

    是一个穿裙的女人,不是鬼怪似的黑衣杀手,而且穿?#35828;?#33394;的花衣裙,因此轮廓分明,黑夜中依然可以看清身影,不是隐身的夜行入。

    女人不言不动,极有耐心静候变化,挑衅的意图明显,表现出的行动却又似无敌意。

    电童iJ公子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,被一个女人站在屋顶上?#23601;?#20462;养再好的人,也忍耐不了多久,愈看愈?#20301;?#19978;升,何况他本来就是一个狂妄的坏剑客。

    他无名火起,出厅冲入院子,一鹤冲霄跃登瓦面,有意卖弄脚不踏檐。

    前空翻身形上升疾翻,轻灵地向屋脊飘落,轻功出类拔革,似乎人体的重量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眼一花,花衣裙女人的身影,在他转正身形飘落的瞬间,一眨眼人便消失在眼下。

    他大吃一惊,真以为对方会变化幻没。

    刚稳下马?#21073;?#36731;笑声人耳。

    “轻功可圈可点,还不错。”悦耳的女柱声音,从左侧方传来。

    转身一看,他愣住了。左侧方另一家民宅的屋顶,花衣裙女郎裙袂飘飘卓立。

    这是说,这一眨眼间,女郎已到了邻屋的屋脊,相距?#23545;?#20845;七丈外了。

    还不错这三个字,决非真的奉承赞?#28291;?#21547;有嘲弄讽刺成份,距赞美还有一大段距离。

    他心中虽惊,却也怒火上冲,哼了一声,狂鹰展翅,双手一拍一振,身形疾冲上升。

    这次,他的双目睁得大大地,不信这女人真的会变化,如?#25991;?#22312;他眼下消失。

    果然看清了,女郎身形一转,像是破空而飞,淡淡的身影像流光,两起落升沉,便出现在更远处另一间邻舍的瓦面。

    立即激起他的好胜心,一提气疾落疾起,身形似电,望影飞逐,急如星火。

    在屋下埋伏候敌的人,怎知屋上的变故?连员关心他的寒梅,也不曾上屋策应。

    乡镇的民宅没有楼房,高低差有限。追逐所耗的体能也有限,双方有意较量轻功。三追两追便到了镇的东北角,降下一座相当大的晒麦场。

    他十分愤怒,疾冲而上,?#21697;?#20284;奔雷,毫不?#25512;?#30452;攻中宫,一记现龙?#23110;?#21521;高耸的?#20013;亍?br />
    女?#26432;?#26469;一直保持一跃的距离,约三丈左右,突然止步转身,双方?#36127;?#25758;上了,所以他一掌攻胸不是他有意轻薄,而是接触太快,骤然攻击出乎本能,一种急切间必然的?#20174;Α?br />
    女郎的?#20174;?#26356;快,纤手一抬,两人的小臂相交,力道空前猛烈,同向侧方震出八尺外。

    幸而双方的力?#32769;?#24403;,承受打击力的韧性也相等,如果有一方稍弱,必定发生稍弱一方骨折的现象。

    虽然说仓卒问交手,但双方早已神功默运,出手早?#34892;?#29702;上的准备,因此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“咦!”电剑公子大感惊讶,这女人居然硬接下他神功骤发的雷霆一击,怎能不惊?

    女人在体质上,本来就不比男人强悍,不宜?#25165;?#30828;和男人力拼,显然这女人?#20154;?#24819;象中的劲敌更强劲。

    “你练的是阴煞大潜能。”女郎一说出他的根底:“出手果然阴狠可怕,难怪你的名号在江湖声威慑人,你一定出其不意杀了不少高手名宿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弱?#21073;?#38452;狠的程度决不比我低。”他心中暗惧,戒心提升至最高:“如果我挟技自珍,出手藏拙不用上神功潜能,我的手铁定被毁,这?#22791;?#24050;?#21482;?#20154;伤?#25991;?#23472;割了。姑娘贵姓?”

    “我姓许。阁下,其他不必问了。我知你是电剑公子,不想探究其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专门来找我的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深感荣幸。许姑娘,请问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他完全敛起狂态,表现得询询温文,流露出公子的气?#29275;?#35828;话雍容有礼。

    夜色朦胧,相距远丈,双方皆面目?#26432;妗?br />
    从外表看,他知道这位许姑娘,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郎,所散发的幽香颇为醉人。隆胸细腰,曲线玲戏,引人逻思。腰间所佩的长剑装?#20301;?#20029;,必定不是等闲人物。

    “阁下为何光临客店。”许姑娘问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也在打王若愚的主意?”

    “无可奉告。”他傲然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峪山所发生的事故,我一清二楚。”请姑娘以坚定的口吻说:“你故意?#25937;?#24341;他受人注意,以掩护你的意图,一定另有用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我个人的私事,目下江湖朋友都知道了,并不影响我电剑公子的声誉地位。”

    “你言不由衷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涉及他的隐?#21073;?#20182;要冒火了。

    在狭石镇他败在王若愚手下,已是声威一落千丈,虽则出于他周详的计划,但怎么可能不影响他的声誉地位?

    他的十大剑客排名第三的地位,?#36127;?#24050;被王若愚所取代了,所以入山期间,他就不曾受到重视。

    为达到目的,是需付出代价的。

    他成功地把王若愚推出来露面,以减少群雄对他的注意,目的是达到了,代价是声威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要说他心中不在意,那是欺人之谈。

    因此出山之后,他便大举招朋引类,不但表示声威仍在,仍具有号召力,也增加实力壮大自己,用意就是挽回失去的声威,他仍是名震江湖的名剑客。

    “你今晚前往袖手旁观,不但有意?#23601;?#20063;表示你意在挽回在峪山失去的声誉地位。至于是否另有企图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些什么?我不是来听你说废话的。”他逐渐不耐,这些事他不想谈,也不愿谈。

    “不要找王若愚,好吗?”

    “咦!你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已中毒待毙,你找他扳回脸面,不啻向快要死的人报复,绝对挽不回你的声威。我是为你好,所以请你丢开,早些远离他左近,何必和快要死的人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哦!你是张姑娘派来的说客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若愚与姓张的小女人,是我的猎物。”

    “志在他的藏宝图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愚蠢得在藏宝图上费心机,更不屑带人去庐山挖子虚乌有的什么宝藏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怪了,所有的江湖群雄,都是为藏宝图而流血丢命,在所不惜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他俩人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若愚被七步追魂毒?#25169;?#20260;,是我的计谋中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当时如果不是黑龙也派人伺机抢夺,王若愚该早已?#25250;?#32905;散了。”

    许姑娘这番话,揭开了王若愚被毒针击伤之谜。同时,也表明当时被杀的人。是黑龙的爪?#28291;?#20282;机抢夺失败,偷鸡不着蚀把?#20303;?br />
    “如果我放手,藏宝图岂不落空了?”他颇感意外,但不以为怪:“你无权要我放弃,姑娘。”

    ?#23433;?#23453;图不可能在他身上,阁下。黑龙也非常愚?#28291;?#20063;认为图在他身上。所以不讲道义,派爪牙潜伏在客店抢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道说,所有的人都愚?#28291;?#30446;下众所周知,他拥有神力金刚那一份图。黑龙和九幽门,也另拥有一份图。又说,神力金刚那份图,其实在黑龙手中。许姑娘,你是九幽门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为何认为我是九幽门的人?”

    “你说黑龙派爪?#28291;?#22312;客店抢夺王若愚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许姑娘点头承认。

    “那么,你不可能是黑龙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说我可能是神龙的人?神龙对抢夺藏宝图的事,进行得最积极,而且志在必得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神龙某几位高层人?#30475;?#36807;?#22351;溃怕?#30693;道他们的部署情形,其中没有你这么一位年轻貌?#28291;?#27494;功惊人的姑娘在外活动。”

    “我肯定答复你,我不是任何一方面的人。我找王若愚,是私人的恩怨。”许姑娘郑重地说,“你如果放手,我将是你最好的朋友,甚至会成为你的红粉知己。如果不,我将是你最可怕的仇?#23567;!?br />
    “许姑娘,你在强人所难。”他也郑重他说:“我肯,其他的朋友?#19979;穡?#20182;们部认为藏宝图在王若愚身上,?#20154;?#27515;了,天知?#21862;?#23453;图会落何人手中?如果被两条龙或九幽门取走,那就毫无希望了。王若愚是容易对付的,两条龙和九幽门不易对付呢!所以希望能?#32769;?#19968;?#21073;?#25226;王若愚弄到手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坚持不放手,我们就没有什么好说了。”许姑娘佛袖向后退:“下次见面,各展神通。”

    “许姑娘,这一点点歧见并不?#29616;亍!?#20182;及时摆出友好的姿态,特显出男人让步的良好修养气?#29275;骸?#21482;要双方能?#21483;?#38745;气恳谈商?#37073;?#19981;难?#39029;?#35299;决之?#28291;?#22240;为双方的目的并非相反的,最终的目的甚至大同小异。”

    “你愿意谈吗?”

    “非常乐意。”他欣然应允。

    “好,明天,你我找地方小聚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在下求之不得。”他有点飘飘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?#25300;一?#27966;人知会,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静候佳音。”

    淡淡的身影冉冉面?#29275;?#20182;留在原地发了片刻呆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工于心计的人,城府甚深,设计推出王若愚吸引群雄的注意,不惜自毁声誉,这种大胆的妙策,就不是常人所能办得到的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位姓许的神秘姑娘,年轻貌美而且武功深不可测,结仇不如结友来得实际有利。

    双方面对面交谈,他已看清许姑娘的面貌。

    感觉中,许姑娘的?#28291;?#26174;然?#32676;?#26757;高了两三品,至少在气质上,许姑娘可算是女人中的女人。

    寒梅的美是不同的,很少穿显露女性动人风华的衣裙,而且有时冷若冰霜,所以绰号叫寒梅,令男人不敢亵读,不得不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,即使她美如天仙,一旦摆出庄严的女神面孔,会让男人却步倒尽胃口的。

    寒梅就是这种女人,而且名列武林七女,以侠女自居,所以路见不平便插手管闲事。电剑公子不?#20204;埃?#25152;说的那些果唾,语气阴森冷厉的话,她一听,就直皱眉头。这种女人,实在并不真的可爱,电剑公子认为,找到了更可爱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回到寄宿处,他仍有点失魂落?#24688;?br />
    许姑娘说:“如果你放手,我将是你最要好的朋友。”他印象最深的,是下面的一句,“甚至会成为你的红粉知己。”

    红粉知己,这代表什么意义?难怪他久久仍有点失魂落魄,这句话充满?#29992;?#39118;情,流露出令人心荡的绔念。

    迎接他的人,是寒梅和飞龙剑客。

    “陈兄,那女人是怎么一回事?你没事吧?”寒梅关切地问。

    “想联手合作的人。”他含糊其词:“姓许,来历?#24187;鰲?#21734;!

    有动静吗?”

    “那边。”飞龙剑客向客店方向一指:“即将有惨烈的厮杀,?#34892;?#22810;黑衣人正准备发动。”

    “黑衣杀手?”

    “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与那晚上仰天寨偷袭的人一样打扮?”

    “有点不同。”寒梅?#21491;?#34917;充:“这些人都带?#35828;?#21073;。出现在仰天寨的杀手,只带了匕首。”

    “哈!黑龙。”他语气肯定。

    “谁也不知道。除非他们表白身份。”飞龙剑客苦笑:?#26263;?#20986;动如此众多的人手,除了两条龙和九幽门之外,别的人无此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神龙的人出动,左?#30452;?#23450;戴了鹿皮手?#20303;?#25105;敢断定,今晚这些人一定没戴手?#20303;!?br />
    “有几个人经过这附近,的确没有戴手套的人。”飞龙剑客不住点头:“我看得真切,他们也没带大型暗器囊。迄今为止,这期间英雄好汉耀武扬威,牛鬼蛇神群魔乱舞,神龙一直甚少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走,咱们去浑水摸鱼。”电剑公子兴奋无比:“去几个人就够,去多了恐怕会殃及池鱼。”

    这次,也去了五个人。由一个五短身材的大汉,递补罗兄的?#34180;?br />
    客店就在左近不远,往来十分方便。

    他们改从巷道接近,小心翼翼探进,窜了半条小巷,便听到杀声破空传到。

    “快走,打起来了。”电剑公子更为兴奋:“注意不要露面,以免麻?#22330;!?br />
    “咱们犯不?#24597;?#38754;。”飞龙剑客有点不安:“咱们人太少,棵神龙和九幽门也来了,必须特别当心,可不要钻进他们的夹缝里,肯定会受多三方面的疯狂攻击。陈兄,咱?#24378;?#28145;入。”

    ?#30333;?#23665;观虎斗的技巧我懂,放心啦!赶两步。”

    客店中,暴风雨似的情势展开了。

    三十余名黑衣人,狂?#26263;?#21521;几间客房进攻,冲入房内的人,便再也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门窗都是大开的,任由入侵的人长驱直入,里面黑沉沉,进去一个死一个。

    三十余个人,攻击藏匿在房内严阵以待的十二个高手,那?#36127;?#26159;自杀式的绝望攻击,一冲入门窗便注定了要丢命,里面的人不用暗器也可将人摆平。

    这次,张姑娘与三总管周杰不再出房与来人打?#22351;溃?#20219;由入侵的人叫骂、挑战、威吓、大开门窗熄掉灯火,等候对方冲入送死。

    黑衣杀手在轮番数次愚蠢攻击之后,已经损失了十二个人,攻势顿挫,不再有人逞强冲入了,只能分布在屋上屋下,破口大骂高声?#22995;螅?#25226;最恶的粗野的脏话一一搬出,夜空中不堪入耳的叫骂声,全镇?#36127;?#30342;可听到。

    这些脏话,用来刺激一个女强人,?#36127;?#19975;试万灵,会把女强人激怒得发疯。

    张姑娘不但没被激怒得发疯,反而更为冷静沉着。

    她带了一位侍女,?#30452;?#28508;伏在门窗后,以超人的耐心?#22836;从Γ?#27627;无怜悯地向冲入的人悄然出剑攻击,来一个杀一个,出剑绝?#23731;?#37239;无情,没有人能越雷池一步。

    百了果婆更是阴狠冷酷、偷袭暗算的专家。

    短手杖比刀剑更具威力,黑暗中杖杖?#26053;?#19968;击必中,策应张姑娘主婢,专门收?#30333;?#38553;而入的漏网之鱼。

    敢?#32769;?#20914;入的人,都是最勇敢、最膘悍、最以为自?#27627;?#19981;起的高手,结果,这些人死得最快。

    终于,不再有人?#39029;?#20102;。

    院子里有三个人,用最不堪入耳的脏话,向黑暗的房间叫骂,想激房内的人出来决战。

    房中丢出三具死尸,没有人出来。

    房侧方不远处是另一座小院子,也有三个黑衣杀手,爬伏在瓦面上,随时准备扑下,搏杀任何想出来的人,像伺鼠的猫。

    房内的人据险死守不出,这些人真不?#20197;?#20914;进去送?#28291;?#21482;好在外面四周伺伏,等候房内的人出来。

    对面邻舍的屋脊后侧,电剑公子五个人爬伏在脊后,居高临下看得真切,三个杀手的举动,清晰地呈现在眼下,相距仅三丈多一点。

    “是黑龙,没错。”电剑公子低声向身侧的飞龙剑客说:“咱们把这三个混蛋弄到手,看看到底是何人物,一定可以知?#28291;?#20182;们白天以何种面目身份出现,多少可以了解黑龙的一些底细。”

    “像那天在仰天寨出现的杀手吗?”飞龙剑客追问:“陈兄,如果失手,咱们将与黑龙结仇,日后日子难过,你考虑过后果吗?”

    “很难弄到活口。”另一位同伴说:“我可以用暗器送他们下地狱。陈兄,扑出去相当危险,瓦面上形迹难隐,说不定反被他们的暗器?#35328;?#20204;留下呢!咱们不知道这三个家伙是何人物,一被缠住那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这三个杀手的武功?#20154;?#20204;高,扑下去不啻羊投虎口,后果?#29616;兀?#20309;况附近还可能有杀手快速地?#20384;?#25509;应,想脱身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“咱们犯不着替姓张的小女?#35828;?#28798;。”另一位大汉,更露骨地表示反对:?#30333;?#19968;个旁观者,必须保持冷静,浑水摸鱼如果水不浑,能摸得到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们掳走了王小辈,咱们哪有希望?”电剑公子显得有点焦躁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可能成功,老弟。”那位中年人语气中信心十足:“夜间大举袭击,失去天时地利人和,如果能成功,除非是老天爷有意偏祖他们。以在下来说,大白天,我们三个人也对付不了百了枭婆。夜间闯进屋子里缠斗,死的一定是我们。”

    脊角突然人影幻现,一个黑袍蒙面人在脊尖站得笔直,袍袂飘飘,阴森森带有几分鬼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江湖龙蛇不知自爱,胆敢跟在附近混水摸鱼。”

    这人的语音也带有几分鬼气:“你们应该知难而退,走得?#23545;?#22320;脱出是非圈。这是两条龙与九幽门的竞争,不自?#23458;?#24819;参予竞争的人,一定?#28291;?#24555;滚!”

    “黑龙!”飞龙剑客心中发慌。

    “不是黑龙。,,电剑公子挺身站直:“九幽门,穿长衫便于装神弄鬼。黑龙出现穿杀手装,行动灵活以狂猛著称。这位?#24066;?#31359;黑袍,定然是九幽门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猜对了。”黑袍人的口气有调侃味:“我知道你,你是颇有名气的电剑公子,最近你召集了不少牛鬼神蛇,不死心妄想获取藏宝图。不要做白日梦了,阁下,你那些乌合之众,不能在龙口中争?#22330;!?br />
    “你九幽门配吗?”电剑公子举步向对方接近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。”黑袍人傲然地说:“本门人才?#30473;茫分?#26007;力,两条龙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是人?#24597;穡俊?br />
    “勉强可算是人才。在本门,我这种人只能算是二等人才。

    人数可用车载斗量来形容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要?#20801;?#20320;是不是二等人才。”

    “阁下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冷笑,电剑公子声到、?#35828;健?#21073;到。身动、撤剑、发招,似乎在眨眼间一气呵成,剑出如电闪,速度之快无与伦?#21462;?br />
    这才是他电剑公子绰号的由来,对面的人根本看不清剑从何来。

    一声长笑,黑袍人仰面便倒,在剑尖?#26263;?#19979;了,倒下去便形影俱消。

    “你没击中他。”飞龙剑客高?#23567;?br />
    电剑公子不死心,跃落屋下搜寻。

    中年人脸色大变,早?#35328;?#25163;的剑在发抖。

    “这?#27490;中?#22768;我不陌生,他……他是……”中年人拉住要抢出协助电剑公子的飞龙剑客:“不可追赶,他的暗器可怕。”

    下面黑沉沉,突然传出一声怪响,有火星跳动,是剑击中金属暗器的声晋。

    人影飞升,是澈回的电剑公子。

    “厉害!,电剑公子嗓音不正常:“黑夜中应付会折向的暗器,防不胜防。该死的,这混蛋是何来路?#21487;?#24418;如此快捷的人使用暗器,该下地狱。”

    ?#20843;?#32769;哥可能知道他的来历。”飞龙剑客向中年人一指:“他对那人的笑声不陌生。”

    ?#20843;?#32769;哥,那人是何来路?”电剑公子向中年人问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的暗器是旋风锥……”孙老哥的语气,仍然不十分稳定。

    “确是沉重的管状暗器。”

    “夺魂旋风锥。”孙老哥肯定地说。

    “夺命一锥欧不群?,电剑公子是老江湖,一提暗器名称便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“没错,是侠义道声威震江湖的超等高手,锥折向飞旋难料定向,发则必中。”

    “咦:这混蛋怎么可能投身九幽门?”电剑公子骇然变色:“他是侠义道名人,怎么可能投身黑道恶名昭彰的九幽门?混蛋!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他。”孙老哥坚决地表?#23613;?br />
    “如果是他,这一锥他显然手下留情。”电剑公子惊然而惊:?#20843;?#20197;速度甚慢,似乎他恩保持侠义道的作风,用?#26029;?#21804;我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走吧!如果那混蛋知道咱们猜出他的身份,回来收拾我们人口,他的锥就不会用来吓唬。锥到命除,咱们谁也休想?#30007;痢!?#23385;老哥惊络地提出警告。

    “真得小心这混蛋去而复来。”电剑公子不再狂妄,首先撤走。

    下面屋格潜伏的三个杀手,?#35328;?#22842;命一锥现身时,匆?#39029;?#36208;了,全店已无动静。

    黑龙袭击失败。不得不知难而退,沉重地带走丢出院子的十二具尸体,从北面撤走了。

    房中掌起?#35828;疲?#31354;间里流动着血腥味。

    百了枭婆与张姑娘,坐在床前的条凳上。

    床上的王若愚正在活动手?#29275;?#25298;绝张姑娘的搀扶,终于挺起了上身,利用自?#27627;?#37327;坐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苍白,双目无神,谁都可以看出,他是一个人病缠身、贼去楼空的人。

    从他吃力地挣扎,要凭自己的力量活动的情形看来,他求生的意志极为强烈,而且信心十足,是以大无畏的意志和力量,向阎王爷和死神挑战的勇者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紧吧?”姑娘忧心忡忡,无比关切,焦的地低闷、“还好,只是软弱得很,”他说话缺少元气,但咬字清晰稳定:“谢谢你们冒万险帮助我,我十分感激,我算是从鬼门关内逃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毒?#22993;?#31163;体,这时说已逃出鬼门关,是不是说早了些?”百了枭婆苦笑:

    “除非能找到用毒的宗师百毒天尊柳成龙,不然天知道你能拖多久?”

    “老婆婆,敢打赌吗?”他脸上出现扭曲的笑容,笑容相当可怕。

    但听口气,他的心情是愉快的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还笑得出来?”百了枭婆直摇头:“打什么赌?”

    “赌毒己离体了。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,追魂女魅七步追魂针奇毒,没有她的独门解药,是不可能自行消散或离体的。她与闲云真人所淬炼的毒药,以铅汞一类刚毒为主,这类毒物决不会自行消散或离体。

    以号?#26399;?#20025;的寒?#25104;?#26469;说,?#36828;?#20102;一定会毒发而死的,停止服用决不会消散,时间一到非死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七步追魂针的毒,毒发的症状是虚弱、软?#34180;?#33806;缩。气竭,奄奄待?#23567;!?br />
    “没错,这就可任由那鬼女人宰割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,却是高烧不退。”

    “寒?#25104;?#25165;会体温高升,严冬也需浴雪……啊,你难道中的是寒?#25104;?#27602;?”

    “寒?#25104;?#26159;不畏寒的仙丹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体内发挥自疗功能,我也用神功迫毒质排出体外;两方的力能激荡,所以体热如焚。婆婆,张姑娘,真得谢谢你们呵护的盛情,我体内已经余?#25937;?#28040;了。今后,就等体能复原啦!我需要食物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天!”张姑娘跳起来:“我替你准备食物,正好有鸡熬汤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能吃下五只鸡,张……卿云姑娘,不要?#28291;?#35874;啦!”他伸脚下床挣扎着站起来,晃了两晃站稳了。

    外面,传来一声震耳的?#28552;取?br />
    百了枭婆一蹦而起,抓起了手?#21462;?br />
    “婆婆,不必理会,周总管应付得了。”张姑娘毫不紧张。

    对三总管周杰?#34892;?#24515;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来得真的很勤快呢!”王若愚挫了挫钢?#28291;?#26080;神的双目冷电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?#20843;?#20046;全天下的贪心鬼都来了,要在你断气之前问出藏宝图的下落,真是岂有此理。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两三天恢复体力,届时?#19968;?#21578;诉他们的。”他活动手?#29275;?#35821;气凶狠:“这些贪心鬼惹火我了。从鬼门关逃回阳世的人,报复的手?#38382;?#21313;分可怕的,明天,能把我送回府城去吗?”

    “送回府城?”姑娘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能逃三天,也难以支持三天。”他冷静地分析:“各方牛鬼蛇神,全往这条路上赶。你们反而往回走,他们就乱了计划,出乎意外,措手不及,不可能临?#22791;?#21464;计划,集中全力半途攻击,所以沿途必定有惊无险,十个八个人你们应付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吗?”百了枭婆也大惊小怪:“府城正在大捉江湖亡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将兵刃留在龙门山的香山寺,两个人赤手空拳将我送至府城,光明正大,落店在?#23601;?#22346;的东都老店。那一带是伊王府的王亲国戚活动处所,牛鬼蛇神天胆也不敢在那一带撤野,正是最安全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我带你去。”姑娘下定决心:“我不是江湖人,是游历天下的名门淑女。王兄,你落过案吗?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,我也是正正当当的殷实大户人家的子弟?#21073; ?#20182;轻松地说,?#20843;?#20197;我断定?#24189;细?#30340;公人,不会对我无礼。即使弄到班房盘查扣押,总比受到鬼蛇神群起而攻好多了。住几天监?#21361;?#27491;?#27809;?#22797;体力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我耽心……”

    ?#26263;?#24515;中州双奇、三眼灵官那些人?”

    “是?#21073;?#25105;知道他们曾经见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啦!他们不会乘人之危。那些地方豪强与白道人士,有时也相当可爱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依你。”百了枭婆叹了一口气:“咱们真的不能支持三天逃亡的?#32043;眨?#24448;南走愈走愈荒僻,任?#38382;?#22320;,他们都可集中全力凶狠地袭击,决难保护你的安全,说不定会全军覆没呢!”

    “这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。”姑娘向?#23458;?#36208;,在房门口转头嫣然一笑:”王兄.我认为你一定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们一定成功。”他也展颜一笑,纠正姑娘的话——

    文学殿堂扫校

上一页 《金门圣女》 下一页
Copyright © 2012-2020 武侠小说@天涯书库 版权所有
极速时时彩吧
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世界杯线上娱乐 快速时时走势图 时时彩平台网址 上海时时票 可以提现的棋牌官方 王者荣耀芈月胸漫画 重庆时时个人技巧经验 河北时时开奖号码走势图 快三买大小实用技巧 北京塞车开奖结果历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