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首页 | 武侠小说列表 | 作家 | 网络同人 | 玄幻修真 | 小说排行榜 | 推荐作品 | 言情小说 | 都市小说 | 短篇武侠
  武侠小说->《云梦城之谜》->正文
第六卷 第三章 特备节目

    乌子虚在蝉翼、艳娘等整桌人疑惑的眼神盯视下,长身而起,朗声道:“各位来宾,各位贵人贤达,看过精采的歌舞表演后,轮到小弟和我的美丽女拍档登场了。”

    无双女此时由两掌掌心升起的火焰由蓝转黄,再由黄转红,焰火收缩至两尺许高,乌子虚的声音从后传来,她却完全?#24187;?#30333;他在搞甚么鬼。

    她和乌子虚的约定根本不是这样子,可是在目前的形势下,她却没法反驳他,阻止他,最大的问题更是不知如何配合他。

    坐在主席的丘九师和百纯,见乌子虚起身离席,大声发言,惊?#26723;?#22836;皮发麻。在他们眼中,乌子虚这样做与送死没有任何分别,季聂提绝不会错过如此良机。他等于变成了一个活靶,以敌?#35828;?#36523;手和超级武器,保证每一箭均可命中红心。

    季聂提回神过来,猜到无双女真正的身份。从他的角度看去,乌子虚从大堂的另一边走过来,中间隔着无双女,而后者离他只有十多步的距离。只要他敲响铜锣,弩箭可从四面八方射向五遁盗,肯定他死得很惨,偏是没法敲下去,因会殃及无双女。

    ?#32422;?#20837;厂卫后,他首次拒绝从利害关?#31561;?#20915;定一件事。薛娘是他最爱的女人,他怎也没法下毒手杀害薛娘的女儿,何况她活脱脱是薛娘的另一个化身。

    乌子虚看着无双女的香背举步,此时藏在腰间的夜明珠再没有绽放金光,他的心神处于晶莹剔透的境界,完全掌握到环境对他有利的诸般因素,唯一?#24187;?#30340;是敌人为何不乘机发动,却晓得其中必有因由,此正为云梦女神提醒他采取行动的道理。

    随机应变。

    全场数百人屏息静气,听他说话,看他葫芦里卖甚么药。

    乌子虚道:“我们这回的表演别出心裁,保证各位不但没有看过,想都该没有想过。既是妙趣横生,又是惊心动魄,不但有大群伙伴兄弟合力制作,还有两位神秘表演嘉宾通力合作,各位最要紧是安坐位子上,不论箭来剑去,斧往枪来,千万不要乱动。”

    丘九师和百纯听得面面相觑,这家伙竟当众提醒他?#21069;?#25569;逃走的机会。

    丘九师心忖这个“惊喜”实在太过份了。刚才季聂提站起来,被他发现,其后季聂提的心神变化,亦收入眼里,隐隐感到季聂提与场上表演幻术的美女?#24418;?#22937;的关系,登时令他联想到云梦女神巧妙的安排?#23395;鄭?#20449;心陡增,仰天笑道:“敢问乌兄这个表演有甚么名堂?”

    此时乌子虚神态轻松地来到无双女身后,笑应道:“当然是我天下无双的遁术。”

    说毕倏地从无双女背后抢出,傲立无双女前方。

    季聂提早把铜锣铜棍?#19968;?#33136;间,从席位闪出,手往后背拿着四弓弩箭机,移往胸前,大喝道:“动手!”

    全场哗然下,乌子虚举手向天,机括声响,十?#27490;夜?#30005;射而出,掠过主梁两寸许后,倏地回缩,巧妙的?#24230;?#27178;梁去,同时往上跃起,藉回收的力道,就那么冲天而去,直上横梁。

    季聂提弩箭机往上瞄去,连珠发射。

    杂在宾客中的厂卫高手,见头子动手,哪敢犹豫,人人弹跳起来,手上的弩箭机瞄准乌子虚发射。

    嘉宾们怎想到表演有此突变,如斯刺激紧张,看得呼吸屏止,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“笃笃笃笃!”

    季聂提的四枝弩箭全射入横梁去,差一点才追得上翻上横梁的乌子虚。

    乌子虚大嚷道:“轮到拍?#30340;?#34920;演幻术啦!”

    边说边手脚并用,灵活如猫般爬往横梁的西端去,弩箭像飞蝗般从下方射?#20384;矗?#19968;些插入横梁,一些射空直上屋顶,随着乌子虚移到哪里去,弩箭就追到那里去,总差一步?#25293;?#21629;中他,当乌子虚抵达尽?#35828;?#19968;刻,主横梁由中央?#20102;?#22788;的一截箭矢布阵似的排列着,情况既惊险?#21482;?#31293;。

    眨两眼工夫,季聂提一方的人已射尽弩箭机上的弩箭,这时哪来时间装上另一机弩箭呢?

    众嘉宾采声雷动,如此精采的表演,的确从没有人想过。

    无双女闻乌子虚之言,如梦初醒,就地旋转起来,烟花弹不住从衣内飞出,射往敌人。谁站着,谁就是敌人。

    灯光转暗,原来有?#21018;挡实?#24573;变得?#26723;?#26080;光。

    烟花弹爆开一团又一团的彩烟,红?#30701;?#30331;时烟雾弥漫,情景瑰丽诡艳,乌子虚似已遁?#26790;?#24433;无踪。

    丘九师看得豪气干云,拉着百纯跳将起来,大喝道:“神秘嘉宾就是在下和百纯姑娘,这台遁术加幻术的表演,真正的戏目是逃出红?#30701;謾!?br />
    封神棍来到手上,照面往对席的胡?#24853;?#21435;。

    季聂提已完全回复了一贯的冷静,心忖一个都走不了,放开弩箭机,任它垂挂腰际,从腰带取出铜锣敲棍。

    蓦地乌子虚出现在大堂半空之上,头下脚?#31995;?#21315;秋?#24853;?#21521;无双女,大叫道:“双双!”

    无双女看得心中佩服,这家伙的身手实不在?#32422;?#20043;下,再一个旋身外袍像?#40644;?#20044;云般往季聂提罩过去,?#32422;?#21017;往上全力跃起,心中祈求索钩可支持他们两?#35828;?#37325;量,玉手上?#21073;?#36865;入乌子虚往下抓来的手里。

    四手紧握。

    百?#21487;?#25163;用力抓了钱世臣肩头一记,以这方武向钱世?#20960;?#21035;,然后追在丘九师身后,离席往后门的方向冲去,此时丘九师扫得胡广跆踉跌退,百纯忙补上一脚,撑在他小腹处,胡广应脚滚跌入另一边的两席间处。

    季聂提后退避开无双女的衣袭,铜棍朝铜锣重重敲去,只要锣声连续响起,他的人会从每一道门窗扑进来,最后胜利将肯定属于他的。

    坐在位子里的钱世臣目光没有离开过季聂提,见状人急智生,向周胖子喝道:“击鼓!”

    周胖子连忙向前门的乐队打出击鼓奏乐的手势,可惜烟雾处处下,乐队没有?#20174;Α?br />
    乌子虚和无双女表演半空杂耍般往东面一扁窗子荡去。

    铜棍重击铜锣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个惊雷在红?#30701;?#19978;方爆出震慑全场的激响,轰得人人耳朵欲聋,一时再听不到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酝酿多时的暴风雨终于来临,以一响轰天震地的霹雳揭开序幕。

    季聂提的锣声被轰雷掩没,连他?#32422;?#37117;听不到锣声,更遑论其它人。更惊?#35828;?#26159;?#23454;?#19968;?#21040;?#19968;盏的转暗,分外使人感受到堂外电光打闪、恶雷吼鸣的惊人威力。

    季聂提全身发麻,一时没法作出?#20174;Γ?#33258;懂人事以来,他从未如此震撼,就像被鬼神捏着了咽喉,生出力不从心的无奈感觉。

    雷暴终在他最不想它发生的一刻发生。

    “啪喇!”

    窗架?#25169;椋?#20044;子虚和无双女先后破窗而出,落到主堂与辅楼间的长廊去。

    后堂的一截空间全陷入暗黑里去,丘九师和百纯隐?#40644;渲小?br />
    季聂提清醒过来,抛开此刻等同废物的铜锣铜棍,大喝道:?#30333;罰 ?#39046;先奔往正门。

    众厂卫人人身经百?#21073;?#38395;言分头追往前后门。胡广亦从地上爬起来,追在季聂提身后。

    剎那间红?#30701;没?#22797;平静,一?#26723;?#25509;一?#26723;?#22238;复明亮,堂外?#23376;?#20132;加,特别比对出大堂的灯火辉煌,安全热闹。

    周胖子惊魂甫定时,全场喝采声雷动,盖过了堂外的雷响雨声,不知谁先站起来,接着人人起立鼓掌,为刚才惊心动魄,精采绝伦的“表演”喊破喉咙。

    钱世臣神色平静的向周胖子道:“还不上酒?#32781;肯?#26395;?#26494;?#19981;会太差,最后一餐希望可以吃得好点。”

    周胖子长身而起,记起丘九师说老天爷是站在我们一方的这句话,兴奋的振臂道:“多谢各位欣赏。上酒菜。”

    钱世臣掏出小瓷瓶,在这一刻,他诚心希望丘九师可带百纯逃出岳阳城,逃离季聂提的魔掌。

    辜月明在离吊桥百多步外飞身下马,要灰箭留在城外,?#32422;?#26397;吊桥奔去。

    此时登桥处众集了近百想人城的人,骡车马车排成长龙,部分人更与阻止他们登桥的厂卫据理力争,场面混乱。

    辜月明望向城门,城楼城墙站满了厂卫,过半人手执长弓,这一关绝不易闯,以他的剑术亦没有绝对的把握,何况还要应付守门的敌人。

    城楼上一个武官正向他指指?#24853;悖?#26174;是发现他的行踪,下令阻止他。

    武官旁一个手下举起号角,正要吹响。

    狂风刮至,卷起漫天?#23601;粒?#31895;大的雨点无情的打下来,接着一道闪电裂破了厚重的乌云,火蛇般从天而降,在城楼顶上爆开电火,轰隆激响,整座岳阳城都似摇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城楼城墙上的敌人东倒西歪,狼狈至极。

    苦待登桥的人生出?#21482;牛?#38632;打事小,?#30528;?#20107;大,趁截路的厂卫惊惶失措的一刻,?#40644;品?#38145;,蜂?#26723;?#26725;,后面的人还以为?#29468;?#32773;看在?#23376;?#20998;上,格外通容,忙争先恐后的驾着骡车马车,登桥而去,就像堤坝?#40644;?#24320;缺口,水势冲奔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辜月明大叫天助我也,白?#38431;?#20986;鞘,混在慌忙登桥的大队里,往城门杀去。

    电闪和激雷交替着,令人睁目如盲的烈芒后是令人失去视力的黑暗,一时对面不见人影,一时又竖耳听不到任何声音,在狂风暴雨的鞭挞下,一切再不能以常理视之。

    乌子虚晓得他的女神已为他制造出最佳的?#30001;?#24418;势。无双女和他破窗而出,廊道的?#23454;?#24050;被狂风吹熄,一道闪电在附近闪耀,连一向自翔视力过?#35828;?#20044;子虚也看不到东西,更不要说守在那里苦待近半个时辰的一众厂卫。到乌子虚和无双女来到他们中间,他们已失去了原有的优势。值此雷电交加敌我难分的情况下,人少的一方肯定占上便宜。

    乌子虚想也不想,朝挂瓢池的方向闯,硬切入四个手持武器的敌人中间,接着弹旋而起,两脚连环踢出,分别命中四敌的下阴、丹田、胸口和面门,身手之灵活狠?#20445;?#36861;在他后方的无双女也自叹弗如。这个家伙绝对是徒手搏击的宗师级人物。

    无双女连翻两个觔斗,赶过乌子虚,长鞭左?#19968;?#25171;,另两敌立即惨叫,掩面跌退。挂瓢池在望,两人暴露在长廊外的风雨下。

    乌子虚越过她时顺手拍拍她香肩,还有时间说笑道:“双双?#35828;茫?#20320;负责殿后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他已迎上前方池台杀来的敌人,就以一双手对付白刃,竟没有人是他三合之将。无双女的长鞭在如此乍暗乍明的情况下,更是神出鬼没,威势?#23545;觶?#36861;来的其中两敌直至面门中招,仍弄不清楚被甚么东西打?#23567;?br />
    长廊的厂街陷于极度混乱中,?#26174;?#32773;根本不晓得目标人物已脱身出来。

    蓦地长廊通往广场的一端传来叱喝声,无双女抢到乌子虚身旁,长鞭如毒蛇吐芯,专?#24853;?#20154;面门的脆弱位置,向另一边向乌子虚叫道:“还要表演吗?敌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往前攻去。

    乌子虚知她指的是季聂提,心中叫妙,季聂提是一错再错,误以为他们会闯到广场,遂从正门追出来。眉头一皱,计上心头,藏在袖里的十颗黑烟弹往长廊通往广场的方向?#24230;ィ?#28982;后抢到池台与无双女并肩作?#21073;?#27492;时后方陷进浓烟里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电芒?#34987;?#32780;下,触地时爆开眩目的火光,骇得前方敌人四散逃开,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下一刻乌子虚和无双女已脱出重围,衣发尽湿。

    无双女一把抓着乌子虚的衣袖,娇呼道:“这边走!”

    乌子虚见她扯着?#32422;?#26397;辅楼的东廊奔去,几乎喝采叫好,这一着是他没有想过的,当季聂提从辅楼西廊追来,他们则从另一边溜往广场去,值此大乱的形势下,他们确有可能从外院门杀出去,赶在所有敌人前方,先一步到达南城门。

    ?#26263;保〉保〉保 ?br />
    神勇盖世的丘九师封神棍拉长至极限的六尺,见刀劈刀,见枪挑枪,骤然发难下,把守后门的厂卫又是仓卒应?#21073;?#30331;时吃了大亏,不是兵器吃不住他的神力甩手飞脱,就是被他击中要害,抛跌倒地。

    丘九师冲出后门,再来个横扫千军,惨叫声和兵器落地声连续响起,本稳如铁桶的封锁线登时缺口大开。

    雷电风雨对敌人最大的影响,是彻底破?#30423;说腥说闹?#25381;系?#24120;?#20196;敌人遇变时无从变阵和组织?#34892;?#29575;的反击,整队?#30423;?#26377;素的厂卫,沦为各自为战的乌合之众。仿如一个孔武有力的巨人,竟没法控制四肢的动作,只余捱揍的分儿。

    而丘九师的封神棍却最擅攻坚,可长可短,远攻近击,均是威力无俦。他更惯于应?#24230;赫剑?#26681;本不惧对方人多,敌人愈多,他的?#20998;?#24840;是昂扬,感觉愈?#32431;臁?#27492;时封神棍缩为三尺短棍,破入敌人丛中,确?#26723;?#32773;披靡,无一合之将。

    追在他身后的百纯轻松自在,帮不上忙,亦不用她帮忙。横风竖雨、雷电交加里,池台人影幢?#20445;?#20294;通往马厩一方的?#26391;?#21364;最是薄弱,心中一动,领先往马厩的方向冲去,一把长剑迎面劈至。

    百纯娇叱一声,避过剑劈,矫捷如龙的闪到那人身旁,先给对方丹田气海处来一记埋身膝撞,痛得那人弯下腰去,再劈手夺了对方长剑,顺手挡格从左旁刺来的长枪,大嚷道:“九师!随我来!”

    敌人滚地翻跌下,丘九师已来?#20102;?#36523;旁,大笑道:“百纯到哪里去,我丘九师奉陪到?#20303;!?br />
    辜月明越过吊桥,抢着入城的人群车马仍是争先恐后,蜂拥而来。原来在吊桥上的厂卫被逼退返城内去,在这样仿如末日的混乱情况下,不要说扯起吊桥,关上城门都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辜月明在城?#25490;?#36148;墙站立,等待时机。

    豪雨像?#40644;?#31548;罩天地的超巨大瀑布,没头没脑的倾泻下来,激雷在?#33073;?#30340;云层咆哮怒鸣,盖过了一切的声音,闪电不住划破黑暗,似能威胁到每一个人,远近的树木在风雨中狂摇乱摆,岳阳城只能默默忍受。

    他心中?#40644;?#23425;静,记起乌子虚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他和乌子虚的组合肯定是无敌的组合,因为有云梦女神加入。

    他见到进城的队尾了。

    他会是最后的入城者,并守在那里,直至乌子虚、双双、百纯和丘九师抵达城门。

上一页 《云梦城之谜》 下一页
Copyright © 2012-2020 武侠小说@天涯书库 版权所有
极速时时彩吧
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老时时走势图 体育彩票为什么不能买中超 五大联赛每年都有吗 3d开机号开奖 海南老牌七星彩投注网 快乐赛车计划下载 20选5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体彩30元好彩头元宝 MG摆脱游戏如何加减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