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首页 | 武侠小说列表 | 作家 | 网络同人 | 玄幻修真 | 小说排行榜 | 推荐作品 | 言情小说 | 都市小说 | 短篇武侠
  武侠小说->《云梦城之谜》->正文
第六卷 第二章 红楼夜宴

    悠扬的乐声中,在周胖子陪同下,钱世臣第一个踏足开封后的红?#30701;謾?#23613;管他的心情恶劣至极点,仍看得稍振精神。左右各三排,每排十三张的大圆桌,罗列两旁,中间腾出宽十多步的宽阔空间,使人没有挤逼的感觉。

    钱世?#23478;?#30524;看去,已认出自己的桌子。有别于其它筵席,主桌铺上金色的布,比?#20113;?#20247;桌白地红叶纹的花布,更显得金碧辉煌,夺人眼目。位置则是红?#30701;?#20013;央靠右的位置。

    由红叶楼八位最当红姑娘组成,以百纯为首的迎宾团,率领着十多?#24187;?#23138;,穿上时尚的华衣丽服,?#40644;?#21521;他俭衽施礼,齐声唱喏道:“欢迎主礼嘉宾湖广布政使司钱世臣钱大人莅临。”

    那种天籁般的女声顷唱,个中的温柔滋味,在这个落难的时刻,让钱世臣分外有魂为之销的奇异滋味。

    百纯排众往钱世臣迎?#20384;矗?#21608;胖子则打了个手势,原本悠扬的乐音,忽然倍数般提高,变得鼓乐喧天,节奏强劲,登时满堂喜庆,一派节日的气氛。

    百?#30475;?#26102;来到钱世臣另一边,伸手轻挽他左臂,其它七美则迎向他身后紧随的季聂提、胡广等一众宾客。

    钱世臣醒觉过来,知?#20048;?#32982;子看穿他出了问题,特别为他制造求助的机会,这个时机眨眼即逝,只要胡广追?#20384;矗?#21448;与他同坐主席,他将错失时机。

    钱世臣低声在百纯耳边道:“给我见血封喉的毒药,千万拜托,?#20197;?#27809;有另一个选择。”

    乌子虚坐的那席,全是红叶楼的人,包括艳娘和蝉翼,无双女更坐在他身边,其它则是执事级的人员。为方便工作,此桌位置是最靠近后门的一桌。

    此时宾客?#36861;?#20837;座,更多人则去争看乌子虚的八美图,挤得插针难下,气氛热烈,可见其受欢迎的情况。

    蝉翼和艳娘的座位是空着的,两人直至此刻仍没坐下来的空间。

    乌子虚向罩上面纱的无双女道:?#20843;?#21452;猜头盘是甚么呢?我真的很想知道,因为我今天没有时间吃东西,现在饿得要命。”

    无双女没好气地瞪他一眼,正要应他,一个声音在两人后方响起道:“这位是否郎庚先生?”

    乌子虚转头看去,见是个三十来岁的汉子,一身商家打扮,瘦瘦高高的,眼神藏而不露,颇是个人物。微笑道:“正是小弟,不过刮掉了胡须,是否顺眼多呢?你可以走了,因为已完成认?#35828;?#20219;务,现在你整个大堂的兄弟都清楚谁是五遁盗了。请代我向季统领传一句话,就是尽管放马过来。”

    那人脸色微变,欲言?#31181;梗?#32456;于去了。

    乌子虚若无其事的转过来,向无双女道:“我们说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无双女以一种惊异的目光盯着他,像到此刻才认识他那副模样。

    蝉翼来了,在乌子虚身旁坐下,神色紧张的低声道:“有没有见血封喉的毒药?”

    乌子虚愕然道:“要来干甚么?”

    蝉翼道:“是大小姐要的,她没有说明原因。”

    乌子虚道:“?#20351;?#19992;九师吗?”

    蝉翼道:“?#20351;?#20102;,他说从不带这种东西在身,还要我来问你。唉!大小姐怎会忽然?#21494;?#33647;呢?吓死人啦!”

    乌子虚道:“不用担心,肯定不是大小姐自己用的,而是应钱世臣的要求。现在整个红?#30701;?#20869;,最希望有一颗毒丸在手的正是他。”

    无双女道:“我有一颗,能穿肠裂肚,本是留来自己用的,现在送他吧!他可以了结自己,是便宜他了。”

    丘九师坐的是主席,旁边是百纯,接着是钱世臣、周胖子、胡广?#25512;?#23427;最有地位的几位宾客,共十人,此时有大半位子是空的,因为去?#31383;?#32654;图了。

    他有点后悔选择在晚宴举行期间逃走,到这刻他?#27966;?#21051;体会到季聂提的手段。在他留心观察下,发现三个可疑的人,此三人分布在不同的筵席处,而混入宴会的厂卫高手?#27604;?#19981;止三人,由此可推论敌人广布堂内,随时可骤起发难,攻击他和五遁盗。令他不安的是威力惊?#35828;?#22235;弓弩箭机,会误伤无辜。

    他并不认为五遁盗的计划是可行的。季聂提心狠手辣,绝不会因表演继续进行而暂缓发动,唯一决定他何时发动的因素,是部署完成与否。

    丘九师清楚自己和五遁盗正处于?#27426;?#21644;下风,更没法逆转这个形势,最?#24187;?#26159;他仍未找到季聂提的踪影。

    周胖子正和钱世臣、胡广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钱世臣固是强颜欢笑,百纯也因钱世臣可悲的境况失去了说话的心情,令气氛很不自然。

    蝉翼来了,俯身凑在百纯耳边说话,丘九师晓得蝉翼完成任务,取来毒药,交予百纯。想起钱世臣往日权倾一时的风光,今?#31456;?#24471;如此下场,不胜欷献。

    百纯手握盛有毒丸的小瓷瓶,犹豫片刻,猛一咬牙,从桌底伸手过去,轻触钱世臣?#31181;狻?br />
    丘九师则借机找胡广说话,引开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钱世臣摊开手掌,接着小瓷瓶。

    百纯并没有收回柔荑,顺势握紧钱世臣的手,钱世臣反握着她,粗壮的手掌轻微的抖颤,小瓷瓶夹在两掌之中,内藏能穿肠裂肚的剧?#23613;?br />
    百?#30475;?#19979;螓首,肝肠寸?#24076;?#22905;虽然对钱世臣没?#24515;?#22899;之情,?#31245;?#37117;是知交好友,且钱世臣从没有恃势欺凌她,赢得她的好感,想起他细说颛城旧事的风采,比?#20113;?#20170;天他凄惨的下场,怎能无憾!

    钱世臣的手停止抖颤,似是瓶中的毒丸,令他感到再?#25569;?#25569;命运。

    钱世臣放手,把瓷瓶纳入腰带里。

    百纯又找上他的手,在他?#20013;男?#20102;个“逃”字。

    钱世臣在她的手掌先写个“不”字,然后再写“药”字,接着轻拍她手掌,表示感激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叮!”

    入席的钟声敲响。

    乌子虚凑向无双女晶莹如五的耳朵旁低声道:“堂内有过百盏彩灯,真的会逐盏逐盏的熄灭,然后?#21482;?#22797;光明?”

    无双女无奈的忍受他亲昵的行为,黛眉轻蹙的道:“我也希望可以办到,但时间只容许在大半的彩灯做手脚,集中在靠近后门的彩灯。我和百纯已尽量拿准时间,希望效果不是太差。彩灯不是熄灭,而是转?#25285;?#22833;去了照明的作用,但时间只是十息光景,不用担心,?#19968;?#26377;其它方法掩护你。”

    乌子虚坐直身体,吁出一口气道:?#20843;?#21452;真的了?#40644;稹!?br />
    无双女讶然朝他瞧去,道:“你这样公然挑衅季聂提,不怕激起他的凶性?”

    乌子虚耸肩道:“有分别吗?”

    无双女愕然无语。

    鼓乐声起:由百纯领导的歌舞表演,揭开了晚宴的序幕。

    “楼观岳阳尽,川回洞庭开。雁引愁心去,山街好月来。云间连下榻,天上接行杯。醉后凉风起,吹人舞袖回。”

    三十六个娇滴滴的美女,穿上各色鲜艳夺目的彩衣,?#31181;?#38271;达两丈的飘带,不用载歌载舞,只是站出来亮相,已足令?#35828;叩姑?#37257;,难以自己,何况其中八?#24187;?#20154;儿,正是印像深刻的画中仙子,谁能不为之?#24853;埂?br />
    温柔的歌声整齐划一,仿似荡漾在洞庭湖上月照下粼粼?#20142;?#30340;微波,舒适得如美女深闺内的绣花床,爬了上去就?#21862;辉?#24847;离开。她们唱?#27426;?#29305;,咬字和?#40644;?#38388;逸出动人心弦的甜美,令颂赞洞庭湖的诗文清荡于红?#30701;?#24191;阔的空间里,摇曳着难以?#31181;?#30340;深刻情?#22330;?br />
    满堂数百宾客,人人鸦雀无声,呼吸屏止,像看着听着一个神迹的发生。

    红、?#21462;?#40644;、绿的各色彩带,在众美女的手上像活了过来的神物,随着她们或进或退,交织出各式各样的美丽图案,筵席间的深长空地,变成她们表演的舞台,看得人人目眩神迷,目不暇给。

    大堂内所有观者人人看得如痴如醉,钱世臣和丘九师更是另有一番滋味,只有一个人例外。

    季聂提坐的是离开主桌三张桌子的一桌,一直背对着丘九师,他的桌子是靠近正门一边的外排筵席。

    到歌舞表演开?#36857;?#20182;才转头望向主席的一方,因为他晓得胜利已来到他手里,丘九师即使发现他,仍是劫数难逃,所以他再没有顾忌。

    他从手下收到以秘密手法传来的讯号,他的人已进入攻击的位置,将红?#30701;?#22242;团围住,并把堂外所有人,不论是宾客的侍从还是红叶楼的人员,全部隔离在左右两座辅楼内,完成清场的大业。

    红?#30701;?#30340;内外全在他绝对的控制下。

    季聂提以冷眼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没有丝毫情绪的波动。自加入厂卫后,他已练就一?#30887;?#30707;心肠,而他之所以能攀上大统领之位,正因没有人够他狠。

    在这个能决定未来命?#35828;?#19968;刻,他更不会手下留情,而不论他们的攻击杀伤多少无辜,都不在考虑之列,只要能杀死丘九师和五遁盗便成。

    他?#32439;?#36802;回的从手下处收到五遁盗的口信,令他立即联想到辜月明,同样是那么令人恼火和可恨。他?#27604;?#19981;会因此动气,在行动的时候,他是不会意气用事的。

    季聂提已下?#21496;?#23450;,当歌舞表演完成的那一刻,便是他发动的时候,天王老子都不能动摇这个决定。

    他身上除四弓弩箭机外,还藏着?#24187;?#23567;铜锣,只要以铜棍把敲响铜锣,堂外枕戈以待的兄弟会封锁前后两门和每一扇窗,堂内处于各战略位?#35868;?#21017;同时发难。在三十七台四弓弩箭机的施射下,十个辜月明也没法活命,何况只是丘九师和五遁盗两人。

    铜锣敲棍,正分别拿在左右手处,在桌底静待那一刻的来临。

    辜月明和灰箭,立在一个小丘上,遥观城门的情况。

    自爆竹声从红叶楼的方向传来,他进入全面戒备的状态,全神贯注在城门的动静,?#35868;?#25569;时机对任何突发事件作出最适当的反应。

    天上乌云密布,厚重的垂云低压,令人心情沉重。出城的人大幅减少,入城者则是匆匆?#19979;貳?#30001;于时间尚早,往岳阳城的行人车马,仍是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忽然感觉有变,再没有人出城,一队城卫,从城门出来。

    辜月明心叫?#24187;睿?#39134;身?#19979;恚?#22868;下小丘,朝城门冲去。

    于此一刻,他晓得南门已换上季聂提的人,这队兵员是要截断入城的人流,然后把跨过护城河的吊桥扯起来,关闭城门。

    辜月明再没有另一个选择,只有硬闯城门,阻止敌人升起吊桥,还要守在那里,直至乌子虚、无双女、丘九师和百纯?#25191;?#22478;门。

    想不到曾和乌子虚说过的一句戏言,会变?#19978;?#23454;。

    ?#26263;?#23376;潇湘去不过,空余秋草洞庭间。淡扫明湖开玉?#25285;?#20025;青画出是君山。”

    乌子虚尚是首次听到百纯开金口清唱一曲,此时鼓乐齐敛,百纯?#20142;?#32418;?#30701;?#20013;央处,美女们众星拱月般以她为?#34892;?#20570;出各种娇姿美态,疏密有致的团团流转,令百纯时现时隐,比任何一刻更引人人胜。

    百纯歌声甜美,美丽的诗文由她娓娓道来,有条不紊地把内蕴的诗情画意安置在音乐的奇异空间里,令人感到人声是最佳和无可替代的“乐器”。仅是百纯的歌声,已足以俘虏堂内每一位聆听者的心。

    旁边的无双女起身离席,提醒他歌舞即将结束,到她下场表演的时刻了。

    蓦地感觉有异,他腰腹处竟发起热来。

    乌子虚暗吃一惊,低头审视,差点失声惊呼。

    自让钱世臣过目后一直失去光芒的夜明珠,竟又绽放金芒,不理灯火通明的情况,腰带也掩盖不住。

    我的娘!难道云梦女神?#35868;?#20010;别开生面的方法通知自己,现在是行动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此刻从任何角度看去,都该是最不适当的时机。

    云梦女神是要自己去送死吗?

    鼓乐倏起,这回节奏强劲,三十多?#35828;?#20048;队人人起劲地吹奏,没有任何保留。

    表演场上的变化更是没有人料想得到。三十六?#24187;?#22899;一改刚才的作风,变得浑身是劲,就那?#31383;?#24425;带随意投往嘉宾席去,登时满堂?#32433;?#22025;宾中年轻好事者连忙争相抢夺,大有抛绣球的热烈情况。

    然后众女脱掉罩身的华衣丽服,露出尽显她们曼妙曲线的各式紧身劲服,同时毫不吝啬的把外衣投往席上去,登时春色无边,引起更激烈的骚动,气?#24352;?#19978;高峰。

    季聂提没有想过会出现如眼前般的混?#39029;?#38754;,不得不站了起来,以保持?#21491;啊?br />
    主桌的一众?#35828;齲?#21253;括丘九师在内,没有人加入争夺彩带华衣的游戏,位于远处的五遁盗仍安坐?#27426;?#20004;个目标人物,似乎像他般对现在的情况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热闹的情况告一?#28201;洌?#19981;论?#35868;?#22833;者,均兴高采烈的返回座位去,颇有尽兴而归的味道。

    季聂提坐下来时,场上又现变化,三十六个美女人人脱胎?#36824;?#20284;的变作?#25226;?#22836;,满场游走,乱蹦乱跳,充满动?#35828;那?#26149;活力,看似各自表演,但混乱中又见统一,没有章法中见章法,极尽诱惑之能事,看得嘉宾们齐声叫好鼓掌,气氛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季聂提是见惯场面的人,也看得心中佩服,如此别开生面的歌舞表演,表演者与观众打成?#40644;?#20182;还是首次得睹。

    蓦地众女潮水般退往中央靠近后门的一方,?#19979;?#36215;来,使人忽然醒觉他们衣服的颜色,是经过精心的计算,配合得天衣无缝,由外缘的紫色,渐转为红、橙红、橙黄至中间百纯的雪白色,刚巧是一朵色彩夺目的鲜花的色相形状,教人看得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鼓乐齐歇。

    全场静得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众女悠悠清唱。

    “湖水秋月两相和,潭面无风镜未磨。遥望洞庭山水翠,白银盘里一青螺。”

    季聂提知歌舞表演已是尾声,作好准备,左手的铜棍可在任何一刻敲响铜锣。

    果然众女往四面散去,各自回席,喝采叫好声震堂响起时,忽然两柱蓝色的焰火从众女原先围拢处冲天而上,高至两丈,登时又吸引了全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火焰起处赫然俏立一位姿色不在百纯之下,千娇百媚的美女,身穿宽大的黑袍,蓝?#23138;?#26159;从她平肩侧举两旁向上的掌心喷发,情况诡异至极。

    她乌黑的秀发自由写意的垂在肩膊处,仿如瀑布。乌发黑袍,衬托得她更是肌肤胜雪,夺人心神。

    季聂提心神剧震,手拿的铜棍怎也没法击向铜锣。

    多年来再不受情绪支配、冷酷无情的铁石心肠,骤然间?#40644;?#24320;一个缺口,?#26790;?#33267;忘怀?#35828;?#24863;觉决堤而来,?#23395;?#20102;他的心神。

    眼前美女,活生生就像当年薛娘,连神气秀色也有八、九?#20013;?#20284;。

    一股莫以名之的哀伤,狂风般掠过心海,掀起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值此剎那之间,甚么权力财势、王侯霸?#25285;?#20877;没有半丁点儿的意义。

上一页 《云梦城之谜》 下一页
Copyright © 2012-2020 武侠小说@天涯书库 版权所有
极速时时彩吧
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22选5走势图幸运之门 pk赛车官网 玩时时彩高手盈利经验 新时时技巧 909手机棋牌 腾讯体育新闻 时时彩的危害有多大 安徽时时十一选五结果走势图 千喜排列三试机号金码 中国体育彩票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