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首页 | 武侠小说列表 | 作家 | 网络同人 | 玄幻修真 | 小说排行榜 | 推荐作品 | 言情小说 | 都市小说 | 短篇武侠
  武侠小说->《云梦城之谜》->正文
第四卷 第七章 话说当年

    钱世臣策马离开布政使司府,十八骑亲卫前呼后拥的,沿大街朝红叶楼驰去。

    漫漫雨粉从灰蒙蒙的天空洒下来,落在他脸孔上,有种豁了出去的痛快,更是他此时心情的写照。

    因东窗事发而来的恐惧已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大河?#35828;?#22768;誉在长江一带确实如日中天,手下将领和邻近的地方大臣,晓得有大河盟参与义举,无不?#20174;?#28909;烈。

    现在他已送走家人,再没有牵挂,被酒色财气消磨?#35828;?#38596;心壮志,又在心里活?#37202;?#26469;。他一直认为自己不是寻常地方官员,体内流的是古楚?#39318;?#39640;贵的血液,值此朝廷腐朽不堪的当儿,好应振臂而起,成就大功业。

    粮货正从各地源源不绝的送到岳阳城来,一批本应?#36865;?#20140;师的粮货亦被他扣在岳阳不发,即使朝廷大军压?#24120;?#20973;他兵精粮足的实力,随时可守个一年半载,待大河盟援军杀至,长江以南将尽入他手里。那时只有凤公公怕他,他再也不用惧怕任何人。

    钱世臣再没有任何顾忌。

    乌?#26377;?#25226;小艇划离风竹阁,望水香榭的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他的心境平静安详,因为再不会三心两意,一切依计划而?#23567;?#22312;满湖烟雨里,天地间似剩下他一人一艇,其它的人事与他再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这场烟雨非常邪门,来时没有任何?#26085;祝?#36716;眼间已把楼内楼外转化为如梦如幻的世界,一切变得不再真实。

    黑夜加上烟雨,彷佛是云梦女神为他度身打造的。他?#20146;?#25026;利?#27809;?#22659;的人,而这正?#20146;?#26377;利他行动的环境。

    湖岸四周亮起点点灯火,在烟雨笼罩下,化为一个又一个的大小光蒙,充盈水意。

    自第一次进行盗宝行动,他已清楚不论如何精密的计划,总有百密一疏的地方,必须依赖一点运气。而那是没有任何凡?#22235;?#25511;制的,须看老天爷的心意。

    现在他已做好他的部分,准备十足,就看云梦女神是不是站在他这一方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失过手,这回会是唯一的例外吗?

    辜月明把小艇停在一座拱桥下,静待黑夜的来临、杀戮的开始。

    ?#36816;?#20129;他早已感到麻木了,不论?#20146;?#24049;的死亡,还是别?#35828;?#27515;亡。他没?#34892;?#24847;去美化杀?#35828;?#34892;为,赋予杀人正义的装饰。自懂事开始,他便知道这是个立场的问题,因处境的不同,双方处于对立的位置,当冲突尖锐化时,两方各走极端,只有凭武力来解决。他和钱世臣、戈墨的情况正是如此。

    今晚他会杀人,大部分是从不认识的人,每个?#35828;?#27515;亡,都会带给亡者家人沉痛的打击,可是这个情况,自有历史以来一直继续着,以后也不会停下来。大大小小的战争,此起彼继。?#35828;?#21382;史,是一?#31354;?#20105;的历史。

    他?#24187;?#30333;自己,为何这么厌倦战争,却沉醉于杀人或被杀的生涯。他的体内流动的是不是好勇斗狠的血液?#24656;?#26377;面?#36816;?#20129;、接触死亡,方能减轻生命沉重的负担。

    桥外烟雨漫漫,从不受天气变异影响的他,自这场突如其来、漫无休止的毛毛雨丝从天降下,他一直?#28784;?#31181;从?#20174;?#36807;,莫以名之的情绪支配,心湖不住浮现那叫双双的女郎美丽的倩影。彷佛在这充满斗争仇杀的人间世里,从她身上看到这丑恶的世界里唯?#24187;?#22909;的东西,?#19994;?#27785;重生命里的避难所。

    他是否爱上了她?

    他不知道,也不想弄清楚。

    有一个他没有向人透露过的秘密,就是他憎恨自己,厌恶自己满手血腥。

    他只懂得恨,绝?#24187;靼装?#26159;怎么一回事,他根本没有爱上?#35828;?#36164;格。

    爱是与他无缘的,只有死亡完全属于他。

    如果可?#20113;?#20182;的命,去换取双双的快乐和幸福,他会毫不犹豫的那样做,那并不是牺牲,而是救赎,对自己的救赎。

    无双女推开花窗,湿润芳香的空气随着一阵风从静?#22766;了?#30340;挂瓢池流进雨竹阁的小厅堂。对岸的水榭亭台隐没在烟雨之中,只余点点昏暗无力的灯光。

    她想到乌?#26377;椋?#20182;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?为何他口口声声说有神灵附体,致身不由己,自己总不肯去深究。是不是怕知道真相后,会改变想法,而她压根儿不想改变自己的命运?

    或许因为她的心太累了,没法负荷其它东西;又或是她不想面对现实,只愿躲在习惯?#35828;?#37027;个由自己织出来的茧内。在那个封闭的天地里,一切简单明白,清楚分明,只有她自己和背负着的秘密。

    可是乌?#26377;?#37027;幅云梦女神图,?#35328;?#22905;本密封起来的茧破开了一个缺口,她?#21442;?#30340;世界被动摇了。

    她?#24187;?#30333;为何忍不住的帮助乌?#26377;椋?#22905;对这个人既熟悉又陌生。为何会有这样古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是不是须改变自己呢?

    百?#31354;?#22312;书香榭临池的乎台上,凭栏眺望凄迷的湖景。

    丘九师现在是否正抹拭他名震天下的封神棍,等待向五遁?#33080;?#25163;的最佳时机?据传闻他的封神棍在与人搏斗时,可长可短,变化万千,有鬼神莫测之机。

    自从在斑竹楼大雨倾盆下分手后,她曾暗?#28783;?#24453;他的改变,可是随着时间慢慢地过去,她的希望逐渐黯淡下来,到这刻,再不抱任何希望。

    他一定会来,却不是为了她。

    丘九师?#30431;?#35748;识到同一件美好东西外的另?#24187;媯?#21364;不?#22812;?#20182;,只可委之于造化弄人。

    婢女的声音从水榭下层的入口传?#20384;?#36947;:“布政使司大?#35828;剑 ?br />
    丘九师感到非常无聊。

    他很想找些东西来做,让精神有专注的方向,让时间过得快一点,调剂一下,却总是心神不宁,没法在任何事上多磨点时间。

    他拿起过最爱读的兵法书,岂知翻了几页便放弃了;又到花园里耍了一会棍,可总没有往常那股劲儿。

    如果阮修真在,还可以找他聊天,天南地北甚么都好,只恨他又去找岳阳帮的人安排擒?#26790;?#36929;盗的事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明白自己是感到寂寞了,一种令人无比?#38706;?#30340;寂寞。这是他从?#20174;?#36807;的情绪,以?#20843;?#21482;会忙得不可开交,能偷得半日空闲,就已是难得的开心事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令人感到难以忍受的寂寞,失去了自己最深爱女?#25317;?#23490;寞,而他更清楚他会背负着这个感觉,度过下半辈子。

    今夜将是他一生中最难捱的?#28784;梗?#27491;如阮修真?#31283;?#30340;,在他们前方是一条不归路,过了今夜,他再没法走回头路。

    书香榭临池平台上,放置一张圆桌子,覆以大罗伞,挡着落个不休的毛毛雨,风灯从罗伞中央吊下来,映照着桌面的杯壶碗筷、冷盘美?#24120;?#21035;具风味。

    钱世臣的随从,伺候的?#37202;?#20840;?#35828;?#27004;下去。在这水雾笼罩的天地里,钱世臣颇有天地尽被他踩在脚下的感觉,不但因一切都在控制之下,更因有仰慕的绝色陪伴。人生至此,夫复何求。

    百纯先敬他一杯,撒娇道:“大人真会吊人家的胃口,说故事那有说?#35805;?#30340;道理,还处处卖关子,语焉不详。今夜若还是这样子,百纯宁愿不听了!”

    钱世臣呵?#20999;?#36947;:“百纯放心,今夜不同啦!”

    百纯讶道:“有何不同呢?”

    钱世臣踌躇志满的道:“百纯很快会明白。”

    百纯嗔道:“又卖关子了。”

    钱世臣欣然道:“这个关子定要守着,否则会大煞风景。看!这是多么动?#35828;?#19968;个夜晚,?#19968;?#24341;领百纯回到千多年以前神秘的年代去,继续古城凄怨迷?#35828;?#25925;事。”

    百纯柔声道:“奴家在听着呢!”

    钱世臣心花怒放,百纯从来没有对他这么千依百顺的,令他感到他们间的关系又亲密?#35828;?#20799;。欣然道:“百纯的承?#31561;雜行?#21527;?”

    百纯轻轻道:“大人放心,誓言当然仍然生效。不过这么一个动?#35828;?#25925;事,竟在我们间失传,大人不觉?#19978;?#21527;?”

    钱世臣心忖怎会失传,至少我钱家的子孙会知道,可是却没法说出口来,因为会破坏故事不传之秘的感人气氛,随口道:“?#28784;?#26377;我钱世臣的一天,百纯不?#19978;?#20219;何人说出来。”同时想到,若连他钱世臣都找不到楚盒,他的儿孙更没有希望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感到说甚么也没有关系,即使百纯?#23396;?#31192;密,仍影响不到事情的发展。一切已成定局。

    水香榭厅堂的圆桌上,?#24597;?#20102;作画的工具,看着乌?#26377;?#20852;致勃勃的把画纸摊开来,以纸镇压着,蝉翼皱眉道:“先生准备即席挥毫吗?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乌?#26377;?#25130;断她道:“我当?#24187;?#30333;,大小姐正在陪钱大人风花雪月嘛!雨倒有一点点,风和月都没?#23567;?#21704;!八幅美人图的最后一幅,要搞搞新意思,这才会成为千古流传的美事。”

    蝉翼生气的道:“你不是搞新意思,而是搞破坏。你的?#28304;?#26159;?#33945;?#20040;做的,不知道使司大人是开罪不得的吗?大小姐是绝不会在这时候过来的,你枉费心机了。”

    乌?#26377;?#25226;?#31181;?#31446;起,按在唇上,作了个噤声的手势,移到蝉翼身旁,道:?#23433;?#22823;姐忘了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蝉翼?#31561;?#26397;他望去。

    乌?#26377;?#21387;低声音,神秘兮兮的道:“我是五遁盗嘛!非常人自有非常的行为,若做的事可让常人想到,还叫甚么非常人。哈!蝉大姐若要帮我的忙,须依我的话去做。”

    蝉翼反怀疑起来,道:“你真是五遁盗吗?”

    乌?#26377;?#31070;气的道:“当然是如假包换的五遁盗,从头到脚都是那个从未失过手的五遁盗。”

    蝉翼被他争着认五遁盗的夸张言词惹得疑心大起,道:“为何?#39029;?#19981;掉你的须?”

    乌?#26377;?#26114;然道:“因为我黏须用的药汁黏上去便扯不掉,五遁盗用的东西当然不是寻常的东西。对吗?”

    蝉翼一呆道:“那岂非没法弄下来?”

    乌?#26377;?#29702;所当然的道:“剃掉不就成了吗?”

    蝉翼“噗哧”笑了起来,还轻拍胸口,欣然道:“?#36127;?#32473;你吓死,原来你根本不是五遁盗,害得人家为你白担心。你真的混?#21097;?#36825;种事怎可以拿来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乌?#26377;?#20945;近她笑嘻嘻的道:“难得蝉大姐这么关心我,真令我感动。”

    蝉翼左右玉颊各飞起一朵红云,大嗔道:?#20843;?#20851;心你!”

    乌?#26377;?#24515;痒起来,愈凑愈近,在她耳朵旁道:?#23433;?#22823;姐不关心我,怎会为?#19994;?#24515;呢?”

    蝉翼往旁挪开娇躯,?#28784;赖潰骸?#19981;准?#31354;?#20040;近。”

    乌?#26377;?#26080;可无不可的耸?#22987;?#32987;,回到桌子旁坐好,道:?#23433;?#22823;姐请坐。”

    蝉翼道:“人家站在这里好了。”

    乌?#26377;?#30385;眉道:“隔开一张桌子还有甚么好怕的?”

    蝉翼步步为营的移到桌子对面坐下,见他目光灼灼的打?#23380;?#24049;,不自?#40644;?#26469;,嗔道:“有甚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乌?#26377;?#24494;笑道:“我在培养画情。”

    蝉翼双眸亮起来,垂下螓首。

    乌?#26377;?#24515;中一动,明白她误以为自己要立即动?#39542;?#22905;,所以按不住心中的喜悦,同时把握到她最美丽的?#24187;妗?br />
    论美色,蝉翼比起?#38590;?#30340;百纯,如星光之于皓月,可是蝉翼对他的吸引力,却不会比百纯逊色,原因在她的“真?#20445;?#19968;种发自内心真挚诚恳的气质。

    如果他能掌握她这个特?#21097;?#20307;现于画纸上,便像完成?#35828;?#19971;幅美人图般,成为另一杰作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他的脑海仍是空白?#40644;?#26410;能如先前七幅画般,如有神助似的在脑?#34892;?#25104;清晰的画像,然后妙手天成般写而成画。

    他从自己的情况,一丝不误地掌握到云梦女神的“心意”。

    他更清楚知道,辜月明的想法是对的。今夜的成功与失败,不在于他五遁盗的本领,而在于他能否遵从云梦女神的意旨,所以他必须?#20843;?#24515;而行,不可勉强”。

    辜月明缓?#21644;?#19979;外袍,挂在十?#20013;问?#22312;艇子中间的木架上。在黑暗的桥底里,任谁骤然看进来,都会误以为他仍坐在艇上。

    他身穿水靠,腰插宛剑,背挂佩剑和一?#25554;?#31661;,四弓弩箭机则挂在胸前,完全进入战斗的状态。

    他感觉着?#33125;说?#25509;近。

    如敌人来?#31119;?#24517;?#36865;?#24490;?#25317;?#39034;水向他发动攻击,陆上当然会有配?#24076;?#20294;初时会?#36816;?#36335;的攻击为主。不发动则已,发动时将是?#20570;?#19975;钧之势,采弩机大弓等远距离攻击,一下?#21448;?#20182;于死地。

    假如他侥幸不死,被逼撤离桥底,埋伏陆岸的敌人会予他致命的突袭。

    当戈墨凭妖术掌握到他的位置,这个情况将无可避免的出现,没有别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

    辜月明冷静地拿起放在脚下连着长索的铁?#24120;?#23558;绳索一端绑在腰间,一个翻身沉入艇旁的河水去。

    无双女登上小艇,朝晴竹阁的方向摇去,她的借口是送五颗黑烟弹给百纯,真正的原因则是要看那幅女神图,最好是一个人独自观赏。

    这?#20146;?#37027;个大祸临头的晚上后,她首次?#30475;?#20026;了自己去做一件事,要弄清楚的是乌?#26377;?#25152;?#31283;?#30340;命运之局。她真的是这个命局的一部分吗?在这个命局里,她究竟处于甚?#27425;?#32622;?一切是否注定?#35828;模?#29241;注定要在云梦泽失踪,?#21496;?#27880;定被?#21697;?#27602;?#36291;。?#32780;她则注定要杀辜月明。一切又是为了甚么?

    她想知道。

    只有直接接触云梦女神,她或可以得到一个答?#28014;?br />
    百纯喝了钱世臣回敬的酒,两颊现出红晕,有点不胜酒力的模样,令她更是娇艳欲滴,像朵盛开的?#39542;ā?br />
    钱世臣看得眼都直了,百纯一双眸子正?#24524;兆?#28212;望?#25512;?#24453;,虽然他晓?#30431;?#20043;所以会这样子是为了云梦泽的故事,可是怎都是对他的故事?#34892;?#36259;,登时心生豪气,决定要令百纯感到不负此夜。沉声道:“上回的故事,我在两处地方卖了关子,百纯记得是哪两处吗?”

    百?#32943;?#23388;孜道:“终于肯揭晓了。当然记得,第一处就是无终河湘夫人投河?#36291;?#22788;,究竟发生了甚么怪事呢?另一处是云梦城第二代城主,凭甚么发觉盒子与无终河里的异物有关系?”

    钱世臣发自真心的道:“百纯确?#24403;?#38634;聪明,完全掌握到故事的重点。”

    百纯柔声道:“大人为何要卖关子呢?”

    钱世臣道:“因为这牵涉到一个可为任何人惹来杀身之祸的秘密,辜月明正是为此远道到岳阳来。百纯和辜月明究竟是甚么关系?为何他甫抵岳阳便来见你,跟着又多次造访红叶楼。”

    百纯露出难以相信的神色,道:“大人说的故事,竟然不是故事,而是确有其事?#31354;?#24590;么可能呢?你说的不可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钱世臣非常满意百纯的?#20174;Γ?#31526;合他的预期,道:“百纯无答我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百纯打量他半晌,道:“我的师姐是辜大哥的朋友,师姐寄信来我处,由我把信转交辜大哥,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想到辜月明,他心中立即充满?#34987;?#20196;他感到欣慰的是,今晚辜月明肯定性命不保。戈墨加上五十个对岳阳城熟悉得像对自己家般的高手,辜月明怎可能应付得来。

    欣然道:“如此辜月明就是个没相干的人,我们以后?#28784;?#20877;提起他。”

    百纯芳心一震,直觉感到钱世臣心中对辜月明的仇恨,又记起辜月明屡次警告她?#28784;?#29702;他的事,现在更从钱世臣?#23396;?#30340;口风大概知悉辜月明因何事?#20384;矗?#20294;仍没法明白钱世臣怎会和辜月明结下解不开的梁子。

    钱世臣露出思索的神色,徐徐道:“不知过了若干年,在湘夫人投河之处,一株怪树从河床长出来,高达?#35805;?#27700;深,先被到那里狩猎的猎人发现,然后广传开去,人人均认为此树是湘夫人死后的化身,称之为湘妃树。”

    百纯的心神被他说的话吸引,惊异的道:“世间真的有如此异事?”

    钱世臣道:“此事千真万确,后来楚王还亲自远道从都城到那里看个究竟,把那河?#20301;?#20026;禁地,派人在无终河之东筑城看守。”

    百?#21487;?#21560;一口气道:“这株树有甚么特别之处?”

    钱世臣道:“湘妃树当然不是寻常的树,是独一无二的,其形如伞,树干?#31181;?#20004;人合抱,色红,叶黑,大如?#35828;?#25163;掌,似五指箕张之状,茎被尖刺,?#20351;?#29366;向下。不论河水如何暴涨冲奔,都不能影响其分毫。”

    百纯道:“这株树仍然在吗?”

    钱世臣像没有听到她的话般,目光首次从她身上移开,投往烟雨迷离的挂瓢池,吁出一口气道:“这还不?#20146;?#22855;妙的地方,最奇怪是此树每十年开花结果一次,却只得一果。花是金黄色的,形状奇特,灿烂盛放时美至不可方物,异香四溢,远传十里。”

    百纯兴致盎然的道:“从这株树长出来的,肯定是仙果。”

    钱世臣点头道:“曾见过果实的人都会像百?#22570;?#26377;这个想法。此果大小如拳,从树顶长出来,浑圆通透,晶莹如玉,名为湘果。”

    百纯好奇的道:“是不是在采摘上出了问题呢?”

    钱世臣的目光回到她发亮的俏脸去,沉声道:“此果长得极快,不用一天的工夫,便可熟透,且每次都是由正午开始,那时天见异象,忽然雷电交加,雨暴风狂,至当夜子时才止,然后是浓密的大雾,令人更感到此果绝非凡果。”

    百纯往左右看去,骇然道:“给大人说?#26790;?#24515;都发毛了。”

    钱世臣双?#21487;?#20986;火热的神色,道:“任谁见到此果,都希望能据为己有,毫不犹豫的服?#24120;?#30475;会不会变成神?#20254;?#30334;纯会这样做吗?”

    百纯摇头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钱世臣叹道:“百纯猜对了。此树刀斧不入,?#35805;?#20961;兵根本没法把湘果割下来,且其时河水暴?#29301;?#39118;雨雷电下水流如万马?#32487;冢?#35201;到这样的河里取果,谈何容易。”

    百?#31354;?#33292;道:“子时后又如?#25991;兀俊?br />
    钱世臣道:“湘果会迅速萎?#30343;?#32553;,消失?#26790;?#24418;无踪。”

    百纯瞠目以对。

    钱世臣道:?#26263;?#28248;果的吸引力太大了,数百年间,?#20843;啦?#26524;的人不计其数,为此送上性命的人亦不计其数,更有人想出在水中把湘果?#32536;?#30340;方法。”

    百纯道:“成吗?”

    钱世臣点头道:“确有人曾在水中成功服?#22330;?#27492;人是个水性极佳的勇士,他?#28304;?#32034;绑在腰间,另一端绑在河旁大石上,精确的算准长度,然后在结果时投进河水里,就在水中?#32536;?#28248;果。唉!”

    百纯紧张的道:“发生了甚么事?”

    钱世臣沉声道:?#20843;?#32960;死了。”

    百纯失声道:“甚么?”

    钱世臣道:?#26696;?#26381;食时没有异样,到他回到岸上,忽然全身发?#20572;?#30452;至胀死,死状极惨,从此再没有人敢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百纯说不出话来,记起钱世臣说过“那是非常神异的东西,同时非常可怕”的两句话。

    钱世臣道:“此时湘果的事终传入楚王耳中,楚王按捺不住,亲自?#20384;矗?#30446;睹湘妃树开花结果的奇景,偏是毫无办法,又不?#24066;模?#36930;命手下心腹大将在河旁筑城看守,并责令这个大将想出采果之法。到颛城矗立河旁,已是十多年后的事,大将成为第一代的城主,可是对如何采果,仍是一筹莫展,更为此郁郁不乐,城建成后三年,?#25346;幻?#21596;呼,其子继位为第二代城主。”

    罗伞外的细雨愈下愈密,在风灯映照下,变成一?#36182;?#38134;丝,封闭起罗伞内的小天地,灯光不能及远,他们似?#33945;?#22312;由苍天吐出来的雨丝编织成的雨茧内,回荡着来自远古悲壮荒凉的故事。

    河弯处两艘不见灯火的快艇转出来,朝辜月明处身的桥底顺流驶至。从辜月明的角度看去,见不到艇上的敌人,因为目光被竖起在船首的盾?#21697;?#38548;,只能肯定敌人密藏盾后,弯弓待发。

    辜月明别转头往桥底另一端下游方向瞥了一眼,没有发现?#33125;说?#36394;影,立?#27492;?#24320;抓着艇沿的手,潜入贴近?#25317;?#30340;深度,在漆黑的水中灵活如鱼般接近敌艇。

    剎那之间,他掌握?#35828;腥说?#34394;实。

    大河盟并没有参加这个针对他的行动,否则如有丘九师这个精于兵法战略的人主持大局,绝不会?#35868;?#31181;?#27492;?#21608;详缜密,事实上非常愚蠢的方法向他发动攻势。

    丘九师或阮修真会看破他藏艇桥底,是诱敌之计。他们会先把他从桥底逼出来,?#24597;?#24930;?#24080;八?br />
    在?#35805;?#24773;况下,敌人现在采用的战术,对付任何人都是绰有裕余。但若对付的人是他辜月明,与自?#20843;?#36335;全无?#30452;稹?br />
    主持的是戈墨,此人武功虽高,更懂妖法,却不是行军打仗的专才,碰上他只有吃大亏的份儿。

    河面倏地灯火通明,敌人拉下掩盖风灯的布罩。

    箭矢离弦的声音密集响起。

    一切尽在辜月明计算中,辜月明从水底升起,?#31181;?#21033;钩挂入左边敌艇船?#21453;Γ?#38057;个结实,接着?#25317;?#33351;?#32536;?#20154;看不到的角度冒出头来,?#40644;?#21448;再潜入水里,四弓弩箭机来到?#31181;校?#25197;身仰潜。此时敌艇在上方驶过,站在敌艇中间的箭手完全暴露在他弩箭机的瞄射?#27573;?#37324;。连接挂在敌艇船首的?#20056;鞅粮霰手薄?br />
    机括声响。

    弩箭连环射出,从河水斜冲而上,惨叫声应箭而起,四枝弩箭,准确无误的命中四个敌人,?#35828;?#37117;不是要害,而是肩臂的位置,不是因他忽然心软,而是策略上的考虑。

    辜月明今夜的战略目标是戈墨,只有杀死戈墨,他今晚才算大获全胜。杀人只会激起对方拚死之心,可是伤人,却?#19978;?#24369;?#33125;说?#25112;力,令对方不得不拨出人手,去救护伤者。就以现时的情况说,两?#19994;?#33351;各有两个受箭?#35828;?#20154;,立可?#34987;?#20102;两艇的战斗力,为了迅速救治伤者,两艇必须立即撤离战场,而这正是辜月明计划的部分。

    两岸杀声震天。

    劲箭雨点般从埋伏两岸的敌人?#31181;星?#24339;盲目的射往辜月明原先发射的水段,而辜月明已先一步被系在腰间的绳索扯?#30431;?#33351;去了。

    手握宛剑剑把。

上一页 《云梦城之谜》 下一页
Copyright © 2012-2020 武侠小说@天涯?#27053;?版权所有
极速时时彩吧
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老时时开奖数据 鸿彩app下载 河北20选5168期今日开奖结果 广东时时开奖助手 中彩网首页 广东十一选五平台投注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记录 合买彩票群起啥名 免费二码中特永久公开 帝豪电玩城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