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首页 | 武侠小说列表 | 作家 | 网络同人 | 玄幻修真 | 小说排行榜 | 推荐作品 | 言情小说 | 都市小说 | 短篇武侠
  武侠小说->《云梦城之谜》->正文
第三卷 第六章 幻术美人

    无双女穿上宽大的黑色长袍,立在晴竹阁正门外院落空旷处,等候周胖子和百纯出门?#32431;?#22905;表演幻术。

    她的宝袍是有名堂的,称为“黑龙变?#20445;?#22312;“杂耍王”安玠的悉心指导下,她亲手缝制,由百多种不同的材料精心搭配而成,骤看似一幅,事实上分内外多层,其中数层巧妙折迭,经她以巧妙手法施展,配以灯火幻术,几可变化无穷。不论袖内衣中,藏有她耍把戏的火器工具,令她变成似是法力无边的幻术表演者。

    她的秀发垂在两边肩上,乌发冰肌,袍长曳地,仅是她使人目眩神迷的美丽卖相,已收夺人之效。

    她肯到红叶楼来应聘,为的当然不是酬金,而是为辜月明而来。她曾和辜月明交过手,清楚辜月明的深浅,要在他处于戒备的情况下刺杀他,成功的机会微乎其微。所以当她看到辜月明放在桌上红叶楼发出的十周年晚宴的请柬,不?#19978;?#20986;望外。

    如果能在那样的情况下献艺表演,她可尽展所长,布下最精采的刺杀局,在辜月明最没有戒心的情况下,取他之命。

    周胖子的胖躯首先出现在门阶上,跟着的是艳娘和一个身穿劲服、尽?#20113;?#26364;?#21050;?#24577;的出色美女。接着是个儒生打扮的男子。

    无双女看得心神剧震,两手连忙举高,宽大的袍袖立即掩?#20146;?#22905;的脸庞,只露出一双大眼睛,使人看不到她心中的波动。

    这个人不就是悬赏图中的五遁盗吗?

    事实上眼前男子与悬赏图中的五遁盗,顶多只有一、二分肖似,神气更差远?#32781;?#20559;是她?#32431;?#19968;眼把他认出来。

    当日她在津?#19978;?#30475;告示板的悬赏图时,心中有?#27973;?#21476;怪的感觉,就像在看一个?#27973;?#29087;悉的人,被人描绘成平面的画像,在像与不像之间,她几乎可以指出甚么地?#20132;?#24471;不好,哪方面有所不及。

    现在见到“真人?#20445;?#22905;一眼认出他来。

    她肯定以前从未见过他,那?#25351;?#35273;古怪诡异至极。

    五遁盗竟躲到红叶楼来?#32781;?#20196;人费解。

    无双女收摄心神,以脚尖?#20154;?#32622;于地上的烟球,五色的烟雾立即从袍眼下逸出来,迅?#31383;?#22905;包裹在迷离的彩雾里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强烈的白芒在她头顶上方爆开,登时照亮方圆三丈之地,映得彩烟更是五光十色,灿烂耀目。

    周胖子?#20154;?#20010;人全露出目眩神迷之色,站在长阶上,人人全神贯注的看她的?#23478;?#34920;演。

    无双女的黑龙变颤震起来,再看不到人,接?#25490;?#34966;飘舞,在彩烟内变化出无数的形态,每个动作均有妙至毫颠的感觉。最动人处本是平平无奇的袍服,再不能以任何言语去形容,像活了过来的布精灵,在光雾里千态万状,狂飞乱舞,?#20174;?#30528;不同的色光,袍袖内忽又飞出两条彩带,在彩雾中交织出不同的图案,动感强烈,令人幻觉丛生,神迷意乱。

    就像表演的突如其?#31383;悖?#19968;切倏又静止下来。无双女回复前状,以袍袖遮脸,只露眼睛。

    然而静止只维持了眨眼的工夫,彩烟变为黑烟,上方芒光?#36393;ィ?#40657;暗剎那间占据了原本烟火灿烂的空间,然后?#24050;?#20914;天而去,照得院落间火红?#40644;?#40657;雾往外散开,黑龙变化回凡布,坠落地上。

    无双女现身后方丈许远处,正向四人抱拳施礼。

    乌子虚首先带头鼓掌喝采,众人无不拍红手掌。

    周胖子步下长阶,呵?#20999;?#36947;:“双双的幻术绝技,精采绝伦,令人大开眼界。我们的十周年晚宴,得双双来助阵,更是尽善尽美。”

    百纯见乌子虚仍是眉飞色舞,一副馋相的狠盯着人家姑娘,忘情的鼓掌,忍不住用手肘撞了他的臂膀,痛得他停下手来,这才道:“双双妹子真?#35828;茫?#38598;幻术舞蹈于一身,即使京师的幻术名家,比起妹子仍是远有不及。妹子对我们红叶楼开出来的聘用条件,有没有异议呢?”

    无双女趋前数步,从地上执起黑龙变,轻柔的折迭起来,道:“没有问题。但这次我只是因游洞庭湖凑巧路过岳阳,一时心动来凑热闹,准备不足,?#26102;?#39035;到城内购买材料,制作表演用的烟花火器,希望贵楼能拨出幽静无人的?#21487;幔?#20379;我使用。”

    百纯往艳娘瞧去,后者初则面露难色,旋?#33267;?#20809;?#26009;?#30340;道:?#23433;?#32764;可到我处暂住,空出来的雨竹阁拨给双双姑娘使用。”

    周胖子大喜道:“就这?#31383;臁?#25105;们红叶楼肯定鸿?#35828;?#22836;,各行各业的顶尖高手均不约而同云集在此。我的乖女儿还有甚么话要说?”

    答他的不是百纯,而是双眼放光的乌子虚,动作滑稽的举手道:“愚生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无双女心中暗笑,你这小子倒懂装神扮鬼,待我揭穿你的身份时,看你还可以这般得意洋洋吗?淡淡道:“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艳娘向她使个不?#32654;?#20182;的眼色,道:“这位是来自京师的肖像昼大师郎庚先生。来!?#38376;?#23478;带双双姑娘去?#32431;?#22320;方是否能令你满意。”

    乌子虚抗议道:?#25300;一?#26410;有机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百纯皱眉瞧他道:“你有甚么话要说?”

    乌子虚先凑到她耳旁,耳语道:“百纯吃醋了。”接着如避蛇蝎般往后退开去,道:“我郎庚除了会写画外,还学过制火器,双双姑娘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,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百纯不悦道:“写好你的画再说罢。”

    当面向无双女时,声音转柔,道:“妹子先去好好休息,大娘会为你打点一切,明天我们找个时间见面,商量晚宴的表演细节。”

    周胖子哈哈笑道:“就这?#31383;臁!?br />
    辜月明在厅?#34892;?#23545;桌默坐,白露雨就放在烫金字红请柬之旁,被革囊裹着的宛剑放另一边。

    与乌子虚的谈话令他感到?#27973;?#38663;?#24120;?#21040;现在仍?#22402;?#21435;。反是和戈墨的一仗,他一点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如果阮修真的猜测与事实相符,那他现在正一步一步深入这个命?#35828;?#24067;局内。自凤公公处接过这个寻宝任务后,他的选择愈来愈少?#32781;?#20182;可以不顾及?#32422;?#30340;性命,却不能不顾及花梦夫人的安危。不论是冀善或凤公公,他敢保证他们不会伤害她,否则他们将永远得不到楚盒,而先决条件,是他必须找到楚?#23567;?br />
    五遁盗原本和他全无关系,可是一张画把他们连?#28783;?#26469;,?#26355;浅?#24494;妙,超乎常理。

    一切都指向云梦泽。

    那在冥冥中主宰这一切的神秘力量,究竟是守护古城的神灵??#21482;?#26159;发生在一千多年前?#27973;?#21476;城的攻防?#25581;?#30041;下来的厉鬼冤魂?衪这样做有甚么目的?

    ?#21482;?#26159;?#24039;?#31192;的力量早现了真身,正是乌子虚笔下的古战车女神,云梦泽的女神。

    他真想立即到红叶楼去,?#32431;纯?#21542;从那幅画得到进一步的启?#23613;?br />
    敲门声响。

    辜月明喝道:“门是没有上闩的。”

    “咿?#21073; ?br />
    大门被推开了一扇,一个魁梧英伟的年轻男子举步进来,向辜月明露齿一笑,道:“辜兄是不是有不燃灯的习惯。”

    辜月明审视他片刻,淡淡道:“原来是丘九师。坐!这不是习惯,而是一种喜好,我?#19981;?#40657;暗。”

    丘九师在他对面?#32422;?#25289;开椅子坐下,目光先落到他的白露雨处,然后移往请柬,讶道:“辜兄竟会参加这种人多热闹的宴会!真教我想不到。”

    辜月明皱眉道:“丘兄究竟是来找?#21494;?#25163;?还是想和我闲聊几句?”

    丘九师目光移至革囊处,兴致盎然的道:“辜兄是怎么猜到我暗含杀机的?”

    辜月明耸肩道:“从你甫进门立即攀上颠峰的?#21050;?#27493;步为营,却又不是要觑隙而入,伺机攻击,反是似乎在怕我突袭你似的,为何会是这样子呢?”

    丘九师苦笑道:“难怪修真这?#32431;?#37325;你,又千叮万嘱我千万不要轻?#24189;悖?#36764;月明的确是辜月明,?#19968;?#26159;首次有被人看个通透的不愉快感觉。辜兄看得很准,我入门后一直处于戒备的?#21050;?#22240;为我们从某一渠道得到消息,辜兄这回南下,名之为?#20961;?#38054;犯,实是要来杀我丘九师。对著名闻天下的无情剑手辜月明,?#20197;?#25954;托大?”

    辜月明淡淡道:“丘兄的消息,是不是来自钱世臣?”

    丘九师?#28872;?#21322;?#21361;?#36947;:“我可否避过不答?”

    辜月明毫不介意的道:“没有关系。?#33402;?#27425;远道而来,确是?#20961;?#38054;犯,问题在谁是真正的钦犯?钱世臣是因自身难保,故借势拖你们?#25910;?#27985;水。当然,如果你们予季聂提可乘之机,他会亳不犹豫的干掉你们。”

    丘九师?#31561;?#36947;:“辜兄怎会忽然大违?#32422;?#19968;向我行我素的作风,不但肯解释?#32422;?#30340;情况,?#24618;?#35328;无忌。”

    辜月明平静的道:“这是我表示歉意的一种方?#21073;?#24819;?#35868;?#20010;机密的消息补偿贵方。”

    丘九师不解道:“歉意?我?#24187;?#30333;。”

    辜月明道:?#25300;以?#21521;阮先生保证不会介入你们和五遁盗的事,现在我要食言收回承诺,所以心生歉意,就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丘九师双?#21487;?#20809;剧盛,沉声道:“辜兄可知我们和五遁盗是势不两立,在与他有关的事上不会有丝毫退让。”

    辜月明轻描淡写的道:“当我决定做某一件事,从不理会别人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丘九师叹道:“这是何苦来由?我们绝不愿辜兄成为我们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辜月明淡淡道:“?#22478;鸚指?#35785;阮先生,我现在开始相信,我们正陷身于某一无形之手布下的命运之局内,在身不由己下,我们的选择只有一个,就是那无形之手安排给我们的选择,换句话说我们根本没有选择。坦白说,我感到目前的情况既可怕又有趣,给我前所未有的感受。我直至此刻仍不晓得在五遁盗一事上该采取哪种立场和态度,只知道再不由我去选择,只看命运引领?#26131;?#24448;哪一个方向。正如你们在五遁盗一事上没有另外的选择,我隐隐感到我正逐步朝同一情况举步。”

    丘九师听得呆?#20284;?#26469;,忽又叹道:“我真希望能狠下心来逼辜兄作生死决?#21073;?#21364;没法在此刻视辜兄为敌人,希望情况不会朝这个方向发展。”

    ?#31181;?#30473;道:“为何在半天之内,辜兄有这么大的改变呢?”

    辜月明语气坚定的道:“这个恕辜某无法作答。”

    丘九师离座起立,微笑道:“那我丘九师无话可说了。辜兄说得对,我们正陷身迷局里,没有人晓得最后的结果如何。请?#32781; ?br />
    说罢掉头去了。

    辜月明暗叹一口气,他实在不愿与丘九师为敌,可是他却直觉感到,与丘九师的一战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丘九师会是那个能杀死?#32422;?#30340;人吗?

    乌子虚躺在床上,心内思潮起伏,亦知道有点害怕进入梦乡,那是个他没法为?#32422;?#20316;主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今夜成绩骄人,一口气完成两幅美人画,个中情况自是旖旎香艳,色迷人醉,尤幸他仍能保持一点?#24187;?#30340;清?#30505;?#26195;得?#32422;?#32477;不可越界,否则将失去对美女的兴趣,失去写画的动力,完成不了八美图,没法和钱世臣交易,还要落在大?#29992;?#25163;上,一切完蛋。

    他?#32422;?#24515;里明白,八美?#23478;?#21464;成他卖珠行动外另一个必须完成的目标,这是一种对生命和?#32422;?#36127;责任的态?#21462;?#32418;叶楼由周胖子、百纯、艳娘、甚至蝉翼和一众入画芙人儿对他的期望,合而形成一股无可抗御的督促力量;加上创作本身动力的洪流,他是不会窝窝囊囊的半途而?#24076;?#32437;?#24187;?#30693;八美图完成之日,就是他失去护身宝符之时。

    那个叫双双的杂耍女郎,对他的吸引力竟不在百纯之下,像百纯那样的出色美女,已是平生首遇,而如此级数的美女,竟一下子遇上两个,确是异数。

    难道?#32422;?#30340;苦难终于过去,变得时来?#35828;剑?#20182;一直?#36153;?#26576;种东西,会不会从她们其中之一得到呢?他期望那考验一刻的来临,就是在与“她”?#25429;却合?#21518;,是满足和恋栈;又害怕那一刻的来临,怕是再一次的失望。

    即使在青楼纵情享乐、醉生梦死的时候,他内心的最深处仍是?#32431;?#21644;空虚,那是任何欢乐没法到达密藏于最深处的禁地,也是他生命最大的缺陷。

    他想到辜月明,从辜月明联想到亲手画出来的古战车美女,?#24187;?#30333;为何辜月明在观画时看到异象,?#32422;?#36825;个?#19995;?#32773;反一无所得。

    古战车女神在他?#38498;?#28014;现,愈趋清晰,逐渐占据他的心神。

    迷?#38498;?#31946;间,他又踏足山城的墙头处,一切是如此理所当然,他不感丝毫异常,彷佛这才是他该置身之处,是他的家园。

    他没有碰到任何人,忽然踏足偏离城墙的石板路上,前方出现一座似是神庙的建筑物,庙前有个广场,天色倏地转黑,一轮明月在头上露出仙?#32781;?#24191;场的石板在月色下闪闪生辉,有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天地寂然无声,只有他的脚步声发出空洞的回响。

    他是不由自主的朝神庙的正门走去,正门上有个石横匾,刻着四个大字,奇怪的是怎也看不真切,没法认出是甚么字。

    后方忽然传来女子的叹息声,乌子虚心神剧震,转身望去。

    天空变得宽广深邃,明月失去了芳踪,代之是嵌满幽暗夜空的?#27973;健?#22312;广场尽处,出现一团光芒,在芒彩的浑沌深处,隐见一焯约动人的女子倩影,从她身上发射着阵阵光彩夺目的涟漪,扩散往四周无尽的黑暗里。

    广场消失?#32781;?#21482;余没有穷尽的黑暗,美丽的倩影在燃烧着光和热,正缓?#25788;?#20182;?#25105;?#36807;来,情景诡异动人。乌子虚用尽目力,仍没法看清楚女子的面目,想迎前看清楚点,却失去移动的力量。

    一个女子的声音在他心内响起,道:?#30414;?#25105;的名字!唤我的名字!”

    乌子虚生出狂呼大喊的激动,可是说到口边的一句话怎也没法嚷出来,心中充满漏*点和悲伤。

    狂叫一声,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乌子虚从床上猛坐起来,一切如前。

    窗外隐隐传来湖水拍打岸阜的声音,?#26576;?#21596;叫,还有塘蛙“帼帼”的雄壮唱和,?#20284;?#34987;落,似永远不会休止。

    这才发觉?#32422;?#27882;流满面。

    他从未如此失落和?#32431;?#36807;。

    无双女立在雨竹阁外湖旁一块大石上,风从湖面吹来,拂得她衣袂飘扬,似可乘风而去。

    当她把舅舅埋葬在云梦泽内的一刻,她感到她的希望也被埋葬在那里。

    她有个感觉,爹已经死?#32781;?#27515;在十年前?#27973;?#21457;生于云梦泽的灾劫里,否则他定会设法?#32610;?#22905;们母女。她深信实情必是如此。

    杀死辜月明后,她会返云梦泽去,先拜祭舅?#32781;?#28982;后于七月十四那日搜索古城,不论能否找到古城,她会在那日的最后一个时辰服下带在身边的?#23601;?#33258;尽,分别只是在城里,还是在城外。

    没有人可以明白她,包括安玠在内。因为外人是很难明白她对爹和娘的感情。看着娘在她眼前日渐消瘦,抑郁一点一滴地蚕食娘的精神和身体,她的心片片碎?#30505;?#22914;果不能证明她没有看错爹,活着再没有甚么意义。

    足音在后方传来。

    无双女没有回头望去,她根本不想和任何人说话。

    蝉翼来到她身后,道:“大小姐要奴婢?#32431;?#21452;双姑娘,如果姑娘尚未入睡,请姑娘到晴竹阁和她聊天。”

    无双女摇头道:?#23433;?#26159;说好是明天吗?”

    蝉翼压低声音道:“大小姐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双双姑娘,当蝉翼求你好吗?大小姐是很欣赏你的。”

    无双女皱眉道:“实在太晚了。”

    蝉翼道:?#23433;?#20250;花双双姑娘太多的时间。事实上大小姐早猜到双双姑娘会拒绝去见她,所以要蝉翼告诉姑娘,如果你不肯到她那里去,她会到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无双女转过身来,平静的道:“百纯果?#24187;?#19981;虚传。”

    乌子虚捧着头坐在临湖的平台处,胸口像给千斤大石紧压着、呼吸不到空气,令人窒息般的?#32431;?#27491;在折磨他。

    她究竟要?#32422;?#21796;她作甚么呢?

    她是谁?

    叫甚么名字?

    一连串的问题在他脑里形成了一个无底的漩涡,把他整个人连根拔起,失去了自制力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点灯火出现在远方的湖面上,斜斜掠过湖面,朝对岸西北角驶去,掀起重重水纹,艇上坐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乌子虚定睛看了一会,因?#34892;?#30340;目标,心情舒缓了一点。

    小艇此时驶至?#31227;?#27744;的?#34892;?#22788;,乌子虚凭过人的眼力,认出是那叫双双的女子和蝉翼。心忖除了古战车女神外,对?#32422;?#26368;有吸引力的两个美女,今晚该有个约会。

    ?#32422;?#29616;在这么不开心,更怕睡觉,何不去凑凑热闹?最坏的情况,就是给她们连手轰出门去,没甚么大不?#35828;摹?/p>

上一页 《云梦城之谜》 下一页
Copyright © 2012-2020 武侠小说@天涯书库 版权所有
极速时时彩吧
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<meter id="btzdh"><delect id="btzdh"><source id="btzdh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<thead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dl></thead>
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/cite><thead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/dl></cite>
<ins id="btzdh"><span id="btzdh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btzdh"><dl id="btzdh"><listing id="btzdh"></listing></dl></cite><cite id="btzdh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zdh"><ruby id="btzdh"><progress id="btzdh"></progress></ruby></listing>
河南481开奖图表 安徽时时网 捕鱼来了攻略 体育20选5开奖号码 体彩排列三玩法介绍 ag在线游戏娱乐平台 重庆时时计划手机软件 牛彩网3d推荐号 北京pk10走势技巧 三分赛车开奖结果查询